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版)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版)

申尊敬:“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刺痛了谁(修订版)

一面是主流媒体高调宣传,影视专家热语盛赞,一面是影院和观众奇迹般的冷漠,北京、长沙、杭州和四川南充等地先后出现只有“一个观众”的凄清场面。

红色电影《古田军号》8月1日上映以来的“官热民冷”,在多地院线频频遭到的冷寂,让人在这个炎热的季节感到寒意如潮涌。

这是一部烂片吗?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编剧周振天说:

【“如果从视角独特、题材重大这点来说,这是这些年少见的拍得非常好的电影。从作品质量上说,应该说是上乘之作。”】

周振天同志称得上我国影视界的权威人士,但他和其他权威专家对《古田军号》的高度赞誉,无法扭转这部电影在院线的窘境。

面对如此遭遇,主演王志飞、孙维民和张一山等看不下去了,他们决然奋起,联袂行动,公开表示集体捐片酬,分两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和石家庄等8个城市请观众看电影。王志飞说:

【“我们需要给年轻人了解初心与信仰的机会。为此我做了一个决定,从今往后,凡是走进影院看《古田军号》的90后观众,你们的票,我用这部电影的片酬来买单。”】

一部影片的主演自己掏钱,请不认识的年轻人看主旋律电影,这样的“怪人怪事”,只会发生在我们的当代中国吧!这叫什么事啊!

这件事,比起正在闹腾得似乎没完没了的香港暴乱,虽然算不上一个事件,但绝对是个事情,而且不是个芝麻绿豆那么小的事情,因为它有标志性,标志着红色文化作品在市场上不是“香饽饽”,而是成了“冷馒头”。

看到这样的反常事,谁人高兴谁人痛?

这堪称奇葩的现象,刺得最痛的是广大有红色情怀的人们,那是一种针扎般的痛。每个中国人都知道,我们的“新中国是红色的”,我们的党旗、军旗和国旗都是红色的。我们的红色江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以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者浴血奋战打下来的,高高飘扬在祖国大地上的五星红旗,是无数先烈的鲜血染成的。如今,在我们的红色共和国,一部为纪念古田会议90年、为建国70年献礼、宣传红色文化的电影,居然在电影市场上这么不受待见,这让许许多多有红色情怀的人,有锥心之痛,更不可能视而不见,见而不思!

红色文化作品在文化市场被边缘化,已经有年头了,冷板凳也坐了不知多少次。但这一次,在这个特别炎热的夏末秋初,北京等大城市的电影院线对《古田军号》要么干脆不宣传,要么排片不积极,甚至别有用心地让其“被包场”,如此变着法子排挤这部红色电影,还是让人冷得难以忍受,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该堂而皇之出现的事情吗?难道我们只要“市场经济”,不要“社会主义”吗?

当然,把满腔怨气都洒到院线也有失公允,院线的负责人们会两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观众不看,我们有什么办法!”

是啊,现在电影院的主要观众是年轻人,中老年人鲜少光顾,年轻人不积极踊跃甚至不屑于观看这样的红色电影,却对外国片、娱乐片爱得如痴如醉,这显然是当代社会一大痛点。

就在《古田军号》上映8天,票房只有区区千万的时候,娱乐片《哪吒》的票房却一路高歌猛进,直向40亿大关狂奔,原来许多年轻人在同一时段去看那个娱乐片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状:不少年轻人,已经被西方的价值观和欧风美雨洗脑了,他们对关涉党史军史和新中国的国史等红色文化不感兴趣,其中的许多人对红色文化的基本态度是排斥,而“娱乐至上”是许多年轻人文化消费的共识,娱乐几乎成了他们进影院的唯一目的。然而这正常吗?

餐饮界有个流行说法:18岁之前爱吃啥,这辈子就爱吃啥。精神文化消费的逻辑,大约也是如此吧。50、60后们从小受的教育是热爱领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所以他们会满怀深情地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绝大多数人成年后,三观基本没有变。90、00后们三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正是欧美大片充斥影院,戏说歪解历史和娱乐性影视剧受热捧的年代,而红色文化作品不仅数量很少,流行度更是低得可怜,这些年轻人几乎没有“吃”过多少正能量的精神食粮。在如此这般的文化环境熏染下,这一代年轻人的三观有着被转基因的危险,对此我们绝不可以视而不见或麻木不仁,不能忘记毛主席当年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忧思。

