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鹿野:揭秘日前逝世的《人民日报》社长同公知的斗争

鹿野:揭秘日前逝世的《人民日报》社长同公知的斗争

据新华社长春11月28日消息,中共吉林省委原书记、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高狄同志,因病于2019年10月26日在长春逝世,享年91岁。

高狄这个名字,很多年轻的朋友可能不太熟悉。其实,他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的特殊时期担任《人民日报》社长的,在反对当时甚嚣尘上的公知精英,夺回舆论话语权的斗争当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笔者在这里想简单介绍一下相关情况,以做纪念。

在八十年代后期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时候,《人民日报》这一重要舆论平台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据不完全统计,那几年仅理论版就发表了十几个反共公知精英的上百篇文章,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人民日报无疑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舆论阵地之一,也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思想理论阵地之一。这个阵地有个由谁来占领的问题。坦率地说,在过去的某些时期,这个问题在人民日报的理论版上是个很成问题的问题。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个阵地曾一度被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偷袭”了。有人初步统计了一下,仅十来个“精英”,就在这块版上发表了上百篇文章还有上述读者来信中描述的那种种“胡言乱语”、“看风鼓帆”的篇章,也为数不少。毛泽东同志曾尖锐指出,对于思想阵地无产阶级思想不去占领,资产阶级思想必然要去占领。
孙永仁著,遵循“实事求是”的哲学——一个报纸编辑的思考实录,同心出版社,1993年03月第1版,第250页】

而在1989年6月,高狄同志接任人民日报社长之后,明确提出了“党报就是要像党报的样子”。其一方面不再邀请反共的公知精英发表文章,另一方面创办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笔谈》等栏目,请出了以人民大学的周新城教授为代表的一批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学者阐释重大理论问题,得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广大工农群众的广泛好评:

【在众多的鼓励声中,李先念同志的一番话特别使我们感奋。这是去年11月初,先念同志的秘书打电话给人民日报社领导,说先念同志最近比较注意人民日报的报道,看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笔谈》颂扬大庆精神的专栏文章和一些小评论认为办得不错。先念同志说,人民日报现在像是党的报纸,像是党的喉舌。……《笔谈》中许多文章以鲜明的战斗精神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如何国瑞的《学会打好意识形态领域的持久战》奚广庆的《“主题转变论质蜒》董学文的《把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引向深入》罗国杰的《关于伦理道德的几个问题》等等,都有大量读者来信,表示赞赏和支持。有位职工在给中国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的信中说:“我认为,您及宋(涛)戴(逸)、高(铭暄)、刘(佩弦)等五位教授的文章(刊登在同一版面上),像是冲向敌阵(国内外反共势力)的五路坦克和投向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的五颗重磅炸弹,当然也是武装我们工农群众的精良武器。”“你们是我们工农心目中真正的无产阶级教授,是我们自己的教授。”
孙永仁著,遵循“实事求是”的哲学——一个报纸编辑的思考实录,同心出版社,1993年03月第1版,第251页】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除了组织领导《人民日报》的工作,高狄同志还亲自冲锋陷阵在舆论战场的第一线,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和翔实的数据写出了一大批直接针对现实问题的文章,从而有力的批驳了当时公知精英们散布的种种谬论。

比如说,针对公知精英们散布的“中国比西方落后,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不如资本主义”,这种在当时甚为盛行的谬论,高狄1990年1月5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怎样看待中国的“穷”》一文,用详实的数据说明,自打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已经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差距大大缩小:

【据《申报年鉴》记载,1933年(包括东三省)原煤产量占世界产量的2.5%,钢产量占0.27%,原油占0.05%,微不足道。现在,据《经济参考》报报道,1987年我国原煤产量已占世界的20.5%,钢占8,16%,原油占4,66%,大大提高了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据《大国的兴衰》提供的资料,中国在世界生产总值的比重,1960年为3.1%,1980年为4.5%。
总的说来,我国经济的发展在世界是快的,改革开放以来,发展得更快一些。1953—1978年,我国民生产总值每年平均增长6.1%,1978—1988年每年平均增长9.6%。1980—1986年,世界国民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是2.6%,发达国家是2.3%。我国是9.2%。
有人把中国的落后,归咎于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没有道理的。恰恰相反,社会主义制度不是扩大了,而是缩小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人民日报出版社,1990年02月第1版,第50页】

同年12月17日,其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社会主义必定代替资本主义》一文,把这个问题论述的更加清楚。文章强调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名义收入虽然很高,但是一是买不起房,二是上不起学,很大一部分人为了买房和上学终身负债。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当时中国的实际生活状况并不比西方发达国家差多少:

