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学者观点

林爱玥:哈马斯,万恶之源?

  自从去年10月7日发动阿克萨洪水行动以来,哈马斯就成了以色列最大的背锅侠。  以色列轰炸医院、炸学校,它们是哈马斯的“据点”,要怪都怪哈马斯;以色列屠杀妇女...

郭松民:我的一点回应

  01  前段时间,我因为参与一部“国军主旋律”电影的讨论,竟被岛内一些继承了蒋介石反共意识形态的媒体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连篇累牍地进行“炮轰”。 ...

郝贵生:屈原精神及其当代意义

  今年的端午节(6月10日)又到了,一提端午节,必然想到屈原。2014年我在天津市老年大学学习《中国古代经典诗词选讲》,其中第二讲,就是学习屈原的《离骚》。记得中学学历史课时,就...

孙锡良:我为义和团再做一次辩护

  前按:因为美国的挑衅,中美关系近几年出了些问题,制裁与反制裁事件较多,某些人,一看到国内有人提出反制美国,就高呼“义和团再现”。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点讲,就是把&l...

司马南:“卖到嘉峪关的妓女”?!

  有个事儿不大不小,但说起来挺恶心的并且还是拐着弯儿的恶心,究竟是什么事儿呢?  武汉大学有个德语专业的女研究生考上了甘肃选调生,被分配到了甘肃嘉峪关,这个女生对此事非...

师伟:拍案惊奇之北大论文

  一个奇闻:2024年6月2日,北大历史系某学生的论文《英国对太平天国政策研究》参加学校论文评审,各项皆优良、初始分数名列第一,然而就因为论文中提到“中外反动势力联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