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天下杂谈

杨新军:我的诺贝尔颁奖词

  在莫言的《蛙》里,祖母、母亲被侵华日军关押在大牢里,非但没有被日本兵打的皮开肉绽,甚至还有以美宴美酒款待的细节描写,据“姑姑”说,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吃过的最好...

现在是时候对美国进行新冠溯源调查了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萨克斯最新表示,新冠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界,他“非常确信来自美国生物技术实验室”,他说自己担任《柳叶刀》杂志新冠委员会的主席2年了,虽然...

杨新军:莫言,莫不言!

七一前后,军旅作家陈惠方在微信中发来长信:我反复看了司马南同志那期关于“解读《颁奖词》”的节目,我感到司马南同志其用心良苦、态度严肃、措词严密、逻辑严谨。...

文竹:职业坏人司马南“坏”在哪里?

  最近网络上有人给司马南老师贴了个标签,说司马南老师是“职业坏人”,笔者对这个称谓给逗笑了。  “职业坏人”,这得把司马南老师恨成啥样才能赠送这...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