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金微:全球新冠,谁让中华蝙蝠背锅?

     新冠疫情已是全球性的疫情,截止目前,除中国外,全球72个国家共确诊了10614例。

  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最近世卫组织表示,冠状病毒是全球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它们在某个地方出现,是自然史上的不幸事件,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去责怪其地理来源,而是关注如何应对及遏制病毒。“应避免涉及地域的污名化语言,没有任何益处。”

  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科学上没有定论的事,中国的蝙蝠却被指是新冠源头,而且很早就开始背锅。这从何而来?

4.jpg

  蝙蝠如何背锅的?

  这次疫情期间,中国的蝙蝠突然混成了超级网红,各种科学证据指称“蝙蝠是冠状病毒的源头”,而且是中国的蝙蝠。

  从目前的论文来看,首次将新冠与中华蝙蝠挂钩的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布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该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的自然宿主最有可能是蝙蝠,它与云南菊头蝠中存在的RaTG13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

  石正丽的论文只是基因存在”96%“一致性,也不是100%,即使是100%也未必就是中华菊头蝠是源头。但正是这篇论文,其后国内国际多个机构表示:石正丽团队的研究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个新病毒的天然宿主很可能是蝙蝠。

  科学论文的疑似证据迅速扩展到主流媒体。1月24日,各大媒体报道《蝙蝠!蝙蝠!蝙蝠!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可能是它!》,于是蝙蝠就这么走红了。

  社会上,各种对蝙蝠的段子不断:蝙蝠凭一己之力,封印了病毒千年,昼伏夜出,努力扮演一个孤独的潘多拉盒子,并且已经尽到最大努力长得不像个食材,万万还是没想到,这生生世世的努力,终究是错付了……

  段子的流传,让蝙蝠成为超级网红。其后,各种证据不断强化蝙蝠身上的罪证,比如武汉当地吃的野生动物就有蝙蝠,还有野生动物保护等。科学上的疑似性依据造成社会既定事实的印象。

  其后,各类论文又进一步证实:野生动物充当了蝙蝠与人类之间的中间宿主,所以就有了后来的水貂、蛇、穿山甲等,这些中间宿主是蝙蝠的帮凶。

  按石正丽的研究,新冠病毒与云南菊头蝠存在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的序列相似性高达96%。而云南菊头蝠,正是石正丽当年对SARS宿主进行溯源时,在云南山洞的发现。

  其后,华南农业大学等团队又发表本论文:新冠病毒或起源于穿山甲冠状样病毒与蝙蝠样冠状病毒RaTG13的重组。

  应该说,所有的科学论文都是一种推测,推测源于中华蝙蝠RaTG13病毒,但这种推测有强烈的导向性,等于将中华蝙蝠与新冠病毒关联,继而给社会造成中华蝙蝠是源头的印象。

2.webp.jpg

  新的科学结论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并非源自华南海鲜市场,理由是,最初的一个病例在12月1日患病,但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其后,科学界又有诸多论文以证实这些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于是,就有一篇重磅报告出来了。2月22日,各大媒体报道了一则消息“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研究由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发布。

  这份报告最近引起热议,大致内容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联合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的科研人员收集了全世界各领域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了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通过全基因组数据解析,追溯传染源及扩散路径。

  如何理解?冠状病毒是个家族系列,H38和H13是病毒的第一代创始人,我们可以称之为爷爷辈单倍型;之后的H3是病毒的第二代掌门人,我们可以称之为父辈单倍型;而H3衍生出孙子辈H1,则是病毒的第三代掌门人。正是这个孙子辈H1让病毒空前强大,如日中天。

3.webp.jpg

  H1又衍生出曾孙辈的H56和mv2,作为第四代掌门人。

  按照正常逻辑,爷爷辈的单倍型所在地就是病毒的祖籍。但论文研究团队发现,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其样品单倍型都是孙子辈的H1及其子孙后代(也就是单倍型H2、H8-H12),仅有的一份武汉样品单倍型H3,也就是父辈单倍型H3,还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所以中科院的研究结论是: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再在市场发生快速传播并蔓延。另根据病患发病时间记录和种群扩张时间推断,也印证了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的推论。

  论文研究团队对两个“古老的”单倍型,即爷爷辈单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样品又溯源,发现他们分别是来自深圳的病患(广东首例)和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其中,美国的这个病患就是台湾节目中提到的单倍型H38的病毒样品。这个研究,最近台湾节目播出后引起巨大的争议。

  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中科院这份报告主要是对病毒基因图谱的追踪和分析,中华蝙蝠RaTG13不在这些感染的病毒之列,是可以排除嫌疑的。

  当然,最有力的证据还有!

