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纪念魏巍:长篇小说《东方》(连载)(17)

 

    

魏巍

第三部     

 

第五章   待月儿圆时()

 

每逢吃饭,常常是志愿军首长们议事的时候。但是今天吃早饭,彭总一直心事重重,沉默无语,而且匆匆喝了两小碗稀粥就回去了。

自从那天晚上他同参谋长研究军情以来.又是一周过去了。其间诱敌部队虽然进行了局部反击,迷惑了敌人,但敌人仅前进了几公里,就又止步观望。彭总心里也不禁忧烦起来。几位副司令员知道他的心事,也不怪他。

彭总一走,人们就活跃了。首先是那位第一副司令员秦鹏。他大约半个月没有刮胡子,在那张赤红的脸膛上,黑乎乎的络腮胡子,已经斐然可观。他一向爱同女同志和年轻战士开玩笑。这里没有女同志,那几个警卫员就成了他开玩笑的主要对象。

“小鬼,我提个意见行不行呵?”他对值班警卫员说。

“首长对伙食有意见,你就多指示吧!”警卫员含着笑说。

“什么手掌脚掌!”他把头一摆,“我是说,往后开饭.能不能早通知我一声?”

“怎么,先通知你一声?

“对,先通知我,我先吃个半饱,不然司令员吃得快,我们吃得慢,显得我们都是大肚儿汉了。”

因为他同警卫员玩笑惯了,警卫员也开玩笑说:

“你本来吃得就不少嘛!

大家笑起来。

第二副司令员滕云汉,是南方人中典型的小个子。他黑而瘦,两眼炯炯发光。他看了秦鹏一眼,也开玩笑说:

“刚才,司令员在这里,你怎么不提意见哪!

那个高个子一说话就笑的冯副司令,像忽地想起了什么,笑眯眯地问:

“咱们军队里都传说,你是天不怕地不怕,在毛主席家里也很随便,就是有点怕彭总,这话可是真的?

秦鹏仰起下巴颏哈哈一笑:

“也不能说是怕。只能说,在别人面前,我都放得开,就是到了他那儿.我就有点拘住了!

“那是为什么呢?”其余的人也都有兴趣地问。

“说起来,也是从吃饭上起的。”他边吃边说,“我总觉得他是个怪人,又是个苦命人。打了一辈子的仗,苦差使都是他,享受的事从不沾边儿。红军时候,别人到下面去,都是加一个菜,他下去就没有了。不是不给他.是一加菜他就骂人,谁愿讨这个没趣!抗战开始那一两年,还不算困难,他同国民党一个将军谈判回来,经过我那个地区。那地方出鳜鱼,我就想招待招待他。可是,我不敢哟,我想起他那怪脾气,就不免顾虑重重。而不招待呢,又确实于心不忍。于是,我还真是从他的随行人员那里作了一点调查研究,并且再三说明只是一点鳜鱼而已。等到吃饭时候,先上了一大盘鳜鱼,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仿佛颇为高兴的样子,我这心就放下来了。心想,老总到外面跑了一趟,可能见了世面,也开通了。谁晓得第二道菜——一 一 只清炖鸡刚端上来,还没有放稳,他那脸色就起了变化,从春天冷古丁一下变成了秋天。大家刚才还是欢声笑语,这时候气氛一下变了。我那心就嗵嗵地打起鼓来。彭总也像在极力克制着,没有立刻说出什么。但沉默了一两分钟,他还是说出来了:‘秦鹏,你不是说请我吃鳜鱼吗?’我知道,这是一个信号,说明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管理员也傻了眼,神色慌乱,不知所措。他站在我对面,一个劲给我使眼色,意思是下面还有两个莱,究竟还上不上呢?我心里七上八下。一面想,算了,算了,别给自己找麻烦了;一面又想,我那苦命的副总司令!多么可怜!他享受过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他当团长后的第一道命令,讲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件是军官不许拿鞭子,不许打骂士兵;第二件就是取消连排长的小伙房,同士兵一起吃饭。平江起义以后,他对自己就约束得更严格了。论功劳是功勋盖世,论享受是两袖清风!一身破军衣,再加一双破草鞋!说实话,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将军!想到这儿,我就下了决心:上!豁出来挨批吧!我就向管理员悄悄地把头一摆,那道鳜鱼丸子就冒着热气端上来了。果然,不出所料,彭总的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疙瘩,两个嘴角也搭拉下来,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们是向延安看齐呢,还是向西安看齐?’我连忙赔笑说:‘彭副总司令,这也是鳜鱼,不过做成丸子罢了。’彭总听也不听,为了给我一点面子,不致于把我弄得太难堪,勉强扒了两口饭,把碗一推,就下席去了。……”

