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吴铭:抗疫还很忙,汪精卫的“胖翻译”就跳出来“反思”?

 

抗疫还很忙,汪精卫的“胖翻译”就跳出来“反思”?


作者:吴铭
 

注:本文所批判的李不太白的文章,虽然也涉及文革,但是,仍然能够点击量超过百万。我这篇小文章,虽然是不得不提到文革,但点击量能达到多少,几时被删除,会不会导致公众号被屏蔽,还真不好说。全文较长,拟分若干次发表。这是第一部分,约6000字。

正文:

所谓“反思”,其实就是指找找自己过去的事,是不是哪个地方办错了?为什么办错?办对的不要反思;根本目的在于找出怎么做才对,这才是最关键的。然后呢,以后少犯错、少犯大错,犯了错后能及时改正、弥补,不要被同一块砖头绊倒两次,尽量减少错误导致的损失。别人无法“反思”你的错,而你也无法“反思”别人的错。反思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卑,更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为了鼓起勇气。

今天是202031日,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还在肆虐,抗疫尚未结束,同志仍需努力。在作家方某方不断写日记、著名媒体人阿丘等要求中国向全世界道歉之际,有位名叫“李不太白”的人,又开始痛心疾首的代表“中华民族集体”“反思”起这次疫情灾难的预警问题了。其文《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治》于226日发表在公众号《李不太白》上,作者,李不太白。

李不太白说:“我们总是如此地善忘。”看来,我们是不应该忘记高蝠。但李不太白首先忘掉的却是高蝠

“我们好像已经忘了,这本来是一场可以提前预警、提前防范、也有可能被控制在小范围的病毒疫情。”是不是这样?下文分析。

“我们好像对战胜自己放跑的魔鬼如此骄傲、欢欣鼓舞,丧事变成了喜事。”意思是说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故意放跑一个魔鬼来害自己。对放跑魔鬼的那一伙人,要严惩,对捆住魔鬼的人,要记功,对成功控制魔鬼一事,当然要庆祝!怎么可以把放跑魔鬼的人、抓住魔鬼的人混在一起?人民欢迎鼓舞的是抓住了魔鬼,也抓住了放跑魔鬼的人,是庆祝魔鬼被放跑吗!?如此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不可容忍。

“就在前不久,湖北省内敷衍塞责的场景一再刷新镜头时,当话筒前的谎言一次次被事实戳穿时,当最早的八名透露疫情的医生之一李文亮不幸去世时,我们曾经怀有什么样的悲哀呢?”这句话很有意思,似乎李文不是死于肺炎感染、西医无能、追逐利润、排斥中医,而是死于湖北省的谎言

“我们不是曾一面怀着‘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悲哀、一面叹息无法发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愤怒吗?我们不是甚至用‘历史的耻辱柱’这样的大词钉上了那些半懂不懂的论文了吗?”注意,“大词”用在这里了。

“我们付出的只有代价。”

“如果我们没有彻底的、痛苦的集体反思,下次还会再如此幸运地有机会将它封锁于一城、仅仅祸乱于一方吗?”

“这不是给热情高昂的自豪感泼冷水,而是给众多健忘症患者提个醒。”

云云。

既然是站在“中华民族”立场上“集体反思”这次疫情的预报问题,那么,我们得知道,中华民族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一个”集体?

 

 

我们这个中华民族,是非常伟大的民族,也是个很矛盾的民族——这点与全世界所有民族都一样,并不特殊——,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人,还真不是一个“集体”!而是两个集体!是两个集体的混合体。平时都是中国人,似乎没有什么两样,看不太明白,界限分不太清。但是,到到关键时候,就更加壁垒森严、泾渭分明,就容易看明白了。李不太白先生,你不知道吗?抗日战争中,汪精卫不是和日本鬼子搞到一起了吗?不是“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吗?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蒋介石不是和美国人搞到一起了吗?你还以为中华民族是“一个”集体吗?还能说“中华民族”的“集体反思”吗?所以,这位名叫“李不太白”的先生,你一开始就搞错了,你把中华民族本有两个集体,混合为一个集体了,所以,你乱用了“我们”这个词。但不知,你是故意搞错,还是无意搞错。如果是无意搞错,那说明你认识问题的能力水平不够,应该对你进行批评教育,求得你改正错误;如果是故意搞错,那话就可难听了。

我们这个民族,既有林则徐、左宗棠、义和团、毛泽东等为代表的集体,也有崎善、李鸿章、蒋介石、汪精卫等人为代表的另外一个集体,而且这两个集体,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斗争关系。今天,为了讲话简便、文章不被删除,咱尽量少拿共产党、国民党反动派说事,咱拿左宗棠、李鸿章说事,当然有时不那么准确。

既然咱们中华民族不是一个集体而是两个集体,而且两个集体死活不对付,那就不存在“中华民族集体反思”!

