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组建生物国防军,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组建生物国防军,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彭光谦将军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祸及神州大地,涉及面不亚于一场全面战争。这是继2003年遭非典突袭后,中国再一次面临的重大生物灾难。十分蹊跷的是,当年的非典病毒象长了眼睛一样,专门传染亚裔人种,且来无踪,去无影,至今也没弄明白它到底从何而来,又藏身何处?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突然从华中杀出来,至今人们同样不明白它到底是何方神圣?它的幽灵为何在华中久久徘徊?

对这场瘟疫的病毒,有人说是从实验室合成而来的,有人信誓旦旦,断然予以否认。但至今,双方都没有确凿证据。这里我们不想评论谁是谁非。只想提醒沉浸在太平盛世中的国人,该清醒了。一场带有现代特点不易觉察的毁灭性新型生物灭绝危机已经悄然登场,也可以说一场新型生物战争已经来临。与历史上的战争不同,新型生物战争彻底推翻传统战争概念。战争威胁既可能来自生物变异,也可能出自邪恶的敌意。没有宣战、没有固定战场、不分军与民、平时与战时、青睐特定族群、后果具有灭绝性,杀人于无形,可能永远找不到凶手。

对已经出现的生物战争,显然我们思想准备是不足的。在这方面我们要老老实实以美国人为师。他们思想超前,行动迅速,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战略规划、作战方案,是难得生物战教员。早在2001年月,小布什就任就宣布拒绝支持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为研发生物武器扫清道路。2002年6月、2010年7月美政府先后两次发布21世纪生物国防计划(布萨林计划)。2001年至2011年,美政府特地为此计划拨款600亿美元。这对我们敲响了警钟。

形势紧迫,除了立即行动我们已夸夸其谈的闲情逸致。为了14亿人民生命安全,为了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有必要认真思考展开我国生物国防的战略规划与战略部署。例如筹划组建中国生物国防军,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与指挥,作为我国应对危机,保卫生物国防的柱石,将原来分散的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等“三防”力量集中编组,将地方病毒研究机构统一纳入军队编制,全国、全军一盘棋,就病毒武器、基因武器、转基因武器等新型武器研究进行部署,努力攻关。

【作者系军事科学院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学术委员会原主任、 华语智库理事长。本文原载头条号“祖国瞭望”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