“好厉害家伙!”冯副司令笑眯眯地说。

“嘿,在这一类事情上,他对我还算是客气的哩。”秦鹏颇为得意地说,“不过,从此以后,我在他面前也就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有什么办法,我天生是一匹野马,他天生是个拿笼头的,我见他自然也就有点……”

人们又笑起来,那个警卫员也笑眯眯的,仿佛说,谁不让你戴上笼头呢!人们刚要离开饭桌,防空号就响起来,接着传来敌机沉重的隆隆声。参谋长夏文向门外探头一看,说:

“快出来吧,阵势好大哟!

几个人全走出来,站在一棵大核桃树下抬头观望。只见大队的流星型喷气式敌机,一编着整整齐齐的队形向北飞行。过去一批,又是一批,像是没完没了的样子。

“看起来.敌人的攻势要开始了!”秦鹏望了望众人说。

“恐怕已经开始了。”滕云汉闪动着一双小而明亮的眼睛。

说着,从南方飞来一架大型座机,显出一副慢悠悠的不慌不忙的样子.上下左右都有战斗机护卫着,向北飞来。由于早晨高空的寒气,喷气式战斗机划过一道道白烟,这些白烟把那架大型座机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大家惊奇地注视着这架座机,它向北飞了一程,就回过头兜起圈子来。接着,飞机上放出一阵广播喇叭声,一个粗嗄的男低音在说着什么。那声音时高时低,飘忽不定,一时听不清楚

“你听,用英语广播呢。”秦鹏说,一面又招呼参谋长,“老夏,你注意听听吧,这里都是土包子,就你还学过几天洋文,我学过几句早就忘光了。”

“我也不行。”夏文谦虚地笑了一笑,一面支起耳朵谛听着。

说话间,飞机又从南面转过来,飞得近了,声音也更清楚了一些。

“是麦克阿瑟这老家伙在广播。”夏文扫了大家一眼。

“什么,是他?”人们惊奇地问。

夏文挥挥手,叫大家不要说话,又继续谛听着。

直到飞机远远地飞到东面,夏文才转过身来,为大家翻译:

“麦克阿瑟说,这个战争本来在感恩节就可以结束。后来由于不明国籍的军队的出现,使形势复杂化了。但是他认为,在联合国军面前,并没有什么不可克服的障碍。从本日起发动的攻势,是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也就是说,这场战争将在圣诞节之前结束,他的士兵们就可以回到家里和家人一起过圣诞节了。……”

“哈哈,到底还是来了。”秦鹏笑着说,“那就请他们到天堂过圣诞节吧!

正说话间,山那边嗵嗵几声巨响,接着有四架敌机,一架跟着一架窜过来,飞得很低。秦鹏机警地用眼一扫,然后对参谋长说:

“恐怕要对我们打主意了。你快点去把彭总请出来吧!

