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40)

        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纪念日,红色文化网站《橘子洲头》正式上线。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1927年缔造的,经过“三湾改编”后,建立各级士兵委员会,实行民主制度,在政治上官兵平等,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铸就了人民军队的灵魂——永远听从党的指挥。从此毛主席创建的人民军队开始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
        《橘子洲头》红色文化网站,是致力于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社会主义制度,宣传共产主义理想,歌颂祖国,歌颂人民,歌颂伟大的人民军队,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文化窗口,用毛主席诗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鞭策我们,力求为红色文化宣传多做一些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有益于社会的工作。在当前世界局势纷纭乱象的形势下,中国人民正承受着国内外资本势力的压榨和盗抢,并被国内外反动势力用各种文化毒品忽悠和迷惑,《橘子洲头》网站将与全国各地的爱国同胞和红色战友一起坚守中国人民自己的意识形态阵地。
        橘子洲头网址:http://www.juzizhoutou.net/
        在《橘子洲头》正式上线之际正逢美国借“贸易战”之名,对中国人民进行敲诈和抢劫,中国人民唯有重新拿起毛泽东思想这个战无不胜的武器,才能打败敌人,赢得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我们安排连载王树增将军著写的长篇历史纪实作品《抗美援朝》(书原名为《朝鲜战争》,但是熟知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抗美援朝才能体现中国人民志愿军保家卫国的正义,抗击美国强盗侵略的正义!故选用《抗美援朝》这个标题。)与大家一同回放中国人民志愿军把美国为首的17国联军从鸭绿江边赶到38线以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英雄史篇,学习志愿军战士惊天地泣鬼神的献身精神,为今天的中国社会找回民族自信的不朽精神!
        下面我们来看朝鲜战争的纪实: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1)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7-31/3104.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4)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05/3563.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5)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06/3574.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6)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07/3580.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7)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23/3679.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8)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24/3702.html
    长篇历史纪实作品连载:抗美援朝(39)http://www.juzizhoutou.net/fengjing/wenyi/2019-09-26/3717.html

 

王树增:抗美援朝(连载40

 

第七章 谁能在战争中取胜

 

范弗里特将军:欢迎共军进攻!

 

  联合国军前沿无线电监听记录:

  监听时间:3月30日。

  地点:洪川北205高地。

  来源:中国军队汉语电话。

  内容:今天的伙食有无困难?

  联合国军在北进的同时一直在探察中国军队可能发动大规模反击作战的迹象。

  就在第四次战役中国军队向北撤退的时候,唯独彭德怀的指挥部在一路向南推进。现在,彭德怀的指挥部几乎位于接敌的前沿,敌机不断地在头顶飞过,可以清晰地听到前沿阻击战斗的炮声。

  春天来了,尽管战场上的春天来得是那样地迟缓,但斑驳的野花和细嫩的野草已铺满遍布着弹坑的山峦,灌木枝头上挂满鹅黄色的初叶,山谷中吹来的风也变得温和起来。

  1951年4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党委第五次扩大会议在朝鲜金化东北几公里处的一个叫上甘岭的地方召开。

  这是一个巨大的废弃金矿矿洞。数十个炮弹箱垒成的会议桌摆在矿洞的中央。参加会议的除了志愿军指挥机关的首脑之外,还有先期入朝的志愿军九个军的军政主官,以及刚刚入朝的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副政委杜义德,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等领导。北朝鲜方面的人民军领导列席会议。

  中国人民志愿军所有的高级军事指挥员都集中在这个矿洞里了。

  这些指挥员有一些彭德怀并不熟悉,但是,高级军事指挥员们没有一个不认识彭德怀的。彭德怀看着壮大了不少的指挥员的队伍,打趣地说:“美帝国主义纠集了十五国的军队组成了联合国军,我看咱们也可以说是个‘联军’,来自祖国的各个地区,咱们一个兵团管辖的地区,就比他们一个国家大得多!”