  最近,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发表在《南方医科大学学报》的研究论文称,新冠病毒(SARS CoV-2)的出现时间可能在2019年9月23日至2019年12月15日之间。新冠病毒与基因序列最为相似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不存在时间进化关系,新冠病毒不太可能由RaTG13演化而来。

  请记住RaTG13!这正是当初石正丽推定的云南菊头蝠的依据。

  虽然,蝙蝠病毒RaTG13是目前已知与新冠病毒相似度最高的一种病毒,二者全基因序列相似度达到96%。但论文作者之一南方医科大学教授张宝告诉财新记者,病毒在传代中会出现变异,这种变异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的。如果存在进化上的关系,还要满足时间条件,就是随着时间的增加,病毒株之间的距离是增加的。“但我们在做研究时,这次新冠病毒与RaTG13的距离是变小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意味着返祖,一般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这两项结论:一个从基因序列上否定了中华蝙蝠的结论,一个从时间进化上否定了中华蝙蝠RaTG13的结论。也就是说,中华菊头蝠是冤枉的。

  蝙蝠女侠

  2月2日,石正丽发表声明:“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当初,新冠在中国爆发,石正丽说是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相当于再次将舆论导向中国人不文明的生活习惯。

  简单回顾下石正丽的经历。2003年,非典之后,科学家发现果子狸并非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蝙蝠是不是SARS的自然宿主呢?因为蝙蝠身上携带100多种病毒,就像是一个病毒的蓄水池。

  2004年石正丽开启了寻找到SARS病毒宿主蝙蝠的征途。为了寻找SARS病毒,她足迹遍布了全国28个省。到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的一个山洞菊头蝠的身上,发现了和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病毒,她又经过了五年时间的样品搜集,确定了这个地方的蝙蝠中的SARS病毒是人SARS病毒祖先的更直接的证据。

  当然这份科学证据争议同样巨大。比如说中国军事科学院出版的《非典的非自然起源》,作者第四军医大学教授徐德忠从SARS的宿主、起源、流行分布、再流行特征等,得出SARS不符合自然流行病规律,符合逆向进化的特征,属于非自然起源。

  但石正丽团队有国际学术的支持,她凭借十五年时间研究蝙蝠基因,最终大在国际学术期刊上上发表论文,称完成对SARS(非典)宿主蝙蝠的溯源,锁定为菊头蝠,这种说法不胫而走,她也因此有着“蝙蝠女侠”的称号。

  最近,石正丽团队再度发声音,意图再次将舆论引导到中国的蝙蝠身上。据新京报报道《石正丽团队两年前已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现象》。

  大概内容是:2017年11月底到2018年2月,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连续发表3篇论文,表示已发现SARS相关冠状病毒在蝙蝠体内重组的证据,以及人类感染蝙蝠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现象。石正丽团队通过对云南218位村民的血清测试,提示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

  2015年10月,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4个村庄(天井,大风口,绿溪,绿溪新村)收集了218个居民的血清样本。附近有2个蝙蝠洞(燕子洞和石头洞),距离4个村庄在1.1-6.0公里之间。以此证明菊头蝠的感染性。

  报道援引了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的解释,中国菊头蝠的ACE2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这大概就是说云南山沟的村民是潜在的感染者,可这次云南新冠感染人数并不多,大多为输入型的。需要说明的是,科学论文只是可能。在SARS宿主的推定上,石正丽曾作过这样一番推演:云南山洞的蝙蝠感染了果子狸、然后这些果子狸贩卖到了广州。

  警惕祸水东引

  最近学术与舆论导向看,笔者有个明确的感觉,这些科学性论文总希望把病源引导到云南菊头蝠身上,意思是让菊头蝠背锅,也就是让中国来背锅了!

  这个武器就是国际学术论文,国际学术论文具有强大话语权,他们容易传递这样的事实:中国的蝙蝠是源头。而不说这只是推测,国际论文存在隐秘的传递链条:国际论文发表机会的难易程度——在课题预研阶段就有强烈的冲动去选择与国际偏好保持一致,最终当然希望中国的蝙蝠来背锅。

  对于新冠病毒起源于哪里,仍然是一件错综复杂的事情,并没有定论。世卫组织作了明确的表态,最近,钟南山也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从全球来看,多个国家出现疫情与中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比如伊朗多名感染者,没有出过国甚至没有出过省,也没有和中国人有过接触,意大利的“1号病人”没证实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还有南美国家,这些地方的疫情与我们没有关系。

  我们现在如果硬是怪罪到中国的蝙蝠、云南的蝙蝠的头上,等于事实上让中国的动物来背锅,等同于肯定了新冠病毒中国起源之说。祸水东引。

  当初,科学界依据云南菊头蝠、中国蝙蝠是新冠病毒起源是作的有罪推定,现在已有充足的科学证据表明,云南蝙蝠是背锅的,他们不是真正的病毒来源地,科学证据充足。

  但现在各种媒体有意无意地以“中国病毒”指代疫情,并找同中华蝙蝠的依据,这事实上是把罪往自身揽。还有一些公众人物表示要向世界道歉、以地板漏了作类比,实际上都是在强化中国是源头的印象。

  在媒体有意无意地渲染下,一些国外民众对中国人的恐惧和排斥情绪也溢于言表,为当地华人带来了诸多困扰。比如,在欧洲,中国游客挨打现象不时有报道,在澳洲,一份向澳大利亚议会提交的请愿书要求媒体停止对中国的歧视,迅速获得两万多个签名支持。这必然会导致国外华人的歧视现象加重。

  现在新冠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让人感到恐惧。这时候,人们希望找一个“罪魁祸首”来排解自己的愤怒和恐慌,哪怕是“替罪羊”,这个“替罪羊“最有可能的就是相似96%的中华蝙蝠。

  总之,我并不是否定科学的研究,但是科学推测性的研究容易成为社会评判甚至世界评判的标准,科学家发声要谨慎。尤其是最新的科学证据表明,至少我们过去认为的新冠宿主,云南蝙蝠是冤枉的。在病毒源头存在巨大争议之际,依然要让中华蝙蝠为新冠疫情背锅,那么会给中国是新冠源头之口舌,加剧世界对华人的歧视和排斥,遗祸深远!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