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侯立虹:粮食安全是最大的安全 ——从勾践假种灭吴谈起

1.jpg

勾践灭吴是著名的历史典故,其中的卧薪尝胆人们一直记忆犹新,但今天要说的是被大家忽略的,又奠定吴国灭亡的,勾践运用假种子伐吴之术。当年越国饥荒曾向吴国借一万石粮,转年越国粮食丰收,就送还吴国借粮,而且看似粒粒饱满,谁知是蒸熟又晒干的粮食,被太宰伯嚭蛊惑的吴王夫差昏头昏脑,竟将此分给农民做种子,结果农民种下后颗粒无收,导致吴国特大饥荒,来年越国攻打随即灭亡,这种子也成了亡国祸种。当今重提勾践借假种灭吴,是因为我们也面临着不能发芽种子之威胁,需要万众一心捍卫粮食的安全。

众所周知,中国拥有十三亿多人口,粮食安全问题是天大的事情,其重要怎么说都不过分。因为中国粮食如果出现问题,世界上任何国家都难以帮助解决,如果中国出现粮食危机,世界就会出现粮食恐慌,就会引发全球性动荡。所以,中国历代领导人都非常注重粮食的安全,更防止西方敌对势力拿粮食卡我们的脖子。

人们不会忘记,新中国成立后,开国领袖毛主席把粮食问题看作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和巩固人民政权、建设社会主义的基础,高度重视粮食的生产和安全。不仅确立“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的农业战略,始终高奏“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粮食安全的主旋律,而且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作为保证粮食安全的基本路径。他在1953年10月2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总结讲话时明确指出,“农民的基本出路是社会主义,由互助合作到大合作社(不一定叫集体农庄)。现在是‘青黄不接’,分土地的好处有些农民已开始忘记了,他们正处在由个体经济到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过渡时期”,呕心沥血解决粮食问题,逐渐恢复了战争中遭到严重破坏的农业生产力。面对由于工业建设出现的城镇人口急剧增长、农民生活改善消费粮食的迅速增长,以及自然灾害和私商看中经营粮食有利可图而大量贩运粮食等原因出现的粮食严重紧张,果断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将此与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我国经济的主体是国营经济,它有两个翅膀即两翼,一翼是国家资本主义(对私人资本主义的改造),一翼是互助合作、粮食征购(对农民的改造)”(以上引文参见曾珺《新中国成立初期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的出台》,察网2019-11-12,来源《党史文汇》),很好地解决了粮食紧缺问题,后来人们把粮食统购统销和统一全国财经工作、三大改造并称为新中国财经战线的“三大战役”。毛主席对粮食生产的高度重视,更表现在农轻重次序的国民经济发展战略,究竟以农轻重还是以重轻农,不只是发展的次序排列,更重要的是关系发展的指导思想和粮食生产在国民经济的重要位置。面对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威胁,他的“备战备荒为人民”指示家喻户晓,大标语遍布城乡。1972年12月10日,老人家针对美苏超级大国的威胁又制定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方针,把粮食安全提升到与国防安全同等重要的位置。可以肯定地说,不管当时如何困难,国家的粮食始终是安全的,储备粮战备粮都是十分充足的。不管那些“公知”如何诋毁那个年代,但那个时代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担心粮食会亡国灭种。

改革开放后,我国粮食流通体制从统购统销到全面放开,通过“走出去”和“引进来”,促进粮食进口来源、渠道和结构多元化,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粮食供求实现了总量基本平衡,但由于承包土地后追求产量极度使用化肥,无视土地的营养,不仅存在着土地污染、肥力下降,还发生盐碱化的趋势,长出的粮食营养程度大大下降,土地的质量实在令人堪忧。与此同时,也存在着“引进来”的粮食安全隐患,转基因给人们带来不少忧虑和烦恼。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不仅提出“两个不能否定”重大原则,充分肯定毛泽东时代的辉煌成就,而且继承毛主席极端重视粮食的光荣传统。毛主席当年强调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习近平总书记也提出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毛主席一贯坚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方针,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解决十三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要坚持立足国内,并深刻指出,粮食不安全,国家就不可能安全,政权也不可能巩固,其他发展都无从谈起。因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实施“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持续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粮食收储制度改革,实施“优质粮食工程”,加快粮食产品供给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2013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亿吨,并连续多年稳定在6亿吨以上,2017年人均占有粮食444公斤,2019年10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向全世界昭告中国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

 2.jpg

然而,当今粮食安全上并非高枕无忧,正如习总书记实施全面从严治党,有人阳奉阴违与党中央对抗一样;也好比习总书记铁腕反腐,贪腐分子顶风腐败,粮食安全也存在着暗流涌动,农业多年积累矛盾逐渐显现,境外势力大做粮食文章兴风作浪,利益集团与腐败分子互为表里威胁粮食安全大坝,主观与客观的交织,历史与现实的激荡,释放出种种令人不安的信号,绝非杞人忧天。

1、粮食大丰收与大量进口的离奇。如上文所述,中国的粮食产量一年比一年的飞跃,经常传来大丰收的消息,总产持续保持6亿吨以上,再加上袁隆平杂交水稻的贡献,中国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但不容忽视的是,一方面粮食大丰收,种地农民收入不丰收,其中有农药、种子、化肥的涨价,也有浇地电费、管理、收割多种费用,一年下来赚不到多少钱,以致越来越多的农民不愿种地而进城打工。另一方面粮食大丰收,中国玉米、小麦和大米的进口量都在翻倍增长,大豆需求更是在过去的十数年间激增,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贸易国和消费国。于是,形成了中国连年丰收,农民收入却不断下降,农产品却出现大量靠进口满足需求的极为奇怪的悖论。和讯网2017-09-15转发江瀚《中国农业年年丰收,为什么还要大量进口粮食》,特别有助于分析粮食大丰收与大量进口的矛盾,故而借助几组矛盾道出粮食安全的忧虑。