【有人说,不管怎么讲,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比我们富得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生活比我们富裕,这是事实。但是富裕程度,并不象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一个普通劳动者,就业时收入相当高,但去掉税收、房租,生活并不很宽裕。对日本老百姓来说,一是买不起房子。日本政府1989年度国民生活白皮书说:“日本。住房拥有率从1983年的67%下降到6l%,尤其是30—50岁的青壮年,很难买起房子。”二是供不起孩子上大学。日本要获得一个大学文科学位,学费和食宿费用高达8.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0万元),获得大学理科学位,学费10.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0多万元)。美国私立大学学费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即使中等收入家庭也负担不起。中国念大学基本上免费还有助学金,虽然比较清苦,但不必为学费去打工、去奔波,应该感到幸运和幸福。
当代思潮杂志社,学习社会主义理论增强社会主义信念,光明日报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第151页】

这些文章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澄清了当时人们心中的疑惑,而且具有明显的前瞻性。像今年总统大选的时候,美国的桑德斯和沃伦都表示要减免助学贷款,一切相关调查也都印证了高狄当年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真实生活水平的判断:

【谋求获得党内提名参选2020美国总统的民主党籍参议员桑德斯在6月下旬表示,如果当选,他将免除大约4500万美国人欠下的约1.6万亿大学助学贷款债务。他拟向华尔街征收股票、债券和金融衍生品5%的交易税,来填补这一资金空缺。在“惠民政见”五花八门的民主党人中,桑德斯并不是唯一拿助学贷款说事的人。他的党内竞争对手、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4月也曾表示将免除学生债务,以增收财产税来填补空缺。……在巨大债务压力下,美国“千禧一代”被冠以“最贫穷一代”的头衔。这种贫困感甚至在大学期间就已经产生影响。专注美国大学生生存状况的威斯康星州希望中心2018年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在综合性大学中,36%的学生担心自己吃不饱,社区大学学生的这一数字为42%。
美国助学贷款债务到底有多吓人 - 环球视野 -
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3360.html】

当然,高狄同志在舆论战线上的斗争也必然会导致公知精英们的忌恨。像1992年起,某些公知精英就抓住高狄在《社会主义必定代替资本主义》一文中的“市场经济,就是取消公有制”一句大做文章,攻击其“反对改革,反对市场经济”云云,直到前些年相关出版物仍然层出不穷:

【这一年,强调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文章层出不穷。7月30日,  《人民日报》发表许征帆的长篇文章《谁说社会主义“讲不清”》,文中批判“社会主义不清楚论”是“嘲弄马克思主义,糟蹋共产主义政党”的理论,这被人看作是针对邓小平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该文中谈到“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不是完全清醒的”。12月17日,《人民日报》再发表文章《社会主义必定代替资本主义》,其中认为“市场经济,就是取消公有制”,因此就是“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搞资本主义”。文章的作者是时任人民日报社社长的高狄。
黄浩主编,路是这样走出来的:广东改革开放风雨录,广东省出版集团,2008.12,第105页】

其实,且不说1990年时中央还没有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单就这句话而言,也是在谈西方国家援助的政治条件时所说的。只要看一下上下文就会明白,就当时的语境来讲,这句话当中的“市场经济”是特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要求的那种全盘私有化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西方的援助是有政治条件的。据路透社透露,西方工业国家制订了向东欧和苏联提供援助的策略和标准是5条,就是坚持法制;尊重人权;坚持自由而公正的选举;引入多党政治,发展面向市场的经济。后两条是主要的。多党政治,就是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市场经济,就是取消公有制,这就是说,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搞资本主义。
当代思潮杂志社,学习社会主义理论增强社会主义信念,光明日报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第160页】

何况,在这段话前面还有一段明确的批评过去实行计划经济时存在问题,肯定经济改革的文字,根本不会造成任何误解:

【实行计划经济,必须高度集中。很明显,各种经济活动,所有的企业,都由政府,甚至都由中央安排和管理,是根本不可能搞好的,必须适当放权。计划经济的弊端,决定了必须进行经济体制改革。我们国家的改革,就是从经济管理体制改革搞起的,实践证明是成功的。
当代思潮杂志社,学习社会主义理论增强社会主义信念,光明日报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第156页】

因此,高狄所受到的围攻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围攻也证明了,其担任《人民日报》社长时舆论环境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公知精英们的影响仍然很大,舆论战线上的斗争远未止息。特别是在1992年底高狄同志不再担任《人民日报》社长之后,公知精英们又在某个时期内甚嚣尘上,“吃饭砸锅”,“姓马不信马”等等病态的现象再次猖獗了起来。

幸运的是,十八大以来中央非常重视舆论战线的工作,对“吃饭砸锅”,“姓马不信马”等等病态的现象进行了批评,公知精英们的活动也再次有所收敛。相信高狄同志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看到这一切,一定很欣慰吧。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