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林爱玥:方不择路 方不圆急了,她急了!

 

  9月19日,共青团中央发了个标题为“2019-2020年最受青少年关注的网络十大辟谣案例发布”的视频,其中第八个辟谣案例为“新冠疫情期间,武汉某殡葬馆‘满地无主手机’”,并配音“疫情期间,网上流传一张堆满手机的图片,并配文称‘殡葬馆扔的满地的无主手机,而它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事实上,照片是网络上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

  就是这么一个视频,就是这么一段语音,被方不圆扣上了“在辟谣中造谣”的大帽子。常识告诉我们,遇事别急着下判断,因此,共青团中央到底有没有“在辟谣中造谣”,至少应该先捋一捋。这才是实事求是的精神。

  敢问方不圆,“照片是网络上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造谣了吗?没有吧,你自己不是一直说那张图片是网友配图并且配图的网友已经向你道歉了吗?还有,配图的网友给图片配文“殡葬馆扔的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造谣了吗?没有吧,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如果不是配上你“日记”中的这段惊悚的文字,一张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会有人感兴趣?既然都没有造谣,那你的“在辟谣中造谣”的结论从何而来?

640.webp.jpg

  恕我直言,其实方不圆根本没必要把一肚子邪火发到共青团中央那,只要方不圆肯拿出那张“医生朋友”发给她的照片,毫无疑问,对方不圆来说,形势将一片大好。首先,所有针对方不圆的质疑都将瞬间烟消云散,至少再不会有人拿“满地无主手机”的照片说事;其次,曾因照片质疑过方不圆的“极左”“网络流氓”将排着队向方不圆道歉;再次,照片加上惊悚的文字势必大幅刺激“日记”的销量;还有,方不圆不是一直嚷嚷着“追责”吗,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追责”材料?可见,公开照片对方不圆来说绝对是件稳赚不赔的买卖,因此,赶紧拿出来吧,赶紧的啊!

  遗憾的是,在这么多好处面前,方不圆依然不为所动并拒绝公开照片,反而选择将“医生朋友”推出来当挡箭牌,表示对方“并没有同意我披露这张照片”以及“我因人之嘱,不便将它公开而已”。试问,这些弱的不能再弱的借口,如何能取信于人?既然不能取信于人,那就别怪别人想东想西了。

640.webp-(1).jpg

  常识告诉我们,那所谓的“医生朋友”十之八九是幌子,更大的可能性是压根就没有那张所谓的“满地的无主手机”的照片,抑或,照片确实有但程度上有没有达到“满地”的程度。这点从方不圆后来在《关于手机照片》中将“满地无主手机”偷偷修改成“一些手机”亦可以看出端倪,虽然两者说法大同小异,但“一些”和“满地”却是完全两个量级上的概念,三五个手机或许就完全可以称为“一些”,但绝不能称为“满地”。这其中微妙的区别,一辈子和文字打交道的方不圆不可能不清楚吧。

  方不圆说“我的日记从来没有配过照片。那张二手手机市场的照片,出自网络上他人之手,由此引发的轩然大波是别有用心者对我构陷”,这段话算是对网传的“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的辟谣吧。敢问方不圆,这段话的意思与共青团中央所说的“疫情期间,网上流传一张堆满手机的图片,并配文称‘殡葬馆扔的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事实上,照片是网络上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有本质的区别吗?既然都是辟谣,合着你自己辟谣可以,共青团中央好心好意帮你再澄清一下就成了“在辟谣中造谣”了?你说那图片是别人对你的“构陷”,怎么就不想想,或许那图片只是别人拿着你的文字来借题发挥呢?话说,如果不是你那段惊悚的文字,一张人畜无害的“回收旧手机的广告旧图”何德何能能引起“轩然大波”?

  事实证明,共青团中央的好意确实被方不圆完全辜负了。有网友调侃“来来来,把团中央记录在案呗”后,方不圆霸气回应道:“有什么不可以吗?你跪惯了,都不知道有人一直站着?”

640.webp-(1).jpg

  非但如此,方不圆还表示“如果他们明事理懂常识,实事求是,尊重法律,并能认识到官方微博出面的造谣对个人所带去的伤害,以及他们的行为做派在无数青年中的影响力,他们当然应该道歉,至少删除或修改视频吧?毕竟这是违法行为不是?”

640.webp-(3).jpg

  谢天谢地,方不圆还知道“明事理懂常识,实事求是,尊重法律”。敢问方不圆,抗疫期间你用“日记”给外国递刀子,把疫情期间武汉人民乃至中国人民的伤痛当成递给外国的投名状,这算明事理?抗疫基本胜利后,你说“没有胜利,而是结束”,这算懂常识?更别提“日记”中的“满地无主手机”,这算实事求是?至于尊重法律,别的不说,明德先生扒皮大别墅要是真如你所说造谣了,你和他“法庭上见”就是了,你非法公开人家的个人信息干嘛,这就是你所说的“尊重法律”?就这还指望共青团中央“道歉”,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言为心声,方不圆的回应一次比一次慌乱,一次比一次口不择言,语无伦次是内心慌乱的真实写照,这说明方不圆急了,她急了,就像有网友说的那样,她已经“方不择路”了。

  脚底下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就算再急也赖不到别人身上。现在只能奉劝方不圆“回头是岸”了,借用方不圆自己的话,如果她明事理懂常识,实事求是,尊重法律,并能认识到“日记”中的谣言对国家所带去的伤害,以及她的行为做派在无数青年中的影响力,她当然应该道歉,至少删除或修改“日记”吧?毕竟这是违法行为不是?

  要方不圆道歉显然是件不太可能的事,要方不圆删除或修改“日记”就更无可能,因此,说到底,这只不过是我们一个善良的愿望罢了。事到如今,方不圆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只要看看某些西方国家直到现在依然拿“日记”大做文章,借“日记”大肆攻击中国抗疫的努力和成绩,就该知道“日记”对方不圆来说不仅是一个跨不过去的坎,还是一个洗不掉的污点。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由于某些西方国家认定“日记”“工作没有效率,没有达到掀起中国风浪的目标”,方不圆在那些国家眼里的利用价值已经大打折扣,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弃子。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吧。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