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原苏联由强到弱的剧变大体分两大阶段,首先是苏共垮台、苏联国家解体,紧接其后的是大国解体后的俄罗斯等原苏联共和国的灾难性改革。一个几十年来饱受西方列强军事威胁以及经济封锁依然傲然而立的超级大国,何以在短短几年内沦为一个经济和政治的弱国?其原因众多,而其中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泛滥起着重要的作用。两种思潮前后相继,相互作用,从意识形态到经济基础彻底摧毁一个曾与美国相抗衡的大国。

一、历史虚无主义从意识形态方面摧毁人们的社会主义信仰

十月革命胜利以及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为马克思主义在苏联民众心目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共产主义信念深入人心。但同时,脱胎于落后的军事封建大国的苏联,在成长过程中也伴随着探索者的失误。这本是可以通过社会主义制度自身的完善而加以克服的错误,由于领导的失误,却导致了对苏联历史全盘否定的历史虚无主义。赫鲁晓夫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上所作关于批判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拉开了苏联历史虚无主义浪潮的序幕。赫鲁晓夫从否定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入手,到全盘否定斯大林,把苏共历史的失误完全归咎于斯大林的个人品行。尽管此时的赫鲁晓夫并不否定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只把斯大林作为违背社会主义思想的极端典型来批判,但由于斯大林及其所领导的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与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因而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必定导致党和人民思想严重混乱的恶果。

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领导由“元老派”向20世纪60年代成长起来的“少壮派”过渡,历史虚无主义进一步升级。深受反斯大林运动影响的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苏共新一代,在改革的过程中进一步否定斯大林和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对斯大林的妖魔化也达到极点。在文学界、史学界发起了对斯大林的全面攻击,对填补苏联历史“空白点”的历史热浪潮,使历史遭受严重的歪曲。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后期,历史虚无主义达到白热化程度:

1.从全盘否定斯大林到全盘否定斯大林所领导的反法西斯战争及社会主义建设历程。起初,批判的矛头主要指向斯大林,认为斯大林违背了列宁的意志,扭曲了列宁的社会主义观。他们抓住斯大林的错误,否定苏联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以“兵营社会主义”、“粗陋社会主义”和“行政官僚的社会主义”来描绘苏联社会。他们无视斯大林领导人民打败法西斯、捍卫世界和平与正义事业的基本事实,把斯大林描写成与希特勒一样的“战犯”,对斯大林的攻击、嘲讽和丑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同时,否定和嘲讽在这一时期中为保家卫国做出贡献的英雄人物。

2.否定列宁和十月革命从而彻底否定社会主义。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苏联历史虚无主义者在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基础上,有人开始把矛头直指列宁及其领导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他们重弹西方自由派和俄国流亡政治家的老调,从根本上否定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指责十月革命是历史的错误。如前苏联中宣部部长雅科夫列夫甚至攻击十月革命是“少数暴徒发动的政变”,是“俄国一千年历史上最悲惨的事件”。他们不顾苏联曾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的事实,说十月革命中断了俄国向工业化民主社会发展的前程,盲目断言20世纪初的俄国应该沿着资本主义的模式发展下去。随后对列宁本人进行全面的攻击和丑化,从而彻底否定苏联社会主义的合理性和历史性。到1989年下半年,苏联各地掀起了推倒列宁纪念塑像的风潮,所有拥护列宁、拥护社会主义的言行遭到谩骂和嘲笑。

3.否定马克思主义把苏联历史连根拔起。在否定、丑化了斯大林和列宁之后,攻击的矛头进一步指向马克思主义。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造成社会主义“罪恶”的根源,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辩证法和历史观,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已经过时,竭力否定阶级斗争理论,甚至叫嚣将马克思主义从俄国驱逐出境。尽管苏共历史上出现过严重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教条主义,但苏联社会主义的理论根基始终是马克思主义。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就彻底否定了苏联社会主义存在的历史合理性。