一是小农耕作与生产效率的极度反差。中国几千年直到现在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生产,这样的生产方式效率极低,而美国1%的农业人口养活了美国3亿的人,还有大量的余力可以出口,机械化大生产与低效率的小生产形成鲜明对比,也就导致了在进口产品面前我们的农产品处于劣势。正如毛主席所说“不靠社会主义,想从小农经济做文章,靠在个体经济基础上行小惠,而希望增产粮食,解决粮食问题,解决国计民生的大计,那真是难矣哉”。

二是高产与高质的结构失衡。我们大批量生产的粮食,固然产量很高,可品质并没达到该有的高度,难以与日本和牛、泰国香米等高价高档农产品抗衡,造成低档次产品长期过剩,这种结构性短缺使农民丰产不丰收,已成抑制农民积极性的大问题。

三是弱势务农与强壮弃农的严重现实。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需要有知识接受新事物快的青壮年,更需要掌握农业科技的高素质人才,而目前严峻的情况是,农业的低收入使越来越多的年轻农民弃农进城务工,形成了多达2.8亿的农民工,留守务农的都是老弱妇孺,传统耕作依然占据主流,导致科技农业始终形不成气候,而且“70后”不愿种地,“80后”不会种地,“90后”不提种地”已造成很多地方大量撂荒耕地,不能不引起警觉。所以,农业生产方式,农民收入,农业效率,是一个生产粮食的系统问题,也是维护粮食安全的根本问题,唯有从生产粮食道路的根子上解决问题,才能真正消除粮食安全的隐患。

2、转基因与粮食安全。转基因算不算科学,似乎一直在争论,既不能笼统反对转基因研究,也不能盲目引进、扩散转基因,特别是主粮的转基因化,世界各国都对转基因农作物商业化严加限制,欧盟甚至实行“零容忍”。有一位专家说得好,转基因如同核技术,如果处置得当可以造福人类,失控就可以毁灭人类;也好比细菌研究是科学,日本731部队用活人做细菌实验则是灭绝人性。众所周知,从新中国成立那天起,美国就一直进行经济和技术封锁,打压中国科技的发展,但向中国倾销转基因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积极,不仅孟山都和杜邦公司这样的利益集团不遗余力,连美国总统也赤膊上阵,亲自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取消实验期,接受美国转基因农产品,这种极端的反常很是发人深省。由此想起2013年8月21日《环球时报》发表的彭光谦《八问主粮转基因化》的文章,和新华网的专访,其中指出,我国的有关部门本应是人民信赖的粮食安全卫士,但却为转基因食品大开方便之门,不仅对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粮食情有独钟,而且盲目大面积引进和推广。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非法种植转基因玉米和大米已达6000多万亩,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大豆油已占据中国80%以上的市场,转基因大豆油已悄悄统治全中国千家万户的餐桌。他们何以如此卖力引进推广转基因农作物和食品?却原来有着美国资金和机构培养的背景,不但中国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的专家在销售转基因种子的公司有兼职,而且积极推动转基因的某部门负责人,竟然兼任美国转基因大公司美国杜邦公司的顾问。这自然让人想起勾践灭吴的太宰伯嚭,他为了一己之私,暗中通越,吃里扒外,残害忠良,干了越国想干不能干的事,成了吴国灭亡的罪魁祸首。那些转基因的吹鼓手和大力引进转基因粮食的大人物,也是经不起利益的诱惑,甘愿与倾销转基因的美国遥相呼应,与吃里扒外的太宰伯嚭不是一丘之貉吗?

3、反渗透与“生物国防”。西方对中国的颜色革命,看得见的是军事威胁,西化渗透是意识形态阵地争夺,而倾销转基因粮食则是看不见的毒招。据人民食物主权网站2019-1-7《贸易战背后有玄机?中国首次允许进口美国大米》披露,美国转基因大豆击溃了中国豆业,基改农业模式击垮了中国棉业,又要向中国进口大米,而且是非基改。乍看来非基改大米不是好事吗?实际是冲着中国杂交水稻而来,可以想象过阵子的某一天,老美以非基改大米打压中国杂交水稻是多么的顺理成章?很明显,基改与非基改异曲同工,都在准备卡中国的脖子。宋柏杉有一则《心痛到无法呼吸》的帖子,言称2018年5月27日在某深山人迹罕至的地方,遇到一位74岁的农民大爷说秧田种子是买的,不是自己留的,自己留种则没有收成。大山最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水稻不能留种,玉米不能留种,可见转基因已经渗透到什么地步。当农作物不能生育的时候,它还能让我们生育吗?如果农作物不能留种,并且种子的控制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一旦他们掐断种子供应,我们还有活路吗?所以,不少有识之士提出建立中国的“生物国防”。事实已经证明,新中国成立以来任何敌人都不可能用武力征服我们,可那种杀人不见血的生物武器和意识形态渗透往往使我们丧失警惕。因为西方转基因大国早就磨刀霍霍精心制定了“生物国防”的战略计划,早就打响了粮食战争。所以,我们必须拓展国防内涵,启动中国的“生物国防”计划,从容应对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没有硝烟的战争,永远避免勾践假种灭吴的悲剧。

 3.jpg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此乃勾践卧薪尝胆灭吴所形成的千古绝句,曾经激励了千千万万中国人。但愿勾践假种灭吴的故事能够警示所有中华儿女,众志成城构筑“生物国防”,保卫粮食安全,保卫中国,保卫中华民族。

(作者系昆仑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