“我上次就没有完成任务……”夏文有点儿为难地说。

冯副司令微微一笑,说:

“我去。”

“好,好,”秦鹏说,“你是他的棋友,你去合适。”

所谓“合适”者,一来他是彭总亲密的棋友,两人于楚河汉界之间,厮杀与和谈交织,笑语共棋子齐飞,自然颇不拘谨;一来这位副司令肚子大,脾气好,平时与别人笑骂中应付自如,无论别人开多大玩笑,也从不气恼。有了这两条,执行这个特殊任务,自然最合适不过的了。

这冯慧个子高,步子大,一面仰着脸观望低飞的敌机,一面快步上了山坡。等他穿过那几棵古松,踏进那座木屋时,看见彭总站在地图下,手里拿着他那个象牙包边的放大镜,正凝思默想地看地图呢。桌案上电报稿纸铺得平平的,墨盒已经打开,一支七紫二羊毫的毛笔,也脱去笔帽,搁在墨盒沿上,就像他刚刚离开桌案。林青和小张正立在门口愁眉苦脸,彷徨无主。冯慧一看这里还若无其事,就急了,忙说:

“彭老总,敌人的攻势开始了,今天飞机很多,你知道吗?”

“知道了。”彭总显出一脸轻松的神色,说,“总箅把他们盼来了。”

冯慧见彭总不动声色,仍然拿着放大镜看地图,就扫了林青和小张一眼,假意训斥说:

“飞机快下蛋了,你们也不着急,对首长的安全怎么这样不负责呀!快,搀司令员到洞里去!

冯慧又是说又是挤眉弄眼。林青和小张心里明白,正迟迟疑疑地动手去搀彭总,彭总已经走到桌案前坐下来。他放下放大镜.慢吞吞地拿起那管毛笔,说:

“去去,你们先走,我写个电报马上就来。”

冯慧一听外面满山满谷都震荡着隆隆的飞机声,不容再迟疑了;就笑眯眯地走上前去,夺过了毛笔,盖上了墨盒,一并交给了小张,说:

“司令员,你还是到洞里写吧!

“冯麻子!你这是干什么?”彭总瞪着冯慧。

“我这是配合你防空嘛!”冯慧嘻嘻一笑。

“你太不沉着!

“对对,我太不沉着。”

“你这是怕死!

“对对,不光我怕死,我还怕你死哩!

冯慧嬉皮笑脸,不容分说就把彭总的膀子架起来;林青也趁势上来搀着;一齐拥出了木屋。

这时.第一架敌机已经开始俯冲扫射。等到彭总几个人走到松树下时,第二架敌机又俯冲下来。冯慧一看不好,连忙把彭总摁在地上。“咕咕咕”一阵机关炮.打得前后左右都是烟尘,松枝纷纷落地。冯慧看看彭总没事,就喊了一声:“快跑!”连忙搀起彭总跑进防空洞去了。

大家刚定了定神,小张在后面一手拿着电报纸、铜墨盒,一手提着暖瓶,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彭总见他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了,就说:

“小鬼,怎么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了?”

“谁知道为什么!”小张噘着嘴,满脸不高兴地说,“你刚离开屋子,你那行军床就让机关炮穿了四个大洞;我看着那几个大洞,越想越后怕,腿都软了。以后再这样我就调动工作。”

“你看连警卫员也提意见了不是!”冯慧笑着说,“还说我怕死哩,要不是我采取果断措施,恐怕咱俩就下不成棋了。”

彭总双手抚在胸前,笑着说:

“感谢马克思在天之灵!

说过,又拍了拍小张的肩膀说:

“小鬼,我就向你道个歉吧!

小张这才笑了。

这时,洞外急火火地跑来一个年轻参谋,站在洞口说:

“彭司令员,参谋长让我向您报告:毛岸英和高参谋没有跑出来!

“为什么不出来呀?”彭总着急地问。

“他们正在作战室值班,一步也没有离开。”

彭总默然,知道这两个年轻人,为了忠于职守,在铁与火的瀑布中,仍镇定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去,快把他们救出来!”彭总说。

“已经去人了。”

彭总的脸绷得像铁板似的。林青挤过来,望了望彭总:

“还是我去一趟吧!

