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很多种子大量依赖国外 卡脖子都卡到我们碗里了?

 

吉林省梨树县国家百万亩绿色食品原料(玉米)标准化生产基地核心示范区(7月23日摄) 许畅摄 / 本刊

  吉林省梨树县国家百万亩绿色食品原料(玉米)标准化生产基地核心示范区(7月23日摄) 许畅摄 / 本刊

  “用这种子,亩产量能到3.5吨,淀粉含量19%,高出国产品种六七个百分点。”初秋刺眼的阳光下,刚刚收获还粘着黑色泥土的马铃薯集中堆放在地头。黑龙江省克山县双丰马铃薯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杨国志颇为满意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今年又是个大丰收。

  克山县素有“中国马铃薯种薯之乡”的美誉,已有百年种植历史。不过记者发现,该县种的马铃薯种子多是洋种子。杨国志所在的合作社今年种了4400亩马铃薯,品种都是“大西洋”——来自美国的进口种子。克山县的大西洋品种马铃薯今年种植面积3万亩,约占该县马铃薯种植面积的1/2。

  近年来,国际种业巨头控制我国种业市场来势凶猛。包括全球种业前十强在内的70多家国际种企进入中国,一大批洋种子渗透到田间地头。美国先锋公司20余个玉米品种已全覆盖我国粮食主产区东北、黄淮海地区。

  农安天下,种为基石。种子是现代农业的基石,更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源头。要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必须更加清醒地认识种业的基础性、战略性意义。近年来,我国种业发展势头向好,取得一些突破,但“很多种子大量依赖国外”。

  在第三个中国农民丰收节来临之际,本刊记者走访了黑龙江、河南、湖南等粮食大省。不少农业干部、农民和行业专家反映,很多种子大量依赖国外,既影响我国在国际种子市场的主动权和话语权,更存较大风险。在丰收的源头、丰收的背后,洋种子卡脖子之忧会否显现?

  文| 王建 宋晓东 周楠《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ID:OutlookWeekly1981),原文首发于2020年9月20日,原标题为《瞭望|丰收背后,种子安全隐忧浮现》,原文刊于《瞭望》2020年第38期,原标题为《洋种子会否成为农业“芯片”》。

  1

  很多种子大量依赖国外

  记者调查发现,我国的主要作物中,水稻、大豆种子基本是国产品种,小麦的品种国产化率也较高,玉米、马铃薯种子部分依赖进口,不少蔬菜品种严重依赖洋种子。

  黑龙江种业技术服务中心主任黄春峰介绍,黑龙江省不少地方都在使用进口玉米种子。比如黑龙江北部地区种植的玉米,多是一家公司从德国引进的品种,具有早熟、脱水快、抗倒伏等特点,得到大面积推广。

  美国先锋公司选育的杂交玉米种子“先玉335”推广至今已十余年,是东北、华北玉米产区种植的主要玉米品种,在部分地区已成第一大品种。甚至有的东北育种工作者自嘲:“我们不用搞育种了,一个‘先玉335’就够了。”

  河南省农业科学院小麦研究所所长雷振生介绍,虽然小麦种子国产化程度较高,但西部麦区一些地方也存在进口麦种。“过去,我们的主食品种主要是馒头、面条,原料以中筋小麦为主。近些年,随着生活水平逐步提升,老百姓的需求也丰富起来。用于制作饼干、面包的强筋和弱筋小麦需求量大增,国内品种跟不上。”

  而蔬菜种子对国外的依赖更显严重。辣椒、洋葱、胡萝卜、茄子、番茄、马铃薯、西兰花……这些老百姓餐桌上最常见的蔬菜,不少都是洋种子长成的,甚至有的基本上全部依赖进口。

  湖南省农业农村厅种业管理处工作人员刘鹏魁告诉记者,老百姓餐桌上最常见的白萝卜,种子大部分来自韩国。“韩国的白萝卜更修长,品相好,汁多渣少、耐储藏。虽然价格是国内种子的20多倍,但仍比本地萝卜更具竞争优势。”

  今年,黑龙江省海伦市向秋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种了1万多亩辣椒,其中1700亩尖椒和近1000亩圆椒使用的是以色列种子。“国外种子确实好。以尖椒为例,国内尖椒种子只能采两茬,国外种子可以采三茬,而且外形好看、市场认可度高,销售好价格高。”该合作社理事长高向秋说。

  洋种子不仅占据了较高的市场份额,价格也远高于国内种子。黑龙江省农科院园艺分院研究员张慧说,一些蔬菜品种洋种子价格高出国产种子几十倍,以至于“进口的按粒卖、国产的论斤卖”。

  高向秋曾种过一种进口辣椒,一亩地仅种子成本就1500多元。算下来,一粒进口种子就要2毛钱。“播种时,国产种子是拌着沙土撒,进口种子就得一粒一粒摆,生怕浪费了。”她说。

  2

  育种研发差距背后

  刘鹏魁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产种子研发能力逐步增强,市场占有率也稳步提升,但总体上和国外种业企业差距还是很大,反映出我国种业发展六个深层次问题。

  一是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