一位老作家痛心地说:

【“青年人不愿看宣传革命和历史传统的作品,这是非常悲哀的事,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我们的未来将会出现极大风险。”“应该从一个观众的《古田军号》看到一种危机,再不抓就为之晚了。”】

“一种危机,再不抓就为之晚了。”有点战略忧患意识的人都知道,老作家的这种话,不是无事生非,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杞人之忧。

说到洗脑,这些年似乎成了贬义词,“你被共产党洗脑了”,已是若干人等用来讽刺嘲笑红色意识较强和三观正确者的常用语。

这也是咄咄怪事一大桩。

所谓洗脑,就是教育。在社会主义中国,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宣示,在政治思想方面,我们就是要用红色文化为青年人洗脑,让他们成为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难道我们不应该用红色文化为年轻人洗脑,而任由西方文化给我们的年轻人洗脑,让资本主义的文化之花在红色中国到处乱开,眼睁睁看着我们的下一代被西方文化同化吗?

青年是我们红色中华的未来,不能让“娱乐至上”或者其他的什么文化消费观把我们下一代的思想意识搞乱了,“颜色革命”中改旗易帜的国家不是一个两个,我们这个大国大党交不起这样的学费!

请看一个反面的新例。在近日的香港乱局中,一个年轻人因为参与暴乱活动被抓了,其母亲痛苦万分地说:“上大学时被洗脑了。”这个香港青年的悲剧,是脑子被洗黑了,这样的废青若要回归人间正道,将会付出十分高昂的人生代价。

30年前,邓小平在总结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时曾说:

【“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

小平同志的话虽不多,但分量很重。

30年后的今天,在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阴狠地不断挑战中国,台独港独屡屡制造祸端的形势下,把小平同志的这句话理解为,要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为年轻人洗脑,应该没有大错吧。

可叹我们这些年,在这个十分重要的领域取得的成绩差强人意。红色电影《古田军号》近日以来的遭遇,又一次说明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说明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对年轻人的教育有大失误。

前些年,社会上出现了诸如国学热、养生热、健身热,还有成功学热等等,真个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个名曰“伤痕文学”而实为“控诉文学”的文学现象,控诉开国领袖控诉党,这样的文学热,居然一热就持续了好多年。这种“控诉文学”,搞乱了多少年轻人的政治思想观念啊!现在的文艺界,那些向钱看的作家艺术家,又“与时俱进”地由控诉热改娱乐热了,因为这样可以赚快钱还没风险。奉行娱乐至上的作家艺术家或领跑市场,或跟着市场跑,看样子大有娱乐至死之势。

可悲的是,这些年社会上这个也热,那个也热,唯独不见红色文化热起来。有些作家艺术家以低俗为美,以媚俗为荣,不愿意或不屑于创作主旋律作品,觉得那样“吃力不讨好”,或者以“没市场”为由替自己开脱。

可庆可贺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红色文化的地位大大提高了,有红色情怀的人们心舒了,气畅了,但实事求是说,有关部门在用红色文化为年轻人培根筑魂、用正能量的文化艺术成风化人方面做了许多事,但力度还不够大,办法还不够多,工作还没到位,成效还不显著,还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电影《古田军号》的遭遇说明,我们在思想文化建设上面临着相当艰巨的任务,还要做艰苦的工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积重难返也得返。至于为什么,相信大家都知道。

《古田军号》最近这些令人痛心的遭际,应该使我们的有关部门变得清醒起来,并且采取必要的措施,扭转这种局面以亡羊补牢,现在做,还不晚。至于用什么办法,就用不着小百姓费心了。

让红色文化热起来,让年轻人对红色影视剧和图书爱起来,这是宣传文化部门的职责,也是每一个年长者的义务。因为,这件事细思极恐,初看似乎不大,但往深处想,从根上说,关系到我们的江山能不能千秋万代不变色,是大事中的大事。借一句孔夫子的话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这不是什么无病呻吟。美国和西方社会对崛起的红色中国虎视眈眈,我们都有亲身感受;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的狼狈相,我们中老年人都曾耳闻目睹,他们的惨痛教训,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也不敢忘记。

2019年8月17日于长春搬家中

【申尊敬,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新华社资深高级记者、首批特聘教授,曾在新华社新疆、甘肃、宁夏、吉林分社工作,曾任新华社宁夏、吉林分社社长。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