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取消了对艾滋病病人的入境限制,3个月新增40104例!

艾滋病在我国传播的速度之快令外界震惊。在上月底的“第5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上,专家披露,仅2018年第2季度,我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周蓬安认为:艾滋病感染者人数持续飙升主要原因有三方面,其一是取消了对艾滋病病人入境的限制,其二是大量非洲留学生涌入,其三是同性恋性行为传播。

2010年4月27日宣布的新政策取消了对限制艾滋病外国人入境的要求。当时国务院法制办负责人表示:“取消对患有艾滋病、性病的外国人的入境限制,不会引起这些疾病在中国境内的高发和传播。”

黑人四.jpg

而据有关方面披露,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十几个地区都是非洲。全球超过70%的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都集中在非洲国家。 

有资料显示,这几年新发现艾滋病数据:2009年4.8万;2010年6.43万;2011年7.45万;2012年8.24万;2013年9.0万;2014年10.35万;2015年9.7万;2016年12万;2017年13.5万;2018年则至少16万,急速上升势头十分明显。

黑人三.jpg

我国政府卫生官员在相关艾滋病防控工作会议上也披露,截至到今年6月份,已有超过82万人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或病毒携带者。这一数字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0万人之多。

黑人二.jpg

知名评论家周蓬安还撰文分析称,以每季度增加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万例为计,今年上半年就有8万例,可得出去年年底的数据是75.57万例,报告死亡约23.8万例,合计99.37万例。  即使今年后两个季度的新增量仍按照保守的8万人计算,到今年年底这两个数据相加,就是123.37万例,较去年同期增长24.15%,而我国GDP的增长速度还不到7%。 

1985年中国发现首例艾滋病人,随后在吸毒者中蔓延较快。一位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开始我们在地图上只标出一点红,后来是一片红,现在全国地图上已经没有空白点了。个别地区已出现了艾滋病患者的大批死亡,蔓延程度已超过非洲。”

黑人一.jpg

我国高校已沦为“艾滋重灾区”,  近年来,在教育领域,对外办学、招收外国留学生成为很多大学的办学目标。教育部计划到2020年全年中小学校留学人员达50万人次,高校留学生15万人。随着开放办学的加快,也带来了很多负面因素。如博瓷瓦纳、南非、刚果、中非、津巴布韦、卢旺达、莱索托、赞比亚、坦桑尼亚、安哥拉、喀麦隆、莫桑比克等国的非洲黑人学生纷纷涌入,他们对性极度放纵,但又普遍缺乏有效的卫生防御。

由于我国是这些国家最大的留学生市场,一些留学生来华前就已经感染上艾滋病毒。而我国每年为这些国家的来华留学生提供每人近10万元的资助,这些留学生除了日常开销外,还有余款嫖娼甚至“包养”中国女孩,这应该是近年来是我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暴增的主要原因之一。

某大学辅导员在网上爆料说,非洲留学生私生活混乱。“男性黑人留学生置身校园,如同置身于皇帝的后宫一般,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我观察,我们班的一个男性黑人留学生平均每月都要换一个中国女大学生女友。

黑人.jpg

2015年,重庆某高校两名黑人男性大学生夜晚带三名女大学回到寝室,当晚五人发生不正当性行为,因动静太大,被寝室隔壁的韩国留学生举报,当时在校内引起了强烈反响。但是校方考虑到男方是非洲留学生,不想将事态扩大,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与此同时,中国学生彼此之间更加随意的性观念也是艾滋病肆虐的动因之一。去年4月,湖南长沙岳麓区大学城爆出106名大学生艾滋患者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今年5月26日,艾滋病匿名检测包自动售卖机在上海高校部署完成,上海同济大学的艾滋病匿名检测包,仅用时6个小时即宣告售罄。去年,清华大学等11所高校均为24小时宣告售罄。

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年度新增15~24岁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在相应年度青年感染总人群中的占比已由2008年的5
.77%上升至2014年的16.58%。这一数值,已经超过了国际艾滋病10%的“重灾区”认定感染红线值。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

艾滋病传播的第三大原因是同性烂交。

三年前,金羊网《广州艾滋病学生年均增46.37% 近9成为男性感染者》报道,广东“艾滋学生”中,89%是男性感染者,女性感染者只占11%。而传播途径上,69%经由同性传播,26%经异性性行为传播,5%其他及不详。这个年均增速及同性传播感染者的比重,均触目惊心。

不过,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也传递出了一些令人欣慰的信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局长王斌透露,到2017年底,中国符合治疗条件的感染者和病人中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比例、艾滋病母婴传播率、夫妻一方感染艾滋病家庭的配偶传播率、戒毒药物维持治疗人员艾滋病年新发感染率分别为80.4%、4.9%、0.68%、0.03%。此外,中国经输血传播感染艾滋病病例已接近零报告水平,这对于无偿献血积极参与者而言,也是一种鼓励和欣慰。

中国作为人口大国,由于传统性观念相对保守,加之政府宣传、防控有效,目前艾滋感染率仍处于低位。不过,我们要居安思危,“现在82万的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虽不够吓人,但高于GDP几倍的增长速度,却给人以洪水猛兽正在袭来的感觉。如果得不到更为有效的控制我国就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艾滋病大国”。那时候再去治理,难度就大多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