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大快人心!香港“毒教材”整治提上日程

在香港,呼吁通识教育检视问题的声音一直不断。

1月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的建议,决定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香港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影响。

大快人心!香港“毒教材”整治提上日程

前特首董建华、梁振英都曾批评过香港现行的通识教育,立法会内的爱国爱港议员也认为通识教育“教坏”年轻人。董建华甚至表示,通识教育完全失败,是他任内的错误。

董建华认为,他做特首时推行通识教育、改革中史课程,是导致现时青年出问题的重要原因,指通识教育完全失败,是他任内的错误,要想办法改,但没提具体方法。

董建华认为,今次风波源于香港人不了解国家,尤其年轻人,指香港的前景原本很好,国家有大湾区政策,但太多社会争吵,有必要思考什么制度才能令香港继续向前行。

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认为,通识教育科“教坏”年青人。梁美芬称,过去十年政府均没理会其有关通识科的意见,而课程检讨报告中亦没考虑其意见,促教育局诚意听取民意。

“很多年青人表达不同意见,我们很尊重,但若使用一些方式去仇警、仇视社会、不尊重人,甚至对传媒界出现普通人或社会标准不可接受的一种行为,已是品德及品格问题,为何我们不能见到通识教育有良好成果出现。”梁美芬说。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透露,修例风波爆发以来,局方合共收到123宗涉及教师专业操守问题的投诉,大部分涉及散播仇恨言论或有挑衅行为,亦包括涉嫌违法和使用不恰当教材。香港教育局向至少六名教师发出警告或谴责信,一名官校(政府直属学校)教师被指使用不当教材被停职,以及两名官校教师涉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被调职。

对于通识教育,杨润雄表示,很多香港老师用批评政府观点较多的香港报纸搜寻教材,小部分老师观点“可能也比较偏颇”,很多人对通识教育“很担心、不信任”。他表示局方希望明年2月向出版社提供意见,修改教材,会派出小组去学校观课,以及透过通识课的小组,详细列明老师应该如何教一些有关《宪法》、《基本法》和“法治”的内容。

他罕有地提到,如果学校不配合教育局的调查,局方在法律上有权力可以取消校长及其教师资格,亦可以直接委任校董加入该校的校董委员会参与管理,不过为了学生着想,不会以资源惩罚学校。

“我们处理这些投诉的时候,是有一些权力可以行使的,但通常我们会很谨慎。因为大部分教师还是很专业的,我们要把不好的人‘抽出来’,”他在访问中说。

近来流传的香港圣士提反书院初一通识课程试卷中,漫画指向非法“占中”事件,却全然不提“占中”违法本质和恶劣影响,反倒聚焦示威者被警察抬走一刻。示威者高呼“占路不是罪”,看去“大义凛然”,警察却被描画得面目凶恶,暗示和引导意味非常浓厚。试卷被指对违法抗争“只提好处不问坏处”,刻意渲染警民敌对,引人质疑教师要向学生“洗脑”和灌输仇警思想。

大快人心!香港“毒教材”整治提上日程

大快人心!香港“毒教材”整治提上日程

香港有很多中学是英文中学,那里通识教育扭曲更甚。不但将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的偏颇描述照单全收,还动辄对学生进行洗脑,假借“通识之名”向中国作政治攻击。

大快人心!香港“毒教材”整治提上日程

有反对派议员将教育局的举动称为“白色恐怖”,这可真是颠倒黑白、不问是非。自“修例风波”至今被捕人士中,有2000名学生涉及300多间中小学,被捕学生中最小的只有12岁;此外,有100名老师及助教被拘捕。教育学生去牺牲自己当炮灰才是制造“恐怖”。

港台腔曾说过,“仇恨之液浇灌不出文明高尚之花。”

当香港青少年叫嚣着“革命”口号走上街头,打砸抢纵火无恶不作,肆意守护家园的警察、随意攻击无辜的市民和游客,并因此失去学习机会、工作岗位、发展前途,甚至因暴力犯罪沦为阶下囚,明理之人只会为他们被洗脑蛊惑而痛心不已。

反对派害人至深,青少年何辜?却沦为教育的受害者和街头运动的牺牲者。

《大公报》也曾有评论称,“回归以来,香港最大的失误在于没有从教育、司法、媒体上“去殖民化”。香港人看到的,听到的绝大多数是来自英美西方发布的内容,他们被这些亲西方的资讯所包围,久而久之,潜移默化。”

正如《人民日报》评论,“需要反思,需要共识,需要改变。因为一旦在教育上输掉,就会输掉一切。”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