  彭德怀的心情随着国内补充部队的到来有了好转。在两个月以来的艰苦阻击和焦急的盼望中,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的六个军终于到达前线了,加上原来参战的九个军,以及炮兵、铁道兵、后勤部队和技术兵种,此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总兵力已经达到70多万人。

  只要有了人,什么都好办。

  在对人的能力的认识上,杜鲁门不如在亚洲生活了14年的麦克阿瑟了解中国人。华盛顿的那些高级幕僚们所认为的“中国人可能也认为现在是战争停下来的时机”的判断完全是主观臆测。中国人不但不会认为战争应该停下来,而且正在准备一次自朝鲜战争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战役。即使在中国军队被动撤退的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打一个更大规模的战役,消灭更多的敌人的梦想仍萦绕在毛泽东和彭德怀的心中。

  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中国人顽强展现其特有的民族性格。没有较量到最后决不停止,而且永远也不会认输。美国人在远东的朝鲜半岛上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明白了这一点。

  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首先总结了第四次战役的得失。

  第四次战役,历时87天,中国军队边打阻击边撤退,一直撤退到现在的三八线以北,在运动防御中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志愿军官兵用血肉之躯顽强地迟滞了美军在空前规模的现代化杀伤武器的掩护下的进攻,令美军的北进攻击平均每天付出几百人的代价才能前进1.3公里。但是,中国军队在第四次战役中的教训也是很多的,简单地说就是:一、朝鲜战争是一个艰苦的长期的战争,“速胜”的思想是可怕而有害的;二、在美军的现代化装备面前,中国军队固守防御是困难的,必须进行积极的运动防御。

  认识到这两点,足以说明中国军方在战争中头脑的清醒。

  且不说中国军队在保障士兵基本生存与战斗所需物资上的困难,仅仅从部队的机动性能上看,其机动手段与美军相差甚远。进攻中,中国军队的攻击手段一成不变,在运动防御中为避免出现战线崩溃就必须保持相当纵深的阵地配置,而不能随意撤守。由此,美军依靠机械化的速度所达成的突击便会令中国军队陷入被动,这种现实对于中国军队来讲是一个深刻的矛盾,因为即使是在认识到之后,中国军队依旧没有总结出切实可行的应对方法。于是,这导致了中国军队在思想上根本忽视了这种状况,而在未来的战争进程中依旧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对第五次战役的讨论开始了。

  当面联合国军的前线兵力为14个师、3个旅,再加上3个南朝鲜师,共近30万人。至于敌人到达三八线后是否继续大规模北进,尽管中国方面收到了美国方面发出的某种和谈的信号,但是毛泽东和彭德怀根据多年对敌斗争经验所得出的对敌人本质的判断是根深蒂固的,那就是立地成佛的敌人是没有的。但是,目前的战场态势也许会出现三种情况:如果联合国军继续大规模北进,对中国军队正在准备的反击作战最有利,如果联合国军继续大规模北进,对中国军队正在准备的反击作战最为有利,因为联合国军一旦向北深入,其战线状况便于中国军队利用其间隙穿插分割。如果联合国军缓进而主力停止,那么对中国军队的目前有利,因为中国军队完全有能力阻击北进的小规模之敌,以便再争取一段战役的准备时间。如果联合国军就此不再北进了,这反而不好,因为美军一旦决心停下来并且形成坚固的防御线,中国军队要想反击,就等于打的不是运动歼敌而是对美军阵地的攻坚,这是最没有胜利把握的一种交战态势。

  可是,李奇微始终没有放松对中国军队可能反击的警惕,他采用的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北进政策。部队推进的速度不快,但却十分坚决,并且战线平推,不留间隙,即使越过了三八线依旧还是如此。这反而让彭德怀举棋难定了。反击作战肯定要打,但什么时候打是最佳战机,怎么打,这些问题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军事首脑之间形成了激烈的争论。