4.为俄国历史上的反动派歌功颂德。在否定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同时,他们对过去沙皇朝代的大臣、将军和白军首领等,则挖掘他们身上“优良”品德进行美化和赞扬,完全颠倒了人们对“真善美”的判断标准。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最终使社会主义苏联在苏联人民心目中失去了其存在的历史客观性,进而导致了共产党让位于反对党的合理性,以及国家解体的合法化。

二、新自由主义的推行,从经济领域摧毁大国根基

在苏联抛弃社会主义制度已成定局、原苏联各共和国经济陷入困境的情况下,“苏联社会向何处去”成了苏联社会迫切需要做出选择的问题。此时,西方国家早已准备好的新自由主义“良方”适时而至。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后期和叶利钦的改革,都信奉以西方各国以提供援助为条件的“华盛顿共识”,主张快速而全面地实行财产私有化、取消价格监督和实行贸易自由化等。以迅速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休克疗法”是新自由主义在俄罗斯的变种,“休克疗法”的推行给俄罗斯等国的经济社会带来了历史性的灾难。

1.私有化使国有资产被贱卖人民失去多年积累的财富。在美国顾问的建议下,复杂的改革在苏东诸国被简单化为私有化,表现为迅速变卖国有资产。在长期推行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及较普遍的社会保障的情况下,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基本上是均等的。在变卖国有资产的过程中,谁能出资购买?大体上只有三类人:一是国内原先以不正当手段积累了财富的人,即不法分子;二是手中掌握相应权利的人,即腐败分子;三是国外垄断集团。总之,不可能是创造这些财富的广大人民群众。在缺乏市场监督机制、官员腐败的驱动下,原苏联的国有资产被低估贱卖,

【“通过几十年的艰苦卓绝的重大牺牲而积累起来的国有资产,被以仅相当于其实际价值即其市场价格的一个零头的价格卖掉了。”[1]】

国有资产被为数很少的寡头统治集团所侵吞。更为严重的是,他们的国有资产同样贱卖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是赠送给外国投资者,造成了本国国有资产的巨大流失,导致国家经济殖民化。

2.“休克疗法”使社会生产力遭受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两极分化空前严重。以前苏联的主体俄罗斯为例,1997年,俄罗斯工业产值是1990年的48.8%,农业产值是1990年的59.2%,居民生活水平迅速大幅度下降,俄罗斯有3000万人即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最低生活标准线以下。[2]与此同时,社会成员迅速两极分化。统计数据表明,占总人口10%的最富有的人,其收入占总收入的31.6%。占总人口10%的最贫穷的人,其收入占总收入的2.4%。如果把无形收入和未申报收入计算在内,最富有阶层与最贫穷阶层之间收入差距高达19-24倍。俄罗斯社会已经成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社会。[3](P102)而大多数劳动人民在私有化过程中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在物价飞涨、经济危机不断的社会动荡中,他们先前积累起来的储蓄和稳定的收入被无形剥夺,先前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前景也不复存在。

“休克疗法”没有把前苏联各国引进人们梦寐以求的富裕和民主的新社会,反而造成了社会空前的灾难。前世界银行副行长斯蒂格利茨指出,私有化的浪潮书写了俄罗斯历史上至今无法洗刷的最耻辱的篇章:

【“俄罗斯提供了`不惜任何成本实现私有化'的危害的破坏性案例研究。”[4](P45-47)】

三、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是新自由主义得以在苏联推行的重要前提

历史虚无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两种社会思潮,从其内容上看没有本质联系。然而,在苏联剧变中,这两种思潮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两者分别从思想意识形态和经济基础的层面摧毁社会主义苏联。这是因为,在苏联,“国家控制经济”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要让否定国家控制、让市场自发势力主宰一切的新自由主义在原苏联立足,就需要给人民进行彻底“洗脑”,扫荡人们的“财产公有”、“计划经济”的情结。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苏联,历史虚无主义极度泛滥是新自由主义得以推行的重要条件。也正因为如此,西方国家为苏联的历史虚无主义浪潮推波助澜,使之愈演愈烈。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在于:

1.淡化以至消解人们的阶级观念为新自由主义的引入准备了思想条件。

 

