导航菜单

赵皓阳:任正非的女儿可以出道,但是社会主义从来都没有公主

图片

  本周,任正非和第二任妻子姚凌生的孩子姚安娜(原名姚思为)正式出道。在娱乐圈的语义中,源自法语“debut”,本意为初次登场,是对于歌手、演员专用词汇。在日本娱乐圈中,“出道”的语境使用往往代表着这个人正式进入了偶像行业,现在我们娱乐圈的“出道”也是这个意思。

  我是挺支持企业家的子女有个人的人生选择的,姚安娜能毅然改掉姚思为这个名字,并且选择了自己想要的人生道路,那是她的自由,旁人无可指摘。有人认为因为他爹是任正非,所以他女儿出道娱乐圈当偶像就是“丢人”,这种是颇为恶臭的封建主义观点,早就该丢进历史的垃圾桶。然而很遗憾的是,姚安娜签约的娱乐公司天浩盛世娱乐在宣传中又把这种封建糟粕翻了出来。公然在出道海报的显眼位置打上了“破格公主”四个大字:

图片

  同时,在工作室拍摄的定妆照中,“皇冠”也成为了照片中唯一突出元素。宣传公司后来还冠冕堂皇的表示:这是说姚安娜抛弃了“公主”的身份,要做回自我。这特么不是掩耳盗铃么,你抛弃公主身份还不是承认她之前就是有公主身份了,你敢蹭这个元素做宣传,就别怪网友骂。

图片

  毫无疑问,签约公司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被广大网友一致群嘲,告诉他们一个早就深入人心的道理:社会主义没有公主。

图片

图片

  这是好事啊,说明当年反封建、破四旧、大革命的遗泽还在,人民的觉悟还是有的。我觉得“公主”这个名词仅限于私下群众的调侃可以,本身就带有点讽刺的意味,就比如油腻的中年男人就喜欢管KTV的某类服务业工作者叫“公主”。但你作为一个官方公司,在出道宣传中公然正式地把“公主”打在海报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社会主义没有公主。

  还是那句话,网友调侃可以,你自己跳出来认就不行了。姚安娜何德何能担得起“华为二公主”这个称谓?任正非敢叫自己华为皇帝吗?华为在早期的公关宣传中,一直标榜自己是集体企业、员工控股、集体决策,就叫任正非自己都反复说这个故事:华为的管理制度高度学习了毛主席一手设计的红军“三三制”和军事民主作风。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他们自己喜欢讲的故事,结果女儿出道高调给自己贴上“公主”的标签,这不是打他爹的脸吗?

图片

  “华为二公主”这五个字,只有一个“二”是对的,我一直以为大家都是用这个称呼来讽刺的,没想到官方竟然拿这个光明正大的来宣传了。出道海报中姚安娜把皇冠踩在脚下,可能有一种要与自己过去身份切割的涵义吧。但是,偶像行业不比其他,别的行业贸然评论他人美丑可以算是外貌歧视、性别歧视,但是偶像行业就是一个看脸吃颜的行业。这话虽然难听但确实是实话:姚安娜这个相貌特点,要不是看他爹是谁,哪里可能有资本捧她?

  她到时候肯定标榜自己,出道是自己多年刻苦训练的成果,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这话在往常还能骗骗人,现在只能糊弄几个傻子了。

图片

  我在写王思聪的文章里这样写到:几年前还有一波舆论,也是广泛的二代们为“接班”制造合法性的——富二代们普遍接受了精英教育,他们水平更高;父辈的平台让他们早早接受到了锻炼,他们能力更好;“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这些富二代们素质更高、品德更好。讲道理,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些我可能真就信了。但是互联网信息这么发达,并没有看到“富二代”们相较于奋斗出来的平民有什么优越性,反而普遍存在“何不食肉糜”的盲目性与局限性。

  就比如说姚安娜这次出道宣传片里,为了展示自己辛勤、苦练、独立、能吃苦的桥段,是坐在高级轿车里吃沙拉……

图片

  懂车的朋友可以观察一下这车里的配饰。咱们打工人早晚高峰挤地铁,一个煎饼果子带上车下来都能变成泥了,地铁上也都不让吃东西了。当然咱这么说也不是仇富,关键是人家这位“破格公主”觉得跟咱们大多数人都一样。