  副司令员洪学智坚决不同意立即进行大的战役,他主张把联合国军再往北放,一直放到战机形成时,也就是中国方面完全准备好了以后,再打。洪学智的理由是:如果现在就打,敌人一缩,不容易达到毛主席所要求的“成建制地消灭敌人”的目的。而把联合国军放进来,中国军队可以采取拦腰截断的战术,解决问题会顺利一些。况且现在新参战的部队刚入朝,没有立即投入大规模战役的思想准备。

  彭德怀打断了洪学智的话:“我们不能再退了,把敌人放进铁原、金化以北,坏处很多。铁原是平原,是很大的开阔地,敌人坦克冲进来,对付起来很困难。另外,敌人进来,我们在物开里附近储藏的很多物资和粮食怎么办?不行,不能把敌人放进来,还得在铁原、金化以南打!”

  副司令员邓华也倾向于洪学智的意见:“洪副司令的意见有道理,应该把敌人放进来打。目前,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刚入朝,第九兵团也刚刚往前开进,地形都不熟悉,行动十分仓促。把敌人放进来,一是我们准备得充分一些,可以以逸待劳,二是可以把地形摸清楚。”

  洪学智表示:“至于物开里的物资和粮食,我保证两天之内把它向北搬完!”

  彭德怀却严肃地质问:“这个仗你们到底想不想打了?”

  彭德怀按照自己的意见起草了给毛泽东的电报,电告了志愿军关于第五次战役的想法。

  当天,洪学智又单独向彭德怀提出自己的建议:“彭老总,当参谋的,有三次建议权,我已经向你提过两次了,我现在再向你提一次,最后由你决定。”

  洪学智最大的担心是:如果不能在战役一开始就分割包围住敌人,中国军队向前打,美军就向后退,中国士兵的两条腿是追不上美军的汽车轮子的。追远了,部队供应不上,可能还会出现第四次战役后期的状况。

  彭德怀没有做声。

  彭德怀主张立即作战的重要原因,他当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那就是担心美军于朝鲜半岛的东西两侧实施登陆作战。

  志愿军参谋长解方提供的两个情报已引起彭德怀深深的忧虑。一是李奇微到东线视察后,美海军加强了对元山、新浦、清津诸港口的炮击和封锁,并且对沿海岛屿进行了频繁的侦察;二是美军本周从其本土调了两个师到达日本,准备增援朝鲜战场,南朝鲜也至少有三万人在日本的美军基地加紧训练。另外还有消息说,蒋介石的三万名士兵已经运抵济州岛。一切迹象表明,美军很可能在策划一次大规模的登陆作战,地点很可能是东海岸的通川、元山。在正面联合国军大举北进的时候,如果美军同时在朝鲜半岛的东西海岸进行大规模的登陆作战,那么,中国军队的供应线将被完全切断,腹背受敌的中国军队面临的局面将是灾难性的。

  驻亚洲地区的美军是以两栖登陆作战能力而闻名的。

  机动能力很差的中国军队经受不住类似仁川登陆一样的两栖作战的夹击,尤其是在没有准备的时候。

  彭德怀自担任朝鲜战场的统帅时起,就一直对此抱有极大的警惕。要抢在美军可能发动登陆作战的前边,在战线正面向其施加压力,以粉碎美军的企图,消除中国军队侧后的威胁。这就是彭德怀坚持立即开始新的战役的原因。

  彭德怀在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我军反攻时机,以现在为最好,因敌很疲劳,伤亡还未补充,部队不甚充实,且后备部队尚未来到,但现时我军尚未集结完毕。如敌进展较快,则决于四月二十日左右发起反击战役;如敌进展缓慢,则拟于五月上旬开始;若再推迟,待敌登陆和增援到来后再打,可能增加我军之困难………..敌人这次兵力比较靠拢,战斗纵深大。因此,我必须实行战役分割和战斗分割相结合,必须从金化至加平线劈开一个缺口,将敌人东西割裂,然后各个包围歼灭之。”

