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四川省会成都东北方向,距离市中心天府广场不过13.4公里外,紧贴东三环,有个龙潭寺,传说是蜀汉后主刘禅

洗澡的地方,如今是炙手可热的房地产新版块。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如今的成都龙潭寺

1950年2月5日,在这里发生了土匪暴乱事件。路过此处回城的我178师政治部主任朱向离同志及其随行人员,被残酷虐杀。

当救援部队赶来,经过反复寻找,在附近泥潭里发现了20位烈士的忠骸。

他们是朱向离烈士和警卫班全体战士:

李尚全、韩会昌、杨茹青、苗大水、杨孝德、郭元禄、尚学礼、何自美、李克秀、孙自友、李全文、译家绪、陕武兴、李等金、张卓民、冯贵芸、耿祥亮、李英。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院山坡烈士陵园里的朱向离等20位烈士墓碑

根据忠骸的受损情况和事后抓获土匪的口供,我们才知道:

当朱向离同志身负重伤后,匪徒们剥下他的衣服,用烧开的沸水,浇烫他的伤口。还用刀子把他的耳朵和鼻子,一个一个地割下来,最后又破腹挖出心、肝。后来,当我军找到朱向离烈士的遗体时,察看他身上的伤口竟有24处,样子几乎辨认不出来了。

而那些警卫员和卫生员烈士们,也都遭到了匪徒的残害,有的被用开水煮死,有的被活埋。

说到朱向离烈士,我想多说两句,因为我后面还会专门为他写篇文章,讲讲他的对日情报斗争战。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朱向离烈士

这就是朱向离烈士,浓眉大眼,一脸正气。曾经是太行地区,叱咤风云的地下战线情报英雄。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大风大浪没经过?在日本鬼子手边,都几次逃出生天,却在小小阴沟里翻了船!

说起来,也就是我党我军,当敌人胁迫老百姓来围攻他们时,要是凭借手中武器,他们其实是可以杀出一条血路的,而且确实有一名警卫员杀出去报信了,无奈怕伤及无辜,耽误了宝贵的突围时间。

经过调查研究,当时的情况被还原出来:

【“由石板滩向成都进发,途经院山寺山坡下,土匪岗哨立即开枪。解放军某师政治部主任朱向离命警卫喊话。土匪哪里肯听,当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适有一个推马桑柴的经过,土匪没有开枪。朱向离认为不开枪打穷人的,就一定是被地主‘逼上梁山’的,可能他们一时还不了解CP党、解放军。可是子弹越来越密,不准还击的警卫人员只有散开,却被土匪分别包围。”】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朱向离烈士的墓碑

随后他们在龙潭寺里,遭到土匪的残酷虐杀。

这是什么人干的呢?

为首的匪首,都来自附近的哥老会,他们是“袍哥”,更是这一地区的“二政府”。自任“反供救国军”正副司令的巫杰和林天民,分别来自哥老会付家店分社和人民堂分社。特别是巫杰势力很大,附近的龙潭寺下街和洛带镇是巫家兄弟的传统势力范围。

此次暴乱的首要分子,基本是各地的封建会道门袍哥大爷、恶霸地主、惯匪头子、旧乡保长等,参加者多是惯匪、旧乡保警备队员、叛兵、袍哥骨干分子以及流氓分子。在他们背后指挥的,则是成都解放前夕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反动军警头目。

正好看到地方文史资料里,几个匪首的资料,大家看看都是什么货色?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袍 哥

保长出身的军统分子吴华庭,42岁,曾在资阳做过11年的保长,勒索、敲诈、抢劫群众,结伙行凶,抓捕、买卖壮丁,无恶不作,恶贯满盈,1947年开始加入军统系统,先是三青团,接着是成都稽查处。

惯匪汪荣芳,是这里面最年轻的,被捕时28岁,新都著名的“棒老二”(四川话“土匪”的意思),解放前就屡次烧杀抢劫,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参加土匪暴乱后,更是变本加厉,疯狂作案。不光是针对我军政人员,普通群众也多遭其毒手。

七十岁的黄洛荣和曾薛氏、曾苟氏相继控诉汪荣芳的罪行。

曾苟氏哭诉说:

【“汪荣芳打死我丈夫,留下七十多岁的父亲和一个一岁的小孩,我生活无着,多亏人民政府帮助我,解决了一些困难。这些匪特太可恶了,多打他几千枪眼才好!”】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控诉土匪罪行的群众