“好,快,你去一趟!”彭总把手一挥。

林青略停了停,乘一架敌机刚刚过去,就窜出了洞口,向山坡下跑去。彭总站在洞口,向村中一望,只见几架敌机正此伏彼起,得意洋洋地进行轰炸扫射。其中一架敌机向下俯冲投弹时,没有声响,却立刻腾起一大片火光,随着滚滚的浓烟蔓延开来。附近一片喊声:“投汽油弹了!投汽油弹了!”接着敌机又投下不少汽油弹,火光愈来愈大,黑烟也愈来愈浓,整个村子烟尘弥漫,浓烈的汽油味已经飘到洞口。小张几次劝彭总到里面去,彭总仿佛没有听见的样子,只呆呆地望着村中的烟火一动不动。

半小时后,林青从烟雾中跑回来,浑身上下都是灰尘泥土。他站在洞口外拍了拍帽子,喘着气低声说:

“他俩都不行了!

“还能抢救吗?”彭总急迫地问。

“不,已经烧得不像样子。”

“尸体还有吗?

“不要问了。”

林青说到这里,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手表,抖抖索索地递给彭总,说:

“这是毛岸英的,我从地上捡起来了。”

彭总接在手里,面色顿时变得苍白。他垂下眼睛,望着这块已经破旧的罗马牌手表,久久不动。他不禁想起中南海的那个月冷风寒之夜,这个年轻人追着他要求出国的情志,是多么诚挚,多么动人。而且事后才知道.他那时还正处在新婚未久的甜蜜之中。出国以后,尽管艰苦不同一般,他还颇有一点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就在前几天的晚上,他还热情地提出自己的建议。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年轻人呵!可是出国刚刚一个月,他就为这个伟大的斗争献出了生命,怎不令人难过!何况他还是中国人民领袖的爱子呢!彭总想到这里,觉得热泪将要涌出,就急忙背过脸去,向洞子的暗影里走了几步。

“将来回国,把表交给他的妻子吧。”彭总把表交给了林青。

敌机已去,几个小时后,在一个僻静的小山坡下,举行了两位烈士的简单的安葬仪式。彭总到场,在墓前脱帽致礼,默立甚久。其他志愿军首长也都来了。在他们走到山坡下时,参谋长夏文问道:

“这件事,要向毛主席报告吗?

彭总沉吟半晌,未曾回答。几位副司令员纷纷建议,此事可暂时不报主席。理由是朝鲜战争爆发以来,主席焦心苦虑,每日休息甚少,听说已经瘦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听到此不幸消息,精神上将会受到很大打击。不如以后情况缓和时再说。

彭总一时无语,在那个小山洼里往返走了好几趟,才站下来:

“不,还是要告诉他。他是个伟大的政治家,不会受不住的。……他把孩子送到这里,自然会有精神准备。”

既然彭总说了,大家也就不再坚持。夏文又问:

“高参谋呢,通知他家里吗?

彭总又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那就先不要说,因为他的妻子再过三个月就要生孩子,听了这消息,年轻人怎么受得了哟!

大家点头称是。彭总又补充说:

“打听一下,最近有谁回国,可买几件小孩儿衣服,给她捎去。……”

下午。彭总在作战室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当前作战问题。第二次战役的方案早已作过研究,现在又根据新的情况加以调整。战役的中心环节,是将进攻之敌诱到预定战场以后,在西线左翼首先歼灭几个伪军师取得突破,然后以大力实施迂回,切断西线美军退路,加以歼灭。在迂回的兵力上,原定是两个军,毛主席来电认为不够,提出要三个军。彭总和其他将领都认为这是一个异常卓越的意见,但是由于后勤保障有问题,如左翼再增加一个军,存在着很大困难。大家决定再次向上请示。会议临近结束时.又研究了成立西线前线指挥所的问题,副司令员滕云汉提出愿担负此项任务。彭总深知他实战经验极为丰富,常常能使危急的战线趋于稳定,也就欣然同意。

晚饭后,滕云汉准备乘车登程。彭总和其他几位首长一面散步,一面送行。他们来到公路边,一辆插着伪装的吉普车正整装待发。

滕云汉行动敏捷,快步走到车旁,回过身来说:

“彭总,你还有什么指示吗?”

