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丁玲的“左”、赵丹的“遗言”与“儿童文学作家”的淫邪

 

丁玲的“左”、赵丹的“遗言”与“儿童文学作家”的淫邪

最近读了《丁玲传》(李向东、王增如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

丁玲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革命作家。这位背叛地主阶级出身而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共产主义革命的知识分子,不仅创作了《莎菲女士的日记》、《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等影响巨大的小说,而且在革命文艺的普及和理论指导方面卓有成就。

这么一位革命作家,却主要由于党内宣传部门负责人的宗派主义作风,再加上某些具体文艺政策的失误,从西元1955年起一直被批判为文艺界“右”的代表人物。谁承想,她晚年复出后,竟又被当年批判她“右”的那帮人指责为“左”而遭到明的或暗的打击。

西元1980年代开始,“解放思想”甚嚣尘上,反映在文艺领域,是描写新中国“黑暗”的“伤痕文学”大行其道,宣扬文艺作品应该“远离政治”,膜拜推崇西方“文艺”,否定革命文学,在表现手法上鼓吹“不需要主题、不需要人物、不需要典型、不需要时代感”,只要表现“自我”,等等之类。

丁玲反对这种文艺思潮。她针对当时“伤痕文学”大红大紫的状况指出:

【“一个大的运动,一个大革命的进程中,总会有某些人吃了一点苦头,某些人沾了一点便宜”,“把这些作为革命,特别是革命前进中的不可避免的现象去看,就没有什么愤愤不平,就没有什么可以埋怨的了”。】

她写过一篇讲述自己在“北大荒”劳动经历的《“牛棚”小品》,也可归于“伤痕文学”之类,但她却说:

【“我自己今后走的道路不是《“牛棚”小品》,我只是偶一为之。”“我的经历可以使人哭哭啼啼,但我不哭哭啼啼。这样的作品可以偶然写一篇,但不想多写。”“我觉得过多地去'揭露'那些'伤痕',既不合当前形势,也不是人们所想的。”“要批评社会的缺点,但要给人以希望”,“应该把世界写得更有希望一些”。】

她强调作家的政治立场和作品的思想倾向,重视作品的社会效果。她说:

【“作家是政治化了的人。”】

她认为:

【“对于青年作者既要爱护培养,还要正确引导,不能无原则吹捧,不能迎合一部分青年的错误思想倾向和低级情趣。”“我们应该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扫除邪气,整顿文坛,争取创作和文艺活动的新的繁荣。”】

她指出:“我们要有创作自由,但也要有责任心。”“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彻底的完全的自由,所谓创作自由”,是在“作家的责任心”以内的自由。

西元1983年10月,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邓小平在会上讲话指出:

【“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精神污染的实质是散布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腐朽没落的思想,散布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和对于共产党领导的不信任情绪,精神污染危害很大,足以祸国殃民。”】

对此,丁玲和臧克家、欧阳山、艾青等老革命作家在《人民日报》发表讲话支持清除精神污染,但不久后,由于党内外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阻挠“清污”,“突然世风转向”,这四位老作家被扣上“左”的帽子,被污称“四条棍子”。其中针对丁玲,一时“窃窃私语,谣言满天飞”,“暗暗封锁破坏”,把她妖魔化,甚至说她自杀了。

丁玲的文艺观,既符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是许多人的共同心声,但在当时某种政治环境下,却被斥为“不合时宜”的“左”的言论,遭到明里暗里的嘲笑、打击。

当时畅行无阻的,是另一位文艺工作者赵丹的“遗言”。

赵丹是个著名电影演员,据说在西元1980年10月,他临终前留下了“如果党管文艺管得太具体,文艺就没有希望”的“遗言”,一时被大肆传播。

应该说,赵丹的“遗言”,其本意主要是针对过去在文艺领域中行政干涉太多的问题,自有其一定的正面意义,但不能不说,同时也存在一个演员眼界狭隘而造成的片面和肤浅。他的这个“遗言”,被有心的势力利用来鼓吹文艺“远离政治”和无限制的“创作自由”,这显然是赵丹自己所始料不及的。

现在看来,后来的文艺政策果然是“管”得不“具体”了,或者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离开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文艺道路。那么,三四十年来文艺界情况如何呢?是不是达到了赵丹所谓应该有的“文艺希望”呢?

应该说,三四十年来的文艺界存在着“希望”,但同时不能不说,错误思潮横行、金钱至上、庸俗亢奋、正气受压的问题也十分严重。这些,显然不会是赵丹所怀有的“希望”吧。

有些方面,不但谈不上“希望”,甚至可以称为是罪恶。最近有正直人士在网上揭露,某位挂着“大学教授”、“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之类头衔的“儿童文学作家”,他撰写或“推荐”的、由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青铜葵花》、《狼王梦》、《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中,竟然多有父亲恋女、动物色情和美化自杀的绘声绘色的情节描写。这类“儿童文学作品”和“儿童文学作家”,只能以淫邪称之,它们是污染社会的精神垃圾,是毒害人心的精神毒品,其作用对象主要是少年儿童,却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版发行!

难道诲淫诲邪也是“创作自由”?对毒害少年儿童也不“管”,就是有“文艺希望”?我相信,赵丹如果在天有灵,也不会同意。

几十年来的历史和现实都说明,当年“左”的丁玲是对的。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