  彭德怀要求立即抓紧时间进行政治动员和战术教育,组织第一批参战部队的干部向新参战的部队介绍作战经验,并向新参战部队派出顾问,立即开展战役侦察和战术侦察。同时,对后勤工作的要求是:加强囤集粮弹物资,保证参加这次战役的每个战士能自带五天的干粮,后勤分部同时准备可供部队五天的干粮随部队前进。要克服三八线一带150公里无粮区的困难,不允许战士挨饿的情况发生,如果一两天断粮,再好的作战计划也没有用。卫生部门做好四至五万伤员的收容治疗准备。工兵部队立即开始修筑熙川经德岘里、宁远、孟山到阳德的公路,准备一旦敌人从侧后登陆,中国军队的西线交通被切断时,作为主要运输线。

  十日二十四时,彭德怀将第五次战役的具体设想和部署电告毛泽东:我作战企图,拟从金化至加平线,利用这一大山区劈开一个缺口,将敌东西割裂,然后用九兵团和十九兵团对西线敌人进行战役两翼迂回,三兵团正面进攻,以各个分割歼灭敌人,力求在三八线北歼灭敌人几个师,得手后再向纵深发展……..攻击时间,如敌进展快,我拟于四月二十日左右开始,各兵团于四月十五日可集结完毕,时间较仓促些;如敌进展不快时,待五月上旬出击,准备即较充分些,我空军和装甲部队亦有可能部分参战,战果亦可能大些。

  周恩来提醒说,这次战役无论兵力的投放、战线的宽度,还是预想的战果,比起前四次战役都要大得多。而前四次战役的结果证明,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一个整师,甚至是一个团,都难以达成歼灭的目标。那么这次战役预定“歼灭敌人几个师”恐怕客观上难以做到……

  但是,毛泽东批准了彭德怀的作战预案。

  四月十三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完全同意你的预定部署,望依情况坚决执行之。

  中国军队第五次战役发起的时间最后确定为:1951年4月22日。

  所有参加志愿军第五次党委扩大会的军事指挥员都明确了自己的任务。尤其是刚刚入朝并即将在开始的战役中担任主力的第三兵团、第十九兵团的军事指挥员更是格外兴奋,他们真诚地向第一批参战部队请教跟美国军队打仗的经验,兴致勃勃地听着那些激动人心的战斗故事,追根寻源地探究着每一个战例,并邀请第一批参战部队派出精干的干部到自己的部队当战斗顾问。这些指挥员都是抱着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在朝鲜战场上立大功的决心离开会场的。

  没有人知道已与美军进行了四次殊死拼杀而不再参加第五次战役的第三十八、第四十二军的指挥员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前沿的炮声越来越近,美军的前锋部队已经距离上甘岭仅有十几公里了。会议一结束,参谋人员就要求彭德怀立即转移。彭德怀不愿意走,但是参谋人员说,机关已经转移了,这里实际上就剩下司令和副司令几个主要领导了,连电台都搬上卡车了,如果再延迟,北撤的唯一公路要是被敌人封锁,情况就危急了。

  彭德怀不得不上了吉普车。

  吉普车上的彭德怀背向前线的方向而去。自他率领中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以来,他的指挥部一路向南前进:大榆洞、君子里,然后南下到这个上甘岭。而现在,他的指挥部开始向北去了。

  彭德怀新指挥部的地点是伊川北面的空寺洞,依旧是一个废弃的金矿矿洞。

  转移是趁黑夜进行的。为了安全,志愿军总部的首长分批转移。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彭德怀难得地开了个玩笑。