请大家记住这三位老乡,在龙潭寺第二次土匪暴乱中,他们都被汪荣芳杀害。

龙潭寺周边地区,还有大量群众被这些匪徒杀害。当地是客家话区域,哪怕你不是解放军,不是南下干部,甚至只是路过的行人,如果你不会客家话,都可能被他们当做“八路探子”,而残酷虐杀。

惯匪刘世民被捉获后供称:

10天即打死14人。在黄庄一次被匪活埋群众30余人;龙潭寺张保民不愿当土匪,不但张保民本人被杀,女儿遭强奸后,又被刀砍死……

龙潭寺地区,当时属于华阳县,据华阳县武工队不完全统计:

1950年3月2日到11日的十天内,不算我们的同志,匪徒杀害群众200余人,烧毁民房300余间,抢劫耕牛100余头,各乡群众的粮食均被土匪抢光。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龙泉驿的乡场首领和袍哥大爷

此外,还有个绰号“李天王”的李金贵,也是惯匪出身。解放前,被国民党军招安,当过团长。“该犯过去一贯利用权势残害人民,为图财害命,派其爪牙残害无辜群众上百人,同时无端烧毁民房数十间。”当时,老小子已经年逾七旬,还不安分,瞅准“机会”蹦出来,想大干一票!

李金贵还有个儿子叫李敬修,跟前面吴华庭差不多,都是保长出身,后来加入军统的小特务

用沈醉的说法,这种都是没有编制,基本没有军衔,却在旧社会中作恶最多的传统型恶棍,军统用他们当白手套,专干湿活儿。然后它们狐假虎威,接着军统的皮来作恶,各取所需。

沈醉在功德林,有个“同学”叫周振强,浙江诸暨人,西施的老乡,给孙中山当过卫士,给蒋介石当过警卫大队长,黄埔一期生。抗战时期,在重庆附近的綦江,当战时干部总团的副教育长兼綦江警备司令。

綦江稽查所是军统的掩护机构,有个稽查员看一位浙江商人有点钱,随行的闺女,才十七,姿色可人,就借口贩运鸦片,把人抓了,顺手糟蹋了小姑娘,还强迫她卖身接客。这事儿闹到周振强那里,老周也知道是军统的人,惹不起,就是出面说说情,人放了就行了。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沈 醉

可这稽查员豪横啊!

老子是军统的狗,你打狗不得看主人啊?你动我一下试试,我就是逼良为娼,我就是栽赃陷害,你能把我怎么样?别拿枪毙吓唬人,你要不枪毙我,你就是我儿子!

周振强一怒之下,就把这小子给毙了,结果闹到沈醉那里,后者是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代理处长兼督察长,来调查了下情况。才知道这个稽查员,是本地的恶霸,军统招的本地临时工。军统在当地有五百名稽查员,百分之九十都是这样的货色,“地方上的恶棍地头蛇之类的人。”

如今蒋家王朝覆灭,解放战争大局已定,但这些家伙旧习不改,还在幻想变天复辟,重回他们的“黄金时代”,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就比如前面提到的这个李敬修,“在任伪乡长期间,大量贩毒,私造并贩卖枪支弹药,一贯贪污,包办各项税款,其所贪污公粮达三千余石米。又自订各项苛捐杂税,压榨农民,如为修围乡马路,占民田20余亩,又在每保每亩田强征2升米等等。”

典型恶棍!看看国民党军统都用些什么货色?

西南大剿匪中抓获的土匪恶霸

在他们父子长期盘踞的新都唐家寺(今成都青白江区弥牟镇),李家在这里,横行乡里,作恶多端,枪杀无辜,民愤极大。老百姓说他们,“杀人不眨眼,戳破天不补!

此外还有个恶霸地主范伯沧,也是国民党的基层干部,做过区长,也就是县与乡镇之间的层级,“该犯过去一贯利用权势,谋财害命,逼死、打死农民20多人。

这样的货色,四川各县的文史资料里还有很多,也幸亏当年留下了这些东西。

否则他们的后代和粉丝们,不知道会如何涂脂抹粉?把这帮畜生,搞成“乡贤”和“大善人”,来“人畜无害”与“造福乡里”!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