就是说,李鸿章们是一个集体,左宗棠们又是一个集体。李鸿章做的事,李鸿章们“反思”——如果它愿意,好像他们至今都不愿意;左宗棠们做的事,左宗棠们反思。要是李鸿章来“反思”左宗棠的事,那就搞笑了,那就不叫“反思”了,那叫找碴、叫抹黑、叫歪曲。左宗棠对李鸿章的事呢?当然也不叫“反思”,那叫“问罪”!这个“我们”,当然不能随便说。随意讲“我们”,就是混淆是非、混淆功过、混淆敌我!动不动称“我们”,就混淆忠奸善恶了。

你可以把我这里所讲的左宗棠理解成共产党,把李鸿章理解为国民党反动派蒋汪之类。我相信,你也不觉得把李鸿章理解成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是一种不敬。因为,今天的李鸿章,经过多年的包装,至少在你们那儿,名声已经变好了。相反,左宗棠,虽然谈不上名声多坏——至少还没有来得及变坏,但是,肯定没有李鸿章的名气大。

鉴于李鸿章们的反动、卖国、洋奴、媚外、叛变,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深重灾难,如果非要给中华民族这个集体找个代表以便进行“反思”,那这个代表代表肯定不是李鸿章及其子孙,它们就没有资格代表中华民族反思!能代表中华民族反思的,只能是左宗棠们。当然,也不能把李鸿章、左宗棠都选为代表,组成一个混合代表团。所以,不能随意说“我们”!李不太白先生,你的“我们”用得太多了。

那么,李鸿章们是不是认识到了自己根本没有代表中华民族集体进行“反思”的资格呢?他们还真没有这个自知之明。相反,这帮人还非常喜欢动不动代表中华民族集体反思一翻。他们反思的结果就是解放战争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是内耗,没有任何价值,中国根本不应该打抗美援朝、不应该援越抗美、不应该“十年论战”、不应该得罪美国、不应该“闭关锁国”、不应该独立自主、不应该自力更生……总之土共自从成立到今天,没有做对过哪怕任何一件事;他们反思的结果是,中国应该“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大家庭”、“搭上世界经济末班车”、“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共产党未注册,不合法”……

总之,他们反思的结果,就是“承认我们不行”,“凡是和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我们就应该再当“三百年殖民地”,接受“普世价值”,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量中华之物力”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等等。甚至,经过他们的反思之后,中华民族成了无能、落后、愚昧、懒惰、内斗、残忍、独裁的代名词,这样的民族应该自我灭绝,以谢全世界,以免给世界添乱。

所以,在反思这次疫情的预警问题时,虽然打着“中华民族集体”这个名号,那我要问一下“李不太白”,你是李鸿章那个集体的,还是左宗棠这个集体的?

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那我就不知道你是代表李鸿章来给左宗棠“找碴”,还是代表左宗棠来向李鸿章“问罪”?

看来看去,以上两种你都不是,你是代表李鸿章来给左宗棠“问罪”。这事儿,我就不能不管了。

你扯到了文革。

讲的是反思这次疫情的预警,怎么又扯到了文革?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呀,究竟意指何方呢?为了文章的生存,这个话题,我不敢多说。

关于文革的反思,谁有资格?

革命的解释者,必须是革命的追随者。对于文革,只有文革的拥护者、追随者才有资格“反思”!文革的破坏者、反对者、抹黑者,是没有资格“反思”的。文革的反对者,或者文革所反对的人,来反思文革,那就如李鸿章反思左宗棠收复新疆,结论只能是:耗费巨量人力、财力、物力,又要派人防守,这是加重朝庭的负担。又如蒋介石反思共产党的抗美援朝战争:死了那么多人,打了个平手,却又是维护一个邻国独裁政权,当然是毫无价值。

“只有在灾难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才不枉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

讲这话时,作者李不太白先生似乎非常忧国忧民,颇有几分当年梁漱溟“九天九地”之说的味道。

不过,李不太白先生,你有点不厚道。你自己也说“灾难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可是,这次疫情正在肆虐,抗疫斗争远没有结束,也就是还没有等到“灾难之后”,你怎么就开始“反思”了呢?你不能多等几天吗?你一边说要等到“疫情结束之后”进行“根本性的反思”,可是话音未落,你就开始了“反思”,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呢?