“什么指示哟!”彭总微微一笑,“本来是我的差使,都让你抢了!

滕云汉一笑,登车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淡淡的月色中,大家回转身来,猛一抬头,一轮饱饱满满的黄铜色的圆月已从山岗上涌起,犹如巨大的车轮一般。秦鹏不禁失声叫道:

“好圆的月亮呵!”

彭总停住脚步,默默地望着那轮圆月,自言自语地说:

“等到这一天,好不容易呵!

 

第六章   大炮与手榴弹

 

当敌人正向前推进的时候,完全没有料到,隐蔽得很好的我军,突然发起了强大而猛烈的反击。这一反击,首先是我西线集团的左翼第三军和第五军开始的。当面的敌人是伪军第七师和第八师支持不住,连夜向德川、宁远方向后退。但是被毛泽东军事思想所武装的中国部队,是不会以击溃敌人为满足的,他们一方面从正面紧紧地抓住敌人,一方面迅速地大胆地从侧翼迂回包围。

郭祥所在的第十三师,正向德川、宁远之间急进,准备迅速插到德川以南,完成对伪七师的包围。

但是,在部队将要到达大同江边的时候,敌人的侦察部队提前发觉了我军的行动。时间不长,敌人便把浓密的炮火转移过来,封锁了我军前进的道路。邓军和周仆所率领的前卫团,便被阻止住了。

那炮声像滚雷一般,“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响得简直不分个儿。邓军和周仆登高一望,见山口外火光闪闪,把山谷照得通红,像砌起了一道火墙一般。为了避免无益伤亡,指令部队停止前进。但是等了好长时间,炮火仍然没有间歇。看来,敌人是用许多门炮组成了交互射击。邓军和周仆怕这样等下去延误时间,影响全军行动,就命令前卫营的孙亮,利用敌人炮火的短小间隙,猛突过去。

时间不长,孙亮就派人报告,说一个排还没有突过去就伤亡了一半。

邓军和周仆焦虑不安,看看表,已经过半夜了。师里两次派人来催,说决不能影响全军的行动。邓军猛然站起来说:“老周,我到前面看看。”

“怎么,你要带部队去冲?”周仆问。

“过不去,我就不信!

说着邓军要走,周仆拦住他,说:

“你先等等。你能听出炮弹的出口声有多远么?

“多不过十多里路。”

“那就好。”周仆说.“看咱们能不能找到他的位置。”

说着,他邀邓军一起爬上山去。作战参谋和小玲子跟在后面。

到了山顶,周仆和邓军站定脚步,向前方凝神观察。这里弥漫的硝烟已经不能遮住他们的视线。凭着明亮的月色,望见两三道错错落落的山岭外,是一道宽阔的大川,升腾着白茫茫的雾气。就在正前方那一带雾气里,一片火光,一明一暗,就同打闪一般。周仆用手一指:

“你瞧,就在那里……就是看不出是在江南是在江北。”

“在江对岸的可能性较大。”邓军寻思着说。

“我看,先把这些鬼家伙干掉!”周仆瞧着他的伙伴,“可以派一支小部队,向东绕十几里路偷渡过江,然后插到他们的后面。……老伙计,你看行不行呵?

邓军沉思了一会儿,把手一挥:

“行!就这么办。”

“你看叫谁去呀?

“叫三连去。我看嘎子还灵活一点。”

决心一定,他们立刻下山。

“老伙计!”邓军在路上说,“你这家伙,脑袋里还真有些点子。”

“你们听,团长表扬我罗。”周仆笑了一笑,接着说,“确实,我总在想,我们在政治上是处于绝对优势,可是在装备上却处于劣势。敌人正好相反。这就是敌我双方的基本情况。这样我就考虑:以劣势装备怎样来战胜优势装备呢?这单面的规律就需要找一找。……”

“嗯,你把你考虑的结果讲讲。”

