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吴铭:就《古田军号》对罗老师讲几句话

  共产党的历史,人民解放军的历史,新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毛泽东的历史。毛泽东的历史,其实,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史,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史,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一部毛泽东传,基本上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传记,也是人民军队的传记。毛泽东,是这个党、这支军队、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灵魂。在毛泽东生前,是;在毛主席去世后,也是。只不过,1976年9月9日前的历史,是围绕着要不要按照毛泽东领导来展开;而此后的党史军史国史,是围绕着要不要毛泽东思想展开,如此而已。党、军、国、民、族,想撇开毛泽东而独立撰写自己的历史,那只能是个笑话;想在否定毛泽东的基础上写历史,那只能是疯话。主席生前,这么做是笑话;主席身后,想这么做,也还是个笑话。

  

   这个说法,我本人也是深思熟虑的。

 

  现在,就有那么一帮人,总想在否定毛主席、撇开毛主席至少也是要“三七开”的前提下,写出一部中国共产党史、军史、国史,写自己老爹、老妈的革命史,我想,你们在搞行为艺术。

  罗援老师把古田会议说成是毛泽东和朱德两个人矛盾斗争的结果,我想也是可以的。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毛泽东、朱德两位伟人,当时分别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建党路线、建军路线、革命路线。我理解,毛主席的路线是要建立革命根据地,建立人民政权;党领导下的红军,不光是“打仗”,还要“筹款子、做群众工作”。打仗者,军事也;筹款子者,经济也;做群众工作,政治也。就是说,红军,要做政治、经济和军事工作,还要做宣传、教育、医疗、妇女、青年、婚姻等文化方面和人民生活方面工作。朱老总,几乎没有这个意思,他还是纯粹军事路线,没有意识到红军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方面的重大任务,而且,这方面的功能,至少和打仗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只能说,朱老总,此时,还是个军人甚至是旧军人,还没有完成从旧军人到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政治家的蜕变。

  我本人把党史、军史、国史,简略地概括为四个会议、四个关系、四个阶段:古田会议解决了毛泽东和朱德之间的矛盾;遵义会议解决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之间的矛盾;延安整风解决了毛泽东和王明的矛盾;文革解决了毛泽东和刘邓之间的矛盾。每次重大会议,都促使一批无产阶级革命者,向革命家转变,当然,也有一些人在这个斗争中落伍,甚至是退出历史。

  毛泽东和张国焘之间的矛盾,为什么不算进去呢?不算,因为,张国焘是个叛徒,是个投机主义者。他和毛泽东之间的矛盾,其实,层次非常低,无非是个小军阀和伟大领袖间的矛盾,如果不是张国焘误导着那么多红四方面军将士,这个矛盾,甚至不值得一提。这样的矛盾,其实在此前的党史军史上,已经发生过好多次,比如陈浩叛逃事件。再说,这个矛盾,随着张国焘的叛变,自然就解决了。所以,尽管张毛之间的矛盾对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中国革命的危害极大,险些葬送中国革命。但,却不能和毛朱、毛周、毛王、毛刘矛盾相比。

  我党我军历史上,英雄辈出,但,所有的英雄,都围绕着毛泽东而展开其历史活动。没有毛泽东,所有这些英雄,均无用武之地。抬周、抬朱甚至抬高其他任何人,来压低毛主席,冲淡毛主席对我党我军我国的灵魂作用,都是徒劳的。毛主席生前如此,特别是毛主席身后,更是如此!万万注意这一点。

  罗援老师说古田会议是为解决毛朱之间的矛盾而举行的,也可以这么说。需要强调的是,所谓的毛朱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个人矛盾,不是因为什么性格原因造成的。如果认为是两个之间的矛盾,是性格原因造成的,那就是“陈毅主义”了。毛朱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关于中国革命道路的认识的矛盾,是政治路线上的矛盾,是关于红军的建军指导思想的矛盾,是红军的性质、宗旨、作风、任务上的矛盾。历史已经证明,毛主席是正确的,尽管即使古田会议之后,特别是今天,毛主席的正确路线也没有为全党所充分认识和真正接受,更谈不上很好地执行。

  

  在毛朱之争中,罗援老师显然非常强调毛主席的性格原因,即所谓“霸道”(注意,从性格层面看,霸道和王道似不能并列。),居然能从那时毛朱之争中找出文革期间毛主席的“失误”的根源。看来,罗援老师还真是陈毅主义没有清理干净。

  罗援老师说到朱毛之间的矛盾从柏露会上就开始了,朱毛之间关于井冈山守与不守之间的争论,朱正确而毛不正确,其实是金一南的书看得太多了,对于基本的历史史实也不了解了,让人笑话,真的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老实说,我非常敬爱军事科学院,我不希望军科的研究员也向金一南学习,万万不要学国防大学的学风、文风、作风。金一南的书,总爱在关键的地方胡说。我记得金一南写长征的书中。曾经讲张国焘和毛泽东是我党最有领袖气质的两个人物。什么叫“领袖气质”?这样的名词,很不严谨,最好不要用。张国焘,都叛逃这么多年了,他有什么“领袖气质”?在国民党内当个中将特务,能体现出什么样的“领袖气质”?我希望军科的老师、老朋友注意用批评的眼光看,我盼望军科能多出现如李际钧同志那样的研究人员。我真的不希望军事科学院也出金一南那样的专家名人,那只能意味着堕落!作为一个军事科研机构,太“国防大学”了,不好。

  ******

  

  这段时间,我先后看了《最美的青春》《特赦1959》,还有昨天开始播出的《伟大的转折》,感觉,我们党的文艺水平,在思想上,已经接近上世纪80年代初革命文艺的水平。需要指出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文艺,是革命文艺走“下坡路”的时代,是70年代革命文艺的回光返照。今天的革命文艺则不同,因为革命文艺长期受到打击、压制和故意的歪曲抹黑,作品少之又少,社会传播也不广泛,未能成为主流。近期的这几部好作品,虽然思想性、艺术性和上世纪80年代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和上世纪70年代差距更大,但是,要看到,这时的革命文艺在走上坡路,当然是艰难的。作品有些思想上、艺术上的问题,不要紧;甚至,这些作品在传播过程中受到资本势力的封锁,观众不理会,也不要紧,这是革命文艺上升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这需要我们一方面真正按照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创作出革命文艺精品,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把革命文艺的创作、推广,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交给资本、市场,党和人民要亲自掌握创作队伍和传播渠道,打破国内外反动资本势力的封堵,打好对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文化的反击战。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