资产阶级理论家都是以“全人类利益”来标榜自己,掩盖其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真实目的。马克思主义是阶级性和科学性相统一的科学,明确申明自己的无产阶级立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显著的阶级标志。随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人们从否定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开始,必然导致否定阶级斗争和阶级差别的结论,从而使人们的“阶级”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伴随着人们阶级观念的消失,戈尔巴乔夫宣扬的“全人类价值优先论”最终成了西方文明优先论。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文明国家”一词便频繁出现在苏联的各大党政会议上。苏联全国自上而下都断言自己的国家和第三世界各国不文明、有缺陷,甚至认为自己的民族是“沿着不文明到极点的道路走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的民族,是个不合格的民族”。[5](P240)据此,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国家和人民的出路在于“一切效仿文明民族”,也即全盘西化。在这一理念的控制之下,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前后这段时间里,苏联“所有的职业演说家的演说都是从痛斥苏联的过去开始,而以赞扬西方结束”。[5](P264)

既然没有了阶级的区别,那么,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都可以接受了。西方竭力向前苏东地区推广的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建议自然成了重要选择。

2.彻底反对以至仇视社会主义为新自由主义的全面推广奠定了社会根基。

主张快速全面私有化、排除政府控制的新自由主义,并不适合一个长期计划经济、连基本的市场机制尚不具备的国家。这一问题早已为一部分苏联经济学家所认识。在戈尔巴乔夫后期改革和叶利钦在俄罗斯的改革取向问题上,曾出现不同的观点。部分俄罗斯经济学专家强调要从俄罗斯的实际情况出发,实行不同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渐进的改革,认为“休克疗法”不符合俄罗斯的实际,建议“必须对垄断分子,特别是对天然气、石油产品、能源的生产者,以及交通、通讯服务的供应者,实行监督”,并提出市场改革的核心是建立竞争环境。[6](P99)在改革出现一系列重大问题后,一些俄罗斯和外国的学者对叶利钦—盖达尔的政策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认为:

【“盖达尔改革构想的主要缺陷在于曲解了改革的目的,并由此选择了错误的实施方法。改革者采取的手段可能医治这个或那个国家病态的市场经济,但俄罗斯面临的是另外一个任务:建立市场经济,用市场体制取代非市场体制。”[6]P136)】

但是,所有不符合官方改革政策的呼声,都被看成是“难以逾越传统经济思想的阻隔”,最终淹没在新自由主义浪潮之中。

为什么俄罗斯的改革一步步陷入深渊直至不能自拔?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西方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的美化和对其在俄以经济援助为前提的强行推行;二是在俄罗斯国内,相当一部分人被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所感化,把美国看成了理想国家模式。后者是关键原因。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最终导致人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否定。按照苏联当时社会流行的历史观,既然社会主义道路是苏俄错误的选择,那么,就要抛弃它,重新选择社会发展道路。对社会主义制度普遍的仇视,致使人民群众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在西方国家政界及一些理论家的引导下,人们普遍认为应该以资本主义制度取代社会主义。正如俄罗斯学者基耶萨所指出的,其惟一原因在于“反共产主义,疯狂地反共产主义。否定任何与社会主义、社会民主有关的思想观念。追求‘理想的’的资本主义”。[6](P233-234)而这一切的发生离不开历史虚无主义浪潮对全民思想意识的冲击。

四、对中国改革的启迪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思想文化界重新泛起,新自由主义改革观也试图影响和误导我国的改革进程。两种思潮相互弥补,历史虚无主义重在从思想意识形态领域攻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重在从现实的角度、从经济和政治领域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要保证我国的改革开放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前进,避免误入西方垄断势力为我们设计的迷局,就要积极防范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侵蚀。

1.在思想文化领域积极防范历史虚无主义的泛起。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在思想文化各大领域均有表现。如在史学界,淡化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历史,反对阶级斗争学说、否定历史发展的客观性理论,甚至赞扬西方列强的入侵是帮助中国发展,认为中国的反侵略斗争没有必要;在文学领域,置历史发展规律于不顾,把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归结为偶然因素,漠视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进步的巨大作用,美化封建统治者和卖国贼;在娱乐界,表现在影视创作上对历史事件和人物的“戏说”热和“无厘头”,等等。此外,还体现在现代交往方面,部分手机短信和网上聊天对现实的歪曲和嘲弄所形成的文化泡沫等。综观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言论,它们是从否定和歪曲中国人民争取独立和民主的革命斗争历史、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和中国的优秀文化入手,进而否定现实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其最终目的是要促使中国的改革偏离社会主义方向。