“咳,现在还只是一种想法。”周仆笑了一笑,“不过我觉得,我们既然拥有政治上的绝对优势,就应该把这个优势充分发挥出来。用我们的长处来弥补我们的短处,来抵消敌人的长处。我们在战术上也需要多从这方面着眼。”

邓军和周仆下得山来,立时派参谋把任务传达给一营。郭祥接到任务,真是高兴万分,用他的话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差使”,“团部这一次还表现得慷慨大方”。这里到东南江边,完全是高山大岭,没有正经道路,他们就凭着北极星,在山腰里摸索前进。

他们爬过一座高山,沿着狭窄的小沟走了很长时间,还没走到江边。正在焦急时,听到花正芳说:

“连长,你听,这不是水声吗?

郭祥仔细谛听,山那边好像起了大风似的。急忙登上山头,往下一望,几乎惊喜得叫了起来。偏南一轮圆月照着江水,白茫茫一片,像一条白色巨蟒,蜷曲在山谷里。敌人的炮兵阵地,就在江对岸偏西十数里处,那里不断腾起一片红色的火光和一阵阵炮弹的出口声。那闪光一时把江水照得通红,随着又暗淡下去,变成白色,好像这条巨蟒不断变换着颜色似的。看来敌人正聚精会神地用炮火拦阻我正面部队的前进,而对于这支小部队的到来并未察觉。郭祥喜不自胜,即刻带领部队下山,来到江岸。

部队伏卧在冰冷的沙滩上,静等着渡江的号令。但郭祥却不动声色,一时望望敌人的炮兵阵地,一时抬起头望望月亮,仿佛并不着急的样子。跟在他旁边的花正芳,不免心中纳闷:“怎么这时候连长还有心赏月呀?”就忍不住说:

“连长,快过去吧!

郭祥没有理他,仍旧抬头望着那轮明月。花正芳又说:

“可干万别把时间误了。”

“稍等一等。”郭祥用肩膀碰了碰他,并且顺手指了指月亮旁边的一大块黑云,那块黑云正向着月亮飞驰。花正芳才会心地笑了。果然几分钟工夫,那轮明月已被黑云遮住,地上昏蒙一片。郭祥陡然立起身来,把手一挥,压低嗓音说:

“快,过江!

说着,抢先跳进冰冷的江水里。随着战士们的脚步,江边的薄冰发出一片碎裂的响声。

到了中流,江水已经齐了人们的腰部。激流卷起的波浪,溅到人们的脖子里,棉裤成了千斤重的水袋,坠得迈不开脚步。冰冷的江水就像刀割一般。但是战士们高高地举着枪支,互相搀扶着,顽强地向对岸前进。郭祥不断地压低嗓音喊着:“把步子放稳一点!”“不要掉队!”“小钢炮!把小罗搀起来!”“快到江边啦!”他的语声,有力地驱散着寒冷,鼓舞着人们。

过了江,郭祥立即指挥部队向敌人炮兵阵地的后侧斜插过去。没有走出多远,在呼啸的北风里,棉裤就冻得硬邦邦的,打不过弯来。郭祥往地下猛然一蹲,噼噼啪啪,碎裂的冰块立时落了一地,战士们也都学着他们连长的样子,走一阵,就往下蹲一蹲。不一时,就从侧后接近了敌人。

这时,在炮火的闪光里,清清楚楚看见敌人的牵引车,在公路上摆了一大溜,前面是大炮,约有十五六门。眼看离敌人一二百米了,敌人还没有辨清他们是谁,仍然一个劲儿地向我正面部队发射。多么有利的战机!如果来一个突然开火该有多好。可是人们这时才发现,枪栓已经冻得拉不动了,手榴弹盖子也拧不开了。“怎么办哪?”“班长,怎么办哪?”人们纷纷悄声地问。这时候,敌人已经发觉了他们,好几挺机枪一齐横扫过来。调皮骡子大声喊道:

“嚷什么!还不快往枪栓上尿尿!