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你此言有点让人听不懂。究竟,是谁付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代价?我这种人想当然地以为是普通老百姓。那么,必须提醒你,也不是所有人都付出了什么代价,更不是付出了“惊天动地”的代价。相反,还有人大发横财,疫情,对这些人来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商机。你敢说医疗资本没有大发横财?资本开办的医院直接关门拒诊,未为这次抗疫斗争提供一人一弹,他们付出什么代价了?一丝代价也没有付出。大发财的也不少。你敢说,双黄连生产商及预报此药有治疗效果科学家没有大发横财?医疗资本参股医院,没有大发横财?你敢说医疗资本没有为了自己发财而排斥中医中药、黑中医中药?

党和人民群众的确为这次疫情付出了“惊天动地”的代价!这个代价中,也包括资本控制的医疗机构,它们利用这次疫情对党和人民群众的趁火打劫!这个趁火打劫,毫无疑问,大大增加了党和人民群众付出的代价,既有生命代价,也有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代价。这个,你既然要“反思”,就不能忽略。

官僚主义是不是加重了党和人民群众的代价?也是!有些官僚,麻木不仁、贪生怕死、腐败无能,还有些官僚学者,为在国外发论文而置武汉人民生死于不顾。这些人,是不是也加重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这个代价?这个,也不能忽略。

公知的误导,是不是干扰了人民群众的抗疫斗争,是不是配合了美帝国主义妖魔化中国、把中国人称为“亚洲病夫”的论调?是不是也增加了党和人民群众的抗疫成本?增加了疫情造成的损失?这个,也不能忽略。

党组织领导人民群众,全国动员、人民战争,当然也需要成本,注意,是“成本”,不是“代价”!这不一样,性质不同。成本,是为了胜利,必须付出的。而“代价”呢?大约既包括必要的“成本”,又包括因为官僚的腐朽、资本的勒索、公知的误导而导致的无谓牺牲、资源浪费和过分开支。

但,不管是成本,还是无谓牺牲、资源浪费、过分开支,有一点是最重要最不可否认的,也是不包括在“反思”内容之中的,就是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党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发挥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全国动员,统一指挥,打人民战争,疫情控制住了,无数生命得到保障!生命是世上最可宝贵的东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屠图”,危机之际,救了那么多人,付出点成本,是应该的,谁都不会心疼这些付出。但是,那些因为资本、官僚导致的无谓的牺牲、浪费、过分开支,就不能不追一下。不过,这不属于“反思”,这属于严惩官僚主义、严惩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属于“问罪”!这个事,由党和人民群众来做,而且,已经开始做了,一些无能、腐朽的官僚,已经被撤换,就是证明。当然,这些还远远不够,还要追究资本势力的罪责。如果李不太白先生做这些方面的工作,我想全国人民也是非常欢迎的。不过,我敢断定,你拒绝做这样的工作。

又来了,不想提文革,你非要提。

1978年,是我们这个民族最近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反思,“反思我们为什么又一次落后世界那么远,反思我们为什么又陷于内耗,反思文革的灾难至今是如何形成的。”

这几句话,非常耐琢磨,非常值得深入分析。

第一句,“我们为什么又一次落后世界那么远”。1978年,我们真的“落后世界”很远吗?1978年时,从经济金融上看,中国已经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世界经济强国,有独立自主的先进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外国人说我们是世界第六大工业国,我们、有两弹一星,有核潜艇,有导弹,有青蒿素、人工结晶牛胰岛素,甚至快有大飞机了,甚至电子技术也走在世界前列,一大批重点尖端工程正在加紧研究。二战以后,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发展为一个强大的工业国,全世界第三世界国家中,唯独中国一家,没有第二家,是从废墟里站起来的;人民币还是世界贸易结算货币,比日元的地位还要高,比美元的地位更高,信用坚挺,物价平稳,几十年没涨价。中国电影、戏曲受全世界欢迎,长演不衰!两报一刊发篇文章,全世界都转载、都学习!外交上呢?恢复了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利益!1975年联大决议,侵朝美军不得使用联合国名义!连美帝国主义的总统都跑到我们这个与其没有建交的国家来访问!外交方面的成就,很差吗?“落后世界那么远”了吗?没有。安全领域呢?1978年,美帝国主义敢犯边吗?敢制造“银河号”、台海危机、炸馆、撞机、南海仲裁吗?不敢。怎么就“落后世界那么远”了?哪方面落后了?应该是全面走在全世界的前列吧。把“走在世界前列”,硬说成是“落后世界那么远”,这就是李鸿章对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反思,就是一种歪曲、抹黑、说谎!

