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李光满:对武汉疫情的八方面深度分析

李光满:对武汉疫情的八方面深度分析!

2019年12月8日,武汉出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到1月20日24时,中国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91例(湖北省270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上海市2例)(截止发稿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的肺炎死亡病例增至6例,浙江确诊5例、天津确诊2例)。日本通报确诊病例1例,泰国通报确诊病例2例,韩国通报确诊病例1例。

这次疫情开始时都与汉口火车站附近的华南海鲜城有关,这种不明原因肺炎不是流感、禽流感、腺病毒、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2020年1月7日确定目前出现的不明原因肺炎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所谓新型,即在原有六种冠状病毒的基础上又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六种已知冠状病毒中,有四种传染性相对较弱,有两种传染性很强,2002至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就是其中一种冠状病毒的变种。目前对新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本情况还不了解。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在广东有两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钟南山表示,这次用两周定位了新型冠状病毒,再加上我们有很好的监控以及隔离制度,相信疫情不会像17年前SARS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经济损害。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现在还处于早期,对武汉市来讲,传播进入了一种社区传播的早期。100多例病例相对武汉一千多万人口来讲是少数,只要公共卫生措施对,完全可以逆转。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出,新型冠状病毒也在变,在适应环境、适应人类,所以现在这场“战争”是防控和病毒变异的“战争”。

对这次爆发的新型病毒肺炎,总体来讲目前仍处于可控状态,但最近两天公布的确诊病例大幅增加,15名医护人员被感染,武汉以外的北京、广东等省市以及泰国、日本、韩国等境外都有因到武汉或与武汉人接触而感染病例出现等情况一下子把武汉推到了全球的焦点位置。我在武汉,非常感谢许多外地朋友发微信问候,感觉武汉真的就像2003年的北京城一样了。网上有人说:“希望武汉人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不要出来了。”现在的武汉市面上一切正常,除了少数人戴口罩,大街小巷、地铁市场没有任何紧张的气氛。

现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仍处于传染和流行的高发期,而且整个疫情的源头没有找到,传播渠道没有弄清,特效药没有研制出来,治疗方法和效果仍在探索过程中,而且已经出现了六起死亡病例,说明这次疫情十分凶险,绝不可轻视。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我想应该从以下八个方面进行深度分析。

第一、这次疫情对外通报存在误报情况。比如说“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不强”、“持续人传人风险低”等,没有及时通报已经有医务人员感染病毒。在没有科学依据之前认定人传人风险低,使得公众放松警惕,造成了疫情更大范围的传播,当有医务人员被证实感染时,不及时通报,后果十分严重。直到最近,钟南山对公众说,确定有人传人的情况,确定有医务人员被感染。这期间大约二十天时间,公众的感觉是这种病毒不会人传人,因而武汉人都不在乎,从而加剧了疫情的传播。

第二、这次疫情显示了我国生物技术研究十分先进。在疫情发生后,相关研究机构不断排除这次不明原因肺炎可能引发的病原体,在半个月之内,就确定这一不明原因肺炎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这一研究速度比SARS爆发时期要快很多,显示我国在这方面的技术取得了很大进步,设备也十分先进,这对我们及时提出应对方案、采取有效应对措施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目前还没有研究出这一冠状病毒的特性以及治疗方法,我想应对这种新型病毒在世界上也是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周期。

第三、SARS疫情先是发生在广州,最后在北京爆发,北京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北京爆发疫情给中国造成的重创和恶劣影响十分明显,广东是中国经济中心,春节前夕大量民工返乡,容易造成全国性疫情,难以控制。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是在武汉,在汉口火车站附近的海鲜市场,武汉是全国交通枢纽中心,汉口火车站主要发送向北列车的旅客,武汉还是全国在校大学生最多的城市,同样是春节前夕,疫情一旦爆发,容易形成全国性疫情,难以控制。

第四、为了找到SARS病毒的真正宿主,科学家进行了十分艰苦的探索。先是从果子狸身上找到了SARS病毒,但后来发现果子狸并不是SARS病毒的真正宿主,因为果子狸也是SARS病毒的受害者,直到经过十多年的寻找和研究,才在一种蝙蝠身上找到了SARS病毒的基因,但需要在多种基因片断重组后才能得到SARS病毒完整基因,这是一种生物自然重组还是后天的非自然的利用基因技术进行的人工重组?2002年至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如果无法控制,那将是一种什么情形?十八年之后,当新型冠状病毒来到中国,当中国再次爆发冠状病毒疫情的时候,虽然目前我们还没有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更多研究结果,但如果我们把SARS疫情和这次疫情联系起来,会有许多联想。

第五、SARS疫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但对那场疫情的分析和研究却需要深入进行,有数字表明,那次SARS疫情中,最易感染SARS病毒的群体是中国人,是华人。无论是中国大陆的,中国香港的,还是新加坡华人,加拿大华人,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是华人,是否有某种势力针对中国人的基因而研制出了专门感染中国人的病毒?SARS病毒会不会是一种实验室对病毒基因进行重组而研制出来的病毒?对此我们需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更严密的防范,否则灭种之祸或会发生。

第六、当今世界,生物战争并非空穴来风,也不是制造恐怖气氛。历史上美洲大陆大量土著人的灭绝都与欧洲人带去的病毒有关,当年欧洲人发现所谓的新大陆,带去了三样东西,一是枪炮,二是圣经,三是病毒,最终灭绝当地数千万印第安人肉体和文化的就是这三样东西。日本侵华时期,就曾对中国人使用过细菌等生化武器,731部队臭名昭著,日军曾在常德使用细菌武器毒害中国军人和平民。冷战期间美苏都曾大量研究生化武器,冷战之后美国并没有停止这一研究,有报道称,埃博拉病毒、爱兹病病毒并非天然病毒,而是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病毒,联系发生在中国的SARS疫情、非洲猪瘟和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我们不能不深感忧虑,生物战离我们远吗?

第七、大家都知道,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一直对中国实施经济和军事封锁,特别是对中国实施高科技禁运,仅仅在两国建交之后有所放松,但1989年之后又恢复了对中国的高科技技术和产品禁运,最近两年美国更是对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实施最严厉的封锁和禁运。但有一个现象十分奇怪,美国在对中国实施高科技禁运的同时,却对中国出口大量生物技术产品,在这次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中,没有一条是关于对中国出口芯片等高科技产品的条款,却有大量关于农业生物技术的条款,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美国的动机,在对华大量输入生物产品的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八、当前中美之间已经进入你死我活的激烈战争状态,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现在的战争形态已经远远超出我们能够理解的军事战争形态,现代战争形态已经到了全方位、全领域、全时空、多形态、多维度、无政治底线,生物战争、基因战争、粮食战争、种子战争都在暗地里激烈进行。最近中国宣布人口超过十四亿,人均收入过一万美元,中国正在稳步向前,朝着发达国家的方向前进。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听到这个消息会作何想?西方发达国家所有人口加起来也就十多亿,如果中国十四亿人都过上了发达国家的生活,那他们去掠夺谁?所以他们绝不会甘心让中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一定会对中国发动最猛烈的攻击,生物战、基因战或许就是他们选择的突破口,我们如果不加防犯而大开国门,行吗?

以上是我对这场正在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肺炎疫情的八点分析,我相信中国有能力应对这场疫情,我也相信中国在未来的重大斗争中能够取得最后胜利,但我们需要从应对最微小的病毒开始我们的准备,疫情来得凶猛而又蹊巧,我们该尽早作好各种应对准备,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