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泪奔,85岁狱友李碧涛今生最后一次看望小萝卜头,永不忘记那个孩子烈士

襁褓未逝入囹圄,野狼成群路崎岖。

阴暗潮狭终不改,霉餐伴之度朝夕。 

人间地狱多难苦,学习志坚勇真巨。

爱憎分明仇罪恶,弱小身躯迎风雨。 

 

这是对世界上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的撰写,短短几句就将他悲壮的一生展现出来,可他的一生却远不止这几句诗词所描述的。

 

 

昨天是11.27歌乐山大屠杀事件纪念日,85岁的李碧涛是小萝卜头在监狱中的好伙伴,她带着哭腔说:

 

“小萝卜头,你要活着也80岁了。70年了,我永远没有忘了你们。”

 

“我老了,85岁来不了了,我这一辈子,最后一次来了,再见了……”

 

微信图片_20191128202119.jpg

 

看着白发苍苍的李碧涛,我又想起了那个头大身子细的,像个萝卜的小萝卜头。

 

他的一生虽然只有短短的8年时间,可他的壮烈事迹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8个月大的小萝卜头(宋振中)就随父母被关在国民党关押共产党人的监狱,他的父亲宋绮云是杨虎城将军的秘书,母亲是徐林侠。

 

 

敌人的监狱简直就是一个魔窟,将人不当人的地方。

 

刚被捕的时候,小萝卜头宋振中和妈妈一起被关在重庆歌乐山下的白公馆女牢里。这间女牢只有十多平方米,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离牢门不远的地方放着一个马桶,熏得人喘不过气来。狭小的牢房里,苍蝇、蚊子、臭虫多得很。

 

在敌人的监狱里吃的是什么呢?他们吃的是霉米饭和烂白菜帮子。这样的饭菜闻着都想吐,甭说吃了。可是,没办法,妈妈耐着性子把饭里的老鼠屎、沙粒挑出去再让小萝卜头吃。

 

牢房里每天只给一次水,每人一勺,连喝都不够,甭说洗涮了。

 

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生存环境着实令人痛心,简直是毫无人性可言,放到现在来说就是不尊重人权,可那时别说是人权了,连性命都难以保全。

 

十多平米的牢房中只有牢门上方不足一尺宽的小窗口能够望见外面的天空,他看到的是楼梯的栏杆,白公馆的院子和高墙上的铁丝网。有时候,也能看到天空中飞来飞去的小麻雀。这小小的窗口是唯一能使小萝卜头高兴的地方。

 

 

自由,是小萝卜头多么渴望的呀,监狱里永远都是黑黑的,阴森森的。

 

1947年,葛雅波因为对蒋介石反动派F共M国不满,写了一些文章被抓了进来,随后又将她的女儿李碧涛骗进了监狱。

 

李碧涛11岁,在小学上六年级。小萝卜头知道了以后,非常高兴。向她询问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不知道什么是电影,什么是牛奶、咖啡,什么是糖果和巧克力的小萝卜头终于第一次听到了这些。

 

两个小朋友看着铁丝网的小格子和被小格子分割成一块块的天空,小萝卜头叹了一口气,说:“我要是有自由,那该多好啊!”

 

 

可是,在敌人的监狱里哪里有什么自由呢!小萝卜头多么渴望到自由的天地里走一走啊!

 

在敌人的监狱里,小萝卜头一天天长大,可他却没有机会上学。当监狱中的同志要求让小萝卜头上学时,监狱长周养浩听了仰天大笑,说:“这里是秘密监狱,任何犯人都不准跨出大门一步!”几个特务也嚷嚷:“一个犯人还想上学,别做梦了!”

 

可是,经过一次集体罢工和绝世,小萝卜头终于上起了“监狱学校”。

 

 

罗世文问小萝卜头:“振中,你知道共产党是什么人吗?”“知道!共产党都是好人,他们打日本鬼子,打坏蛋,让老百姓过好日子。

 

罗世文心想,多么好的孩子啊!这么聪明,这么懂事。这棵好苗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坚强的革命者!

 

就这样,小萝卜头被“大黑狗”每天压送着上下学,后来特务们也受不了了,没有油水可捞,干脆就让他自己上下学,小萝卜头成了监狱中唯一的“自由人”。

 

小萝卜头的学习进步很大,能够流利的背诵叶挺的《囚歌》:

 

 

 

 

 囚歌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的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着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

 

 

小萝卜头还担当起了监狱中的地下交通员,秘密为革命者们传递消息。在敌人的密切监视下,监狱中的革命之火依然热烈。

 

《挺进报》也再次出版,因为黄显声将军有一份报纸,所以消息就由黄显声将军摘录提供,小萝卜头将消息送到陈然那儿,陈然再编发给大家,由小萝卜头送到各个牢房。这张特殊的报纸,在敌人的监狱里起着特殊的作用,难友们不断受到鼓舞。小萝卜头为办好这张报纸作出了巨大贡献。

 

 

时光如白驹过隙,很快到了重庆即将解放前夕。

1949年8月,蒋介石飞往重庆,布置屠杀共产党重要分子的任务。

 

毛人凤向蒋请示如何处置杨虎城及其随从,问到两个孩子(八岁的小萝卜头和杨将军六岁的女儿)时,蒋介石说“斩草除根的道理你不懂吗?”。

 

小萝卜头和爸爸、妈妈先是被带到松林坡下的一间小屋休息。两个大人已是极度疲劳,一进屋就坐下来休息。两个孩子还没有睡意,一块玩起来。突然间,两个特务拿着刀冲了进来。这下全明白了:特务说蒋介石要接见杨将军,在这里住几天等飞机,全是骗人的鬼话。敌人要下毒手了。

 

面对敌人的屠刀,妈妈义正词严地说:“我们既然落到你们手里,就没想活着出去。不过,不许你们伤害这两个孩子!”

 

特务狰狞着砍向徐林侠和宋绮云,又将毒手伸向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高声喊着:“我没有罪!我要出去!”

 

一个特务猛扑上去,双手掐住小萝卜头的脖子,小萝卜头双脚乱踢,使劲用手掰那两只罪恶的大手,继续用嘶哑的声音喊着:“我要出去!我要……”

 

比豺狼还狠毒的特务,更加凶残地将刀刺向小萝卜头。倒在血泊中的妈妈,此时还没有停止呼吸。小萝卜头那撕裂肺腑的叫声,比豺狼的尖刀更痛地刺入她的心房。她拼命挣扎着,想保护自己的孩子。

 

刽子手们狞笑着,又在两个孩子(还有杨虎城小女儿杨拯贵)身上刺了几刀。小萝卜头的一根根肋骨袒露的胸膛流着鲜血,两只大眼睛瞪得很大很大,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好像在呼喊着:这是为什么?

 

就这样,蒋介石下令残忍杀害了小萝卜头和他的父母,将他们就地埋在小屋里,并在地面浇灌了水泥。

 

 

小萝卜头才8岁啊,国民党真是惨无人道,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每每想到这些优秀的共产党人在监狱中遭受的苦难,我都难掩悲伤,他们是那样的坚韧不屈,视死如归。

 

狱中的江姐忍受着10根竹签扎入手指的钻心之痛,也绝不向敌人低头。她坚强地说:“毒刑拷打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

 

许晓轩被秘密处决前仍神色自若,面对跟随在后的特务匪徒,朗声命令道:“走!前面带路。”什么叫“献身革命无反顾、坚持真理死如归”?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共产党人,他们用鲜血染红了共和国的五星红旗!

 

今天,我们依然不能忘记。

 

微信图片_20191128203552.jpg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