图片

  也不得不说,姚安娜这个出道的时机选择的非常不好。对外来说,她的亲姐姐孟晚舟被加拿大政府无礼羁押整整两年多,当天姚安娜出道的热搜与孟晚舟在加拿大收到死亡威胁的热搜并列,被网友们颇有微词了很久。其实姐姐的遭遇确实不应该影响到妹妹的职业生涯,但是网友们对此有不同意见,主要还是一个根本性观点:如果没有家族的加持与资本的跪舔,以姚安娜的颜值和业务素养,是远远不够偶像出道与霸占热搜位的。

图片

  对内来说,新年伊始资本家持续飞龙骑脸,以拼多多为首的大公司给劳动者们各种上眼药。而华为对于劳动者的权益保障,前有“四大名著”“清华工程师猝死”,后有“HR万言书”“251事件”,是容易让大家想起黑历史的。因此姚安娜的出道被不少网友直接上升为劳动者与资本家的矛盾,也是情理之中。打工人们白天996被资本家剥削肉体劳动,晚上被靠裙带关系进入娱乐圈的低业务素质偶像剥削精神世界,堪称剥削两开花。

图片

  在我总用马云举例子之前,王思聪是我文章的常客。我特别喜欢王思聪,因为王少特别real,你看他网上那些言论,就跟我们这些屌丝/喷子没啥区别。他父亲给了五个亿做生意,结果把自己做成了“老赖”,二代的“神性”在他身上被破除的干干净净,真是一个好老师。互联网信息时代,让各种妖魔鬼怪都现了原形,他们想证明自己“配得上”父辈们的财富,但往往成为了反面教材。我现在需要观望一下姚安娜有没有这方面的潜质了。

图片

图片

  想证明自己“配得上”父辈们的财富,想证明自己当今的生活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确确实实是这些富二代们的两大执念。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特么就是个悖论。所以作为资本家意识形态总代表的马云早就开始舆论造势了:“你就认了,谁让我老子就是这个,这就是运气”。这言下之意是劝他们就好好享受吧,赶紧别作妖了。

图片

  但是呢,只要作为一个人,在吃饱喝足之后,总要有自我实现的需求,富二代们也不例外。去年姚安娜上了一份名媛时尚杂志的封面,在她的左边,就是我们的老熟人、泥头车难题主人公——曹译文。曹译文大小姐就是追求自我实现的典范,她不但要自己过得好,还要拍成视频供大家观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图片

  一位富家女,为了拍猎奇视频,去工地“体验生活”。她视频中各种话语各种元素,都无比准确地踩中了贫富差距、阶级固化、对体力劳动者歧视等一系列敏感话题的靶心,你让我做一个讽刺资本家的剧本都不一定能找这么准的点很不容易。我甚至怀疑她是高级黑,本身熟谙马列基本原理,更对自己出身吸血鬼家庭深恶痛绝,于是决定逆向跳反,爆炸自己拉整个阶级陪葬。

图片

  我写曹译文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王思聪与曹译文:此刻我们站在命运的餐桌,一端是占有者另一端是多米诺》,这是出自一句歌词。曹译文这个视频就好比这样:大家都在命运的餐桌上吃饭,占有者那边大鱼大肉,多米诺这边吃糠咽菜。占有者那边吃肉就算了,还要吧唧嘴;偏偏多米诺这边一群人脑子不是很好使,境界比较low,特别喜欢听占有者们吧唧嘴的声音,听着感觉自己的糠都香了。现在占有者们觉得吧唧嘴腻了,不好玩,找了点新的乐子,把占有者的糠拿过来吃,边吃也边吧唧嘴,希望多米诺里脑子不好的人也给他喝喝彩……是可忍,孰不可忍?

图片

  我想真情实感的劝一劝普天之下的富二代们:好歹我们是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你们想自我实现可以,但吃相好看一点,别在我们面前吧唧嘴。

图片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支持红色网站,请打赏本站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