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千钧棒: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千钧棒: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跟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其他一些国家策动颜色革命一样,在这次香港的动乱和暴乱中,被乱港分子长期洗脑的青少年学生成为了动乱的主力军,因此可以这么说,香港教育界的沦陷是这次香港动乱发生的必要条件,不但制造了黄之锋这样的颜色革命的马前卒,也忽悠和收买了为数不少的香港青少年成为了这次动乱的炮灰。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在10月10日记者会上公布的消息,自2019年6月开始,已有750名18岁以下的青少年因参与反政府示威或相关非法活动而被捕,占了全部被捕者的近三分之一。这其中,16岁以下的被捕者有104人,年龄最小的暴徒刚刚12岁。这名男童被捕时,身上有一支1.5米长的铁枝,还有喷漆、头盔及防毒面罩等装备。

一、香港教育界沦陷对香港的消极影响

香港《大公报》指出,学生行错老师之过。

“黄师”渗透校园,荼毒学子,过去两个多月来多位教师先后被揭发发布仇警言论,甚至煽动学生走到暴力前线。香港直资学校议会主席、陈树渠纪念中学校长招祥麒直言,教育界有六、七成教师政治立场都是偏黄。在香港的激进反对派头目里面,更是有多名教师。据香港媒体报道,两个半月前,香港中文大学开学不久,校保安部就发现,校园内的富尔敦楼天台被“勇武派”大学生作汽油弹试爆场,现场有破碎的玻璃瓶、烧焦的毛巾、汽油燃烧的痕迹,等等。面对如此严重的情况,中大校长段崇智主导的中大管理层竟然指示不必报警,蓄意向警方和社会隐瞒真实情况。

其实,不仅仅是中大沦陷,香港的整个教育界基本上沦陷。

以不同名义标榜专业的香港教育团体很多,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只有三家: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简称“教联”)和教育评议会(简称“教评会”)。三家之中,教协一家独大:教联会员1万6千余,教评会会员仅数百,教协则坐拥近10万会员,是香港这座城市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和会员最多的组织。这意味着,如果你在香港从事教育行业,你身边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是教协内人士。如果持不同的政治立场,或者不遵守教协的所谓“倡议”,你被“区别对待”是大概率事情。

香港陷入如今的境地,教育出了问题是关键,而教育问题的首要症结之所在,就是一个把持教育界多年、荼毒了无数香港学生的大毒瘤——香港教协!

教育领域被敌对势力把持会有怎样的恶果?如今香港的乱象就是再惨痛不过的教训。教协肆意煽动仇恨、荼毒学子,多年以来可谓不遗余力,恶行昭彰,不胜枚举: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此前在网络上引发内地民众极大愤慨的香港通识教育问题,就是教协的“得意之作”。2009年起,通识教育进入香港高中成为必修科目,孰料却成了“去中国化”“本土化”的温床。教协组织编写教材的教师几乎一水的反对派立场,通过选用偏颇的材料、带有倾向性的问题角度,抹黑攻击“一国两制”,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甚至煽动激进违法行为。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就曾参与其中,将通识课本改造成“占中行动指南”,39页的教材中只在1页不起眼处添加少许“争议”意见。之后虽在各方质疑之下推出了“教材”2.0版本,但仍然以戴耀廷鼓吹“占中”内容作“主打”,政治宣传本质不变。

二、自由派同样的阴谋和做法在内地暂时没有得逞的原因分析

香港教育界的沦陷是香港动乱发生的必要条件,而那么多学生被忽悠充当马前卒和炮灰主要由于如下几个原因:

一是长期洗脑、二是重金收买、三是媒体误导、四是对生活不满并且被别有用心之徒把这种不满引向中央政府。

香港的动乱跟之前内地的自由派想达到的目的和使用的手法一个套路,为什么敌对势力能够在香港整出些动静?而在内地没有得逞?

主要由于如下原因:

一些资本寡头控制了香港的经济,境外敌对势力如果控制了这些寡头,尤其是其中某些买办富豪,就能够实际上控制香港的走向。内地的自由派公知尤其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不遗余力地企图让内地全面私有化就是想达到这种境界,首先通过控制经济影响政治,然后再夺取权力。而内地在这方面守住了底线,不让自由派的取消国有企业,实现全面私有化的阴谋得逞。

香港的大多数媒体被黎智英等汉奸控制,舆论被乱港分子主导,通过媒体对市民进行了长时间的误导;内地虽然也有资本控制的媒体即“任大炮”所说的“民媒”常常摇唇鼓舌煽风点火,但是主流媒体基本守住了“党媒姓党”的底线,广大网民自觉主动与自由派斗争。揭露资本媒体的骗术。香港的媒体屏蔽内地的消息,专门转发西方的消息,而内地的媒体对世界的事情客观反映,提高了广大民众的辨别能力。那种歪曲事实、煽风点火的宣传在内地掀不起大风浪。

港独势力通过《通识教育》等教材对学生放毒;内地也曾经出现温某三等人混进国家教材编写机构通过教材做手脚的情况,这一方面受到了广大民众的自发抵制和坚决反对,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及时处理,阴谋没有得逞。

香港两极分化导致社会矛盾激化,这些社会矛盾被敌对势力利用;内地虽然也存在着两极分化的现象,但是内地在这方面能够比较妥善处理好,尤其是在劳资矛盾发生时,各级政府能够维护劳动者的利益。

其实,香港的“笼屋”跟美国的“鼠族”本质上是一样的,但是美国人民对美国现状不满的抗议示威被美国政府镇压下去了,而香港的“笼屋”问题却被美国利用于煽动在废青打先锋的破坏香港的稳定的社会动乱上面去了。

蜗居在美国赌城里“鼠族”,上千穷人和老鼠一起生活下水道!