  即使是中国军队最高指挥机关的转移也是险象环生。洪学智在彭德怀转移的第二天乘吉普车上路,没走多远,原以为夜晚不会来的美军飞机便朝他们俯冲下来。吉普车在躲避轰炸时开进了沟里,幸亏人没有受伤,但洪学智和两个警卫员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把吉普车从沟里弄上来,最后还是路过的卡车把吉普车拉了上来。刚把车弄上来,一辆因为防空而没敢开灯的汽车在黑暗中冲了过来,把一个警卫员撞倒了,伤势很重。在洪学智的命令下,那辆汽车负责把这个警卫员送往医院。吉普车继续走了大约一个小时,遇到空袭,紧接着又被迎面开来的一辆大卡车撞上了,吉普车被撞扁,洪学智的双腿受伤。卡车上的第四十军的财务科长,发现被撞的竟是洪副司令,吓坏了,赶快下车,洪学智让他们赶紧离开。美国制造的吉普车被撞成那个样子,居然还能开,在天快亮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洪学智终于到了那个叫空寺洞的地方。

  空寺洞洞中滴水,实在是太潮湿,而且过于昏暗,彭德怀不愿意住。山下有几间房子没有被炸,于是彭德怀就住在房子里。一天早上五点,美军的飞机突然飞临上空,洪学智和邓华钻入了防空洞,但是看见彭德怀住的房子被火箭弹击中了。飞机飞走以后,洪学智跑过去,彭德怀住的房子已彻底烧毁,幸亏彭德怀被警卫人员迅速拉进了一个小小的防空洞没有受伤,但是堵在防空洞口的草袋足足中了70多发飞机机枪子弹。

  从那以后,彭德怀住进了潮湿阴暗的矿洞里。为了他的工作,工兵在洞口外为他挖了个小洞,美军飞机没有来的时候,他可以到有亮光的洞口去挂地图,但是,美军的飞机几乎天天来。

  就在第五次战役准备进行到紧张阶段的时候,传来了三登仓库被美军飞机轰炸的消息。

  彭德怀大怒。

  三登位于平壤以东、成川以南,是铁路线上的一个隐蔽的小车站,是志愿军后勤部储藏作战物资的一个主要卸车点和转运点,它担负着供应第三十九、第十二。第十五、第六十六、第六十三军的任务。从2月初到4月上旬,这里一共卸下粮食、服装、食品等物资700多车皮,除大部分被转运走之外,至今还存放着170多车皮的物资。

  美军发现了这个目标,出动飞机向三登进行了长达10个小时的轰炸,结果有90节车皮的军用物资被炸毁,损失生、熟粮食260万斤,豆油33万斤,服装43.8万套,还有其他大量的物资。

  在战役即将开始的时候三登被炸,彭德怀痛心之极:“暴露目标和直接责任人要军法处置!”同时,在给军委的一封电报中,彭德怀说:“请立即派得力干部组织检查团,彻底追究原因和责任,严格执行纪律,教育全体人员。否则,朝鲜战争将要遭到严重损害。”

  三登被炸,暴露了中国军队运输和防空力量的落后---------大量的物资因为缺乏运输手段无法及时疏散,而如此重要的物资转运站竟然没有高射炮兵的保卫。

  不久,彭德怀又听到一个令他发火的消息:第六十军来电报说他们没有粮食了,士兵用衣服和毛巾与当地的朝鲜人换鸡和酸菜吃。彭德怀对负责后勤工作的洪学智说了几句很不高兴的话,然后派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前去调查,结果第六十军还有三天的粮食,来电报的意思是看能不能再给一点。

  彭德怀给洪学智送去一个梨,说是闹了误会,给洪副司令“赔个梨(理)”。

  洪学智说:“这梨我可不敢吃!老总是怕部队饿肚子,这种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够我们学一辈子的!”

