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陈永贵: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

 

  ——记陈永贵担任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后的事迹

  《人民日报》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三日

  作者:人民日报通讯员

  “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们人人要有彻底的革命精神,我们不要有一时一刻脱离群众。只要我们不脱离群众,我们就一定会胜利。”

  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昔阳县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永贵,担任了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陈永贵同志,地位变了,职务变了,