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jixuie)题记:1990年代在武汉大学对MBA的攻读与感悟,有个意外收获——我从正宗美国老师那里发现了毛泽东文化奇观。其实欧美的有识之士,无不研究毛主席的理论与实践,其中不乏粉丝。此前我就知道基辛格陪同尼克松第一次见到主席时,他说在哈佛教书就曾要求学生读毛主席的书。我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国内某些人崇拜的外国人,例如基辛格这样的哈佛大学大牌教授,是毛主席的粉丝,对毛主席的道器变通佩服得五体投地。从辈分上讲,毛主席是不是这些人的祖师爷呢?可这些人又对毛主席格外不敬,那他们的外国主子会瞧得起他们吗?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尼克松访华后,基辛格单独来华时都要求见主席,毛主席也乐意与他交流,也只有毛主席可以这样指点美国人,毛主席的文化自信不是刻意的,是自然的,基辛格对此毫无疑义。

这里展开讨论两个议题:

毛主席究竟是怎样读书的?

毛主席为什么能够把书读活?

01  毛主席究竟是怎样读书的?

《毛泽东》第五集书山有路

在视频38分钟那里,讲的是1993年毛主席诞辰100周年时记者采访基辛格: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基辛格1951-1969年任哈佛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班执行主任、 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负责人、讲师、副教授和教授。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从器层面外在表现与道层面内在思想上分析,西方人不是没有对伟人的崇拜。基辛格也崇拜伟人。在1975年12月对记者的一次谈话中,他表示: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当西方政要,如美国的尼克松、基辛格,日本的田中角荣、大平正芳,英国的艾德礼、希思,加拿大的特鲁多,澳大利亚的惠特拉姆,西德的施特劳斯、施密特,等等,还有更多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家纷纷到毛主席书房里请教时,毛主席自始至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不卑不亢,遇强不弱,遇弱不强,挥洒自如,道器变通。

这其中与毛主席读的书多,究竟有何关联?

为什么有的人读书读着读着就迂腐了,而毛主席却越读越活呢?

02  毛主席为什么能够把书读活?

这里说一下毛主席读《红楼梦》,对其中贾桂这个人物的评价。

贾桂是无名氏所续《红楼梦》中人物,为贾宝玉和薛宝钗所生的儿子。

1949年夏天,毛主席在北平长安大戏院观看京剧《法门寺》后,对身边的警卫说: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1956年4月20日,毛主席为撰写《论十大关系》而听取国务院部门负责人汇报时,针对社会上流行的“如果没有苏联的援助,中国的建设是不可能的”错误观点,批评说: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毛主席后来还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毛主席《论十大关系》是一篇经典著作。在纪录片《毛泽东》第四集29分钟处,薄一波介绍了这部著作的来历。

《毛泽东》第四集艰难的抉择

现在回到这一段的标题这里来。中国近代以来,由于外国人侵略、掠夺,物质上的损失是可以估算出来的,但精神上的摧残,是无法估量的。

尤其是中国文人,本身就是在皇帝老爷当政时,拼着命读四书五经,走科举之路,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在道层面已经就是极其缺乏独立思考的思想意识了。

外国列强引进来,汉奸文化甚嚣尘上,文人中多数更是连独立思考的勇气都消失殆尽。

五四新文化运动,鲁迅那一代人,对于中国文化的劣根性作了极其深刻的揭露与批判。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鲁迅在《南腔北调集·漫与》(1933年10月15 日)揭露了奴隶与奴才的区别: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关于奴隶和奴才,列宁在《纪念葛伊甸伯爵》(1907年6月)这篇文章里也有过精辟论述:

李克勤:哈佛大学教授要求学生读毛主席著作

由此可见,毛主席的思想是对鲁迅和列宁的继承与发扬。

为什么毛主席能够这样呢?

毛主席读的书多,不像有些人,连马列主义经典著作都没有读过几本,对鲁迅的著作也没下过什么功夫,就开始对毛主席评头论足,不知道哪来的胆量?

我觉得,在读书问题上,要理解毛主席,还是得从勇气文化上入手。

深层次的问题的确在于有没有勇气去把书读活的问题。

的的确确,有不少人,压根就不敢质疑外国人的书,并且对其他人质疑外国人,倒是粉墨登场,极尽打压之能事。

这种人就是外国人的奴才。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在官僚中间,在文人中间,从道层面,在思想意识上,对这样的奴才,进行了无情批判,并且发动群众进行了斗争。

毛主席以身作则,为人师表,读好书,多读书,读活书,把书读活,这是绝妙的道器变通。

毛主席逝世后,经过多年的实践检验,人们慢慢开始理解了毛主席的雄才大略。

王震老将军,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李克勤后记:

我们亲眼见到了另一幅盲目崇洋媚外的景象,这次疫情暴露的“SCI论文现象”只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这不是偶然的。这次危机,我们遇到了危险,同时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有很多需要总结的东西。

我发现这些年有个群体在保持独立思考,在把书读活方面,都是不错的,这就是企业家群体。不得不强调这里说的是真正的企业家。有人打着企业家旗号,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洋奴买办。

在企业家里面,又有一批红色企业家,像吴仁宝、王宏斌、郭凤莲、雷金河、史来贺、叶昌保、周宝生、孙开林、朱重庆、李良宝、郁全和,等等。他们更是得到了毛主席的真传。毛主席的想法说法做法,在红色企业家那里,是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的。

在关键时刻,更要记住毛主席的想法说法做法,那是经得起历史推敲的。与毛主席对着干的想法说法做法,已经证明了是怎么回事。今年是庚子年,是个大转折时期,搞得好会怎样,搞不好会怎样,事关中华民族生死成亡,马虎不得。未来的道器变通之变,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现实的考验。

老老实实读一读毛主席的书,沉下心来悟道,方能道器变通。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