  第五次战役按照彭德怀的计划,一天天接近了发动的时刻。

  这时,回到中国国内作报告的志愿军英雄代表成为最受欢迎的人,官兵们所到之处都是鲜花和掌声。老人们把这些不惧死亡的年轻人看做是自己的亲儿女,拉着他们的手老泪纵横。孩子们最喜欢的人就是志愿军叔叔,因为他们会讲打美国鬼子的战斗故事。学生们让他们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签名,邀请他们跳舞联欢。要求参加志愿军的年轻人愿意立即跟随他们上前线。成千上万封信飞往朝鲜前线的战壕。写信的人从三岁的儿童到古稀老者,其中最多的是中学生和大学生。年轻的女学生措辞优美动人甚至表达了热烈的爱情,令战壕中的志愿军士兵激动不已。由于一位中国作家将第三十八军的一支部队在松骨峰阻击美军的事迹写了一篇名为《谁是最可爱的人》的通讯,于是志愿军官兵有了一个全中国都使用的代名词:最可爱的人。

  这就是新中国。物质的贫乏丝毫没有使这个国家的人民感到信心的挫伤,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这就是中国军队为什么能在武器装备与对手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英勇作战,前赴后继,至今令他们的敌人感到震撼和畏惧的原因。

  李奇微接替麦克阿瑟之后,他选择的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是范弗里特。

  詹姆斯.A.范弗里特,接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官之前,正在美国国内负责训练新兵。美军中有人说他是个“乱世英雄”,有人说他是个“偏激的旧式军人”。他是从士兵成长起来的将军,如果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他顶多只能升到中校,是战争给了他光明的前程,幸运之神是在最残酷的战斗中降临在他头上的。诺曼底登陆时,他是美军第二十九师中的一名团长。第二十九师登上奥哈马海岸,战斗进行得很不顺利,五天以后全师还在海岸边没有进展,德军的反击令部队出现巨大伤亡。眼看这个局部的登陆就要失败的时候,视察前线的艾森豪威尔和布莱德雷决定把第二十九师现任师长撤了,让范弗里特团长代理师长,于是,“全师就像苏醒了一样,前进了”。不久,范弗里特正式成为师长,接着被提升为军长。二战后他在希腊呆了一段时间,专门对付希腊的共产党游击队。

  范弗里特不关心政治,因此被认为缺乏优秀将领关照全局的能力,有人说把第八集团军交给他指挥有点不让人放心。李奇微却不这么认为,他说他了解范弗里特:“这是个擅长战斗并且追求完美的军人,即使一个小规模的战斗,他也要获得全胜。”

  4月14日,接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官的范弗里特很为自己应该干些什么或者说马上就要干的是什么而伤了一阵脑筋。中国军队反击作战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只是不知道中国军队将在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开始。但是,是否就此停下来建立防御阵地等待中国军队的攻击?范弗里特认为:即使建立防御阵地,中国军队也要攻击。在这种情况下,建立防御阵地不但起不到坚固的防御作用,在士兵的心理上反而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所以,只有按照李奇微的方针,北进,坚决地北进,打到哪儿算哪儿,说不定美军的持续进攻会破坏中国军队的反击计划。

  范弗里特下达了一个北进计划,目标是“怀俄明线”。这是一条曲线,目的是再次把第八集团军凹凸的战线拉平。

  因此,在中国军队积极准备大规模反击的时候,联合国军还在北进。

  21日,中国军队发起攻击的前一天,战场上双方的态势是:

  美第一军指挥的第三、第二十五师以及南朝鲜第一师位于汉山以东地区,其先头部队南朝鲜第一师的年青团已经到达开城和石柱院里地区。美第三师十五团是预备队,位于议政府。

  美第九军指挥的美第二十四师、陆战一师以及南朝鲜第六师,位于芝浦里至大利里一线。英军第二十九旅为预备队,位于加平。

  美第十军指挥的美第二、第七师、荷兰营和法国营以及南朝鲜第五师,位于九万里至元通里一线。

  南朝鲜第三军团指挥的南朝鲜第三师位于元通里至寒溪岭一线。预备队是南朝鲜第七师,位于县里、美山里地区。

  南朝鲜第一军团指挥的首都师、第十一师在杆城一带防御。

  第八集团军的总预备队是美骑兵第一师、空降一八七团和南朝鲜第二师,分别位于春川、水原、原州。

  中国军队发动的第五次战役的预定计划是:以三个兵团共12个军(含北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在西线实施主要突击,以分割汉江以西的敌人为目的。第三兵团为中央突击集团,从正面实施突击。第九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分别为左右突击兵团,从两翼进行战役迂回。首先力图歼灭南朝鲜第一师、英军第二十九旅、美第三师、土耳其旅和南朝鲜第五师共五个师(旅)。然后,再集中兵力歼灭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师。北朝鲜人民军积极钳制敌人,相机歼敌。