第二句,“反思我们为什么又陷于内耗”。文章的看点在这句话里,因为这句话有个“又”字。这个“又”字,透露出很多信息,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作者李不太白先生的真实身份。

当年济南解放,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三绥靖区司令、山东省主席王耀武化装成农民逃跑,结果呢,他上厕所居然使用手纸,而且是美国进口手纸。这片手纸,暴露了王司令的身份,所以,被我华东军民活捉。你的这个“又”字,恰如王耀武的手纸。我老吴呢,又是华野出身。所以,由我抓住你,也属弘扬了共产党的革命传统。下面,分析你的这片“手纸”。

既然是“‘又’一次陷于内耗”,那么,上一次“陷于内耗”,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怎么回事?李不太白先生,你应该回答,不能回避。我想,你是不是指解放战争呢?你是说解放战争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是一次“内耗”,是不是?如果是这样,那么,你究竟是“姓蒋,还是姓汪”?你要么姓蒋,要么姓汪,不可能姓其他。推测起来,你应该姓蒋。

为什么说你不能姓其他呢?因为,在大陆,党内党外反对文革的人,比例虽然不高,但数量是相当多的,当然,赞同文革的人数量更多,比例更高。不过,即使是大陆反对文革的人,也不会说解放战争是“内耗”!除非是当年蒋先生埋伏下的特务及果粉。

不管你是姓蒋,还是姓汪,你都没有资格“反思”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所进行了这场史诗般的抗疫斗争!恰如李鸿章没有资格“反思”左宗棠收复新疆、蒋介石没有资格反思共产党抗美援朝一样,也恰如凯恩斯没有资格反思马克思一样。

解放战争,是打倒美帝国主义走狗、使得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摆脱殖民地、获得民族独立和解放的伟大战争,不是什么“内耗”!国民党反动派,不是我们自己人,它们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人民公敌”,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殖民中国的工具。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它们甚至极力要求加入到美军队伍里,帮助美军打中国人,也的确偷偷摸摸派出了些特务,能说它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己人吗?能说是“我们”吗?

文革内耗了吗?没有。文革期间,我们斗争的矛头是美帝国主义、苏联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我们打倒了帝国主义,迫使帝国主义的头子不得不来华拜年;我们打败了修正主义,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苏联也没有什么脾气。我们还顺手扫荡了封建主义,批判了孔老二。文革期间中国人民斗志昂扬、扬眉吐气!文革期间,中国人民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很多国家都跟我们的路子,也搞文革,美国人民的文革,搞得尤其有声有色,所以,连美帝国主义的头子也非常不敢不尊重我们。文革期间中国工业、农业、科技、国防,迅猛发展,国际地位迅速提高。文革期间中国人民的教育、医疗、文化事业达到人类空前的高峰,哪来的内耗?甚至中国的科研能力、水平及能力水平提高的速度,也备受世界瞩目。

我们从来没有内耗过,今天,中国人民反帝爱国的救亡运动,打倒美帝国主义走狗的斗争,也照样不是什么内耗。

一个“又”暴露了你的身份,一个“灾难”,又暴露了你的内应。你没有吸取王耀武的教训,你太不小心了。

第三句,“反思文革的灾难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既然文革期间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教科文卫事业上都取得了丰硕的成就,那么,文革是中国人民的幸运,文革怎么就成了灾难了?如果说非要说文革是灾难,那也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灾难!是阶级敌人的灾难,是“小小环球,几个苍蝇碰壁”,所以呢,才“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这三句话,多么像是蒋介石先生对文革的“反思”呀!

2020年03月01日(未完)

 

红色武器选用:

转基因幕后藏了什么玄机?

五十年前中国氢弹的早操

建军节公布答案:毛主席为什么总能以弱胜强?

向八一建军节献礼:完整版如此震撼不得不看!

毛泽东竟是这样“闭关锁国”

“毛泽东”三个字真是无可替代!

他们为什么要拼命丑化朝鲜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