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张宏良:我们有解决老百姓冤枉的程序吗

  看到那些五毛党总是说什么老百姓遇到冤枉应该按程序解决,而不应该越级上访,更不应该越轨请愿,就让人感动十分愤怒。说这些话的人自己优哉游哉,根本就不知道底层老百姓的苦处,根本就不知道遭受冤屈老百姓那种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的难处。说什么要按照程序伸冤,请问我们有解决老百姓冤枉的程序吗?

  这些老百姓之所以会越级越轨的的关键,恰恰是找不到这样的程序,我们的地方官僚和老板根本就没有给老百姓留下一条活路。社会矛盾,哪个国家历朝历代都有,关键是我们采用什么方法来解决矛盾?毛泽东时代出了问题,老百姓感到冤枉,可以直接找领导,可以贴大字报;再不行,还可以到当地政府上访,也不需要身份证,随便登个记就可以进去。可是现在老百姓有了冤枉怎么办?贴大字报是违法违宪;找领导有保安档着,并且到家里找是扰乱他人生活的违法活动,到单位找更是扰乱生产的违法犯罪;上访是打击对象……请问,作为含冤百姓来讲,他有没有哪怕是一条可以选择的活路?

  莫说是一般老百姓申冤走投无路,就是我们这些大学老师在学校里要想找校长反映情况,都必须要经过保安的批准,如果保安不允许就不能踏进办公楼半步,你除了上吊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强闯是违法犯罪,不仅当场会遭到保安强制,事后还有可能被送到派出所去。请问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哪个学校的老师见校长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会这么困难重重?连老师见校长都如此困难重重,风险巨大,可见一般的老百姓找官员申诉该有多么困难!

  结果老百姓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默默地含冤死去;要么就形成社会事件,引起大家注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未来他人的公平。可是无论选择哪条路,老百姓都是白死。因为老百姓自我了断,没有人知晓,做恶者该吃吃,该喝喝,该怎么作恶还怎么作恶;而如果造成热点事件,那就发动舆论进行讨伐,死了还要背一个蓄意报复社会的罪名,甚至是恐怖分子的罪名。就连一些典型的左翼微信群,都会对那些以死抗争的冤死者进行批判,可见一般舆论会对这些冤死者讨伐到何等程度。这就是当今中国罪恶泛滥的社会基础。

  所以,我们只有调整社会的制度安排,给遭受冤屈的老百姓留出一条能够审冤叫屈的活路,才能避免那些宁死抗争的受害者最终走上报复社会的道路。为什么新中国没有报复社会的受害者,只有美国等西方国家才会有报复社会的受害者(中国的报复社会也是近40年来从西方引进的)?其根本原因就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成了一整套对作恶者的保护制度,把社会完全变成了冤无头债无主的社会,所以才把那些绝望的受害者,最终逼上了报复社会的道理,这与中国古代社会逼上梁山,完全是同一个道理。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0

  2020年7月31日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