  中央突击集团的第三兵团指挥第十二、第十五、第六十军,配属炮兵两个团、反坦克炮兵一个团,自三串里至新光洞15公里的正面实施突破,首先歼灭美第三师和土耳其旅,而后向哨城里、钟悬山地区实施突击,与第九兵团、第十九兵团会歼位于永平、抱川地区的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师。

  右翼突击集团的第十九兵团指挥第六十三、第六十四、第六十五军,配属炮兵一个团,在扫清临津江以西之敌后,在德岘里至无等里的31公里的正面突破临津江,首先歼灭英军二十九旅,而后向东豆川、抱川方向实施突击,协同会歼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师。第六十四军渡江后,迅速向议政府方向实施战役迂回,切断敌人退路,阻敌增援。得手后向汉城发展,相机占领汉城。

  左翼突击集团的第九兵团指挥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二十七、第三十九、第四十军,配保炮兵六个营和反坦克炮兵一个团,以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二十七三个军在古南山至伏主山27公里的正面突破,首先歼灭美第二十四师、南朝鲜第六师一部,而后协同第九兵团、第十九兵团歼灭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师。第四十军在上实乃里至下万山洞一线六公里的正面实施突破,向加平方向突击,切断春川至加平的公路,割裂东西线美军的联系,并以一部前出至华川、春川间,断敌退路,配合第三十九军歼敌。第三十九军以一部兵力于华川以北钳制敌人,主力向原川里、章本里方向实施突击,钳制美陆战一师、骑兵第一师,使之不得西援,保证战役主要突击方向的左翼安全。

  从第五次战役的计划上看,其投入兵力之多,攻击正面之宽,预定突击距离之远,设想歼敌规模之大,都是中国军队参加朝鲜战争以来之最。这是一次空前规模的战役,决心坚定而远大,预想接近完美,歼敌目标是联合国军的五个整师!

  第五次战役最后的结局最终使毛泽东和彭德怀认识到,在朝鲜的战争与国内战争因其对手不同而根本不同。在朝鲜战场上,在敌人海、陆、空现代化装备的立体作战的优势面前,中国军队过分乐观地估计了自己地面兵力的优势和敌人缺乏近战夜战的能力,致使战争在开始之时便不具备完成预想目标的条件。客观地说,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国军队还不具备对美军进行大规模(五个整师)歼灭战的实力。尤其是美军已经掌握了中国军队由于种种限制而出现的某种暂时无法克服的弱点。于是,中国军队宏伟的作战计划就不仅是想象错误的事了,它还致使中国军队在战场上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可惜的是,认识到这个错误,是在付出了血的代价之后而不是之前。

  4月19日,志愿军总部向全军发出政治动员令,动员令中有这样的话语:第五次战役就要开始了!大量的歼灭敌入几个师的光荣任务,已经落在同志们的肩上了!这次战役的意义十分重大,因为它是我军取得主动权与否的关键,是朝鲜战争时间缩短或拖长的关键。我们要力争战争时间缩短,因为它是符合中朝人民利益的。我们要力争这个仗打胜,因为它有胜利的条件。向敌出击了!为中朝人民立功的时机已到!我们的战斗口号是:全体动员起来,发扬艰苦奋斗、克服困难的精神,争取每战必胜!保持革命光荣传统!

  就在中国军队发第五次战役的前一天,日本《朝日新闻》登出了一条醒目的大字标题:范弗里特将军:欢迎共军进攻!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