一句话提醒了人们。这办法果然很灵,枪栓拉开了,手榴弹盖也拧开了。郭祥扬起驳壳枪朝前“啪啪”地打了三枪,接着高声喊道:“同志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呵!”人们跟着郭祥呐喊着,一顿手榴弹盖过去,敌人的炮兵阵地顿时烟雾弥漫。还没有拉开枪栓的战士,就挺着结着冰花的刺刀冲了上去,也有人抓起石头猛投过去,砸得大炮的钢板叮当乱响。敌人的炮兵那见过这个阵势,吓得扔下炮弹乱钻乱跑。警戒炮阵地的步兵,还企图抵抗,也都被战士们用刺刀、枪托打翻在地。不到几分钟的功夫,敌人的炮兵和他们的十五六门大炮,已经做了俘虏了。

郭祥心中高兴,坐在大炮上,像一位威严的将军一样在那儿发号施令,指挥战士们看管俘虏,清查缴获。时间不大,我正面部队就突破了敌人的阵地,压了过来。团长、政委也随后赶到,他们显得特别高兴。周仆笑眯眯地,用慰问的口气说:

“同志们,今天够冷了吧?

“不冷!!!”大家愉快地说。

“不冷?”周仆笑着说,“刚才过江,连我的马都叫冰水扎得一蹦一蹦的,差点儿把我翻到江里…”

“可是人不是马呀!

战士们豪迈地笑着。郭祥也笑嘻嘻地说:

“首长,这次我算尝到了甜头儿,找到了窍门儿。”

“什么窍门儿?”邓军问。

“以后,我希望上级专门组织小部队摸敌人的炮兵。这些笨家伙,只要摸到它跟前,还不如咱们的手榴弹顶事哩!

邓军含笑点头。接着命令郭祥立即整理部队,向德川以南的公路猛进。

后续部队也都赶上来了。拂晓以前,在德川西南的一带高地上,完成了对李伪军第七师的包围。使郭祥感到遗憾的是,他们这个连没有参加最后的围歼,只不过是在远远的一带山林里担任警戒罢了。

天已经亮了,这时大家才发现,棉衣外结着白花花的一层薄冰,像是冰甲似的,上面还疙疙瘩瘩粘着许多沙子和石子儿。战上们抽出刺刀往下刮着。嗖嗖的西北风一阵阵吹来.这时候人们才觉得彻骨的寒冷。

“冰棍儿!冰棍儿!大同江的冰棍儿!”小钢炮在地上蹦跳着,笑谑地喊。

调皮骡子见他背上还粘着两三颗鸭蛋大的鹅卵石,就笑他说:“我看,你去卖冰糖葫芦去吧!

人们笑起来。

“调皮骡子这回可表现得不错!”小钢炮说,“一泡尿就把问题解决了!

“赶评功的时候,我提议给他记上一功!”小罗也凑热闹说。

“这算什么?”调皮骡子把脖子一扭,老味十足地说,“革命战士嘛!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嘛!

人们又笑起来。

刚刚过午,就传来了胜利消息:友邻第三军已将包围在宁远城的李伪军第八师全部消灭。下午,太阳偏西时候,这里战场上的枪炮声,也突然激烈起来。看样子我军已经发动了总攻。人们站在山头上远望着,突然看见敌人阵地上,有一个像大蜻蜓似的黑东西,慢慢地离开地面,愈升愈高。

“看,那是什么?

“直升机!

人们纷纷嚷吵着。说话间,那架直升机像醉汉一般地飞过来,郭祥刚要组织对空射击,直升机已经噗噗啦啦地向南飞过去了。半个小时以后,传来了消息:被包围的伪七师,除一小股溃散外,已被全部歼灭,还抓了七个美国顾问。只有伪七师师长灵活,抛下他的部队和美国顾问,抢上了那架直升机。郭祥直抓脑瓜子,觉得刚才没有打掉它,可惜得很。

郭祥接到命令:立刻到苍鹰岭以南的大山里去搜剿一股溃散的敌人。

(未完待续)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