千钧棒: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美国的住在下水道的“鼠族”

千钧棒:香港教育界沦陷的消极影响及其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香港的“笼屋”

香港的司法权掌握在外国人手里,在香港实际上是三权对立,司法权与行政权对立,立法会内部的泛民势力也在搞对立;内地的贺某方之流也企图达到控制中国的司法的目的,跟香港的动乱相似,自由派人士也曾经在内地掀起几次大规模的仇警逆流,但是没有得逞。

跟香港的教育界沦陷相似,内地的自由派公知也曾经希望把中国的教育界尤其是大学变成培养“颜色革命”马前卒的摇篮,贺某方、张某、赵某林之流打着“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旗号,不遗余力地通过各种渠道毒害大学生。他们的阴谋被中国政府识破,教育部长曾经发表重要讲话,指出:

【“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是校园。总书记讲,赢得青年就赢得未来。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搞乱你的未来,首先搞乱你的学校。前沿阵地,斗争非常激烈。”】

与此同时,夏某良、秦某、史某鹏、邓某超、许某润等一些高校系统的教师先后受到解聘和其他处分。尤其令人欣喜的是,由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以及他们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不断充当反面教员,新一代年轻人的思想觉悟和辨别能力大大提高和不断增强。大学生自觉抵制一些大学老师的放毒,对于个别教师利用大学课堂放毒的现象,主动向学校管理层反映情况,令高校内部的自由派气急败坏,大骂他们是“小粉红”、“义和团”、“告密”等。在内地的学生里面,这些年来只是出了“洁洁良”、王栋、唐立培、杨舒平等几个比较典型的人物,而没有形成气候。

正因为在内地曾经存在过跟香港类似的条件,所以公知荣某之流在2012年就曾经忘乎所以,大谈所谓的“革命”,以为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的时机已经成熟。请各位通过下面的文章细心看看他需要和想推动的是什么样的“革命”。

(https://history.qq.com/a/20130220/000027.htm)

他所说的“革命”又是什么呢?请看看他给出的时间点——2012年,革命已成为中国思想界的一个重要关键词。”那么,在这一个时间节点中所谓的“中国思想界”的语言环境中的“革命”又是什么呢?我们不妨首先了解发生在之前些年的世界各国的“革命史”——

已载入史册的版本主要有: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天鹅绒革命”,2000年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被反对派赶下台并被捕入狱,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2005年吉尔吉斯的“郁金香革命”,2007年缅甸的未遂“袈裟革命”,2009年摩尔多瓦和伊朗先后发生的被称为“推特革命”的未遂颜色革命,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及其所引发的“阿拉伯之春”。

从公知荣某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的清晰表达以及同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的时间上先后相继的特点看,我们不难理解他所说的和所追求的“革命”是什么东东。

然而,令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始料不及的是,历史的转折点出现在2012年11月,“十八大”的召开让自由派的迷梦受到重创。这些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变化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就不用我多说了,一句话,按照美帝以及国内的自由派公知的如意算盘,香港的这一幕本来是要在内地上演的,没想到折戟沉沙,功败垂成。

虽然自由派的在内地搞颜色革命的图谋受到重创,在香港搞的颜色革命也不会得逞,在港独分子充分充当反面教员以后,在内地想策动颜色革命的希望更加渺茫。但是我们应该重视香港动乱尤其是香港教育界的沦陷的警示作用。

三、香港动乱对内地的警示作用

今年4月9日,国家安全机关公布三起危害政治安全案件。

案件一 彼得案。

2016年1月,国家安全机关破获一起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成功打掉一个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为名、长期接受境外资金支持、在境内培训和资助多名“代理人”、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的非法组织。彼得·耶斯佩尔·达林(瑞典籍)等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案件二 524案。

2017年5月24日,中国公民李欣恒、孟丽思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遭绑架杀害。经查,这是一起由H国基督教组织Inter CP蛊惑境内信众赴巴宣教,进而被极端武装分子绑架杀害的恶性事件。

案件三 “法x功”非法入侵个人移动通信设备案。

2018年12月,江西省国家安全厅协同公安机关侦破境内“法轮功”分子在江西南昌某汽车客运站内设置“移动真相服务器”WiFi热点实施反宣活动案件。

11月25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表示,据我们从公安部门了解,2018年3月,美国非政府组织“亚洲促进会”未依法登记备案,在中国境内开展项目活动,涉嫌违反《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有关规定,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近日北京市公安机关依据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行政处罚法和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对该组织及相关涉案人员进行了公开依法处罚。

多家外媒今昨天援引白宫声明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于当地时间11月27日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所有这些充分表明,国外敌对势力对于其颜色革命的图谋在内地受到重创并不甘心,同时并不满足于他们策动和操纵的动乱目前对香港的繁荣与稳定的破坏,他们必然的要通过他们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自由派公知继续推进颜色革命,而且一些自由派人士已经开始有所行动。方舟子、作家方某这些公知最近相继跳出来支持港独势力已经是个信号弹,而公知向某柞在最近的一次所谓的国内外政经热点对话会上的叫嚣更加是等于对党中央下战书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香港的动乱对我们发出了警示,面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可能在内地发起的新一轮进攻,正义力量必须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