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唯心史观,其破坏作用绝不限于对过去的扭曲,更在于影响现实的选择和对未来的引导,关系到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苏联从社会制度剧变到经济社会的史无前例的倒退,对历史虚无主义作了最好的注脚。为避免苏联剧变的历史悲剧在我国重演,我们必须积极防范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以确保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始终以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价值取向。

2.从意识形态的高度防范新自由主义思潮对改革的侵蚀。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新自由主义思潮借中国改革开放之机,通过文献出版物、以大学为主的各种论坛等渠道在我国开始较大规模地传播和讨论,其理论观点对一些青年学者、学生产生一定影响。近年来,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海外人士及国内极少数人,利用某些论坛,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全盘西化,其中的狂热者甚至宣称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棺材上钉上最后一颗钉子”。尽管多年来我们的党和政府始终强调中国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并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新自由主义的思想意识一直试图影响我国改革开放进程。这需要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近年的众多研究成果表明,新自由主义

【“是20世纪末以来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对世界工人阶级、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进行大规模阶级复仇和确立全球统治的主要工具”。[7]】

在二战结束初期,新自由主义只是资产阶级经济学非主流派别。20世纪70年代起,西方垄断资产阶级为打击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释放市场盲目力量酿造经济危机,为新自由主义的研究和传播提供优越的条件,同时为新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哈耶克和弗里德曼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美英一些保守派政府上台,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理论逐步取代凯恩斯主义走向主流,成为西方的政府行为,随后通过强制和诱导的手段在全球推行开来。至此,新自由主义已由单纯的经济学派升级为为垄断资本服务的国家意识形态。在俄罗斯推行“休克疗法”的领头人物盖达尔、丘拜斯等人,就是得到西方国家重点资助并在西方进修新自由主义理论,而后成为摧毁俄罗斯经济根基的主力。新自由主义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使拉美、非洲和苏东国家经济社会出现严重倒退,造成了贫困不断加深的巨大社会灾难,并使其经济命脉落入西方垄断资本的控制之中。[8]

我们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借鉴西方文明成果,包括各种经济理论。但在借鉴的过程中,一定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任何理论的学习都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以服务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出发点。

【“新自由主义具有赤裸裸的侵略性,是西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实行新殖民统治的得力工具。”[9]】

目前,新自由主义正不断变换形式试图影响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国家。我们必须从意识形态的高度来看待这一理论,认清其本质,防止其对我国改革开放的误导。

出现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新自由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相互策应。新自由主义主张产权私有化、贸易自由化和“政府最小化”,最终要求瓦解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从而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否定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张殊途同归。

参考文献:

[1]卡齐米耶日·Z.波兹南斯基.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东欧国家的民族资本被剥夺[M].经济管理出版社,2004.

[2]吴易风.新自由主义给俄罗斯经济带来的第一个大灾难:20世纪90年代大萧条[J].中华魂,2005,(5).

[3][俄]谢·格拉济耶夫.俄罗斯改革的悲剧与出路———俄罗斯与新世界秩序[M].经济管理出版社,2003.

[4][美]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全球化及其不满[M].机械工业出版社,2004.

[5][俄]B·A·利西奇金,JI·A·谢列平.第三次世界大战———信息心理战[M].社科文献出版社,2003.

[6][俄]博戈莫洛夫.俄罗斯的过渡时期[M].辽宁大学出版杜,2002.

[7]马也.论新自由主义的三项基本原则[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6,(2).

[8]杨斌.美英谋求霸权的全球隐蔽经济战[J].国史研究参阅资料,1999,(37).

[9]王宏伟.经济全球化、新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J].求实,2004,(2).

【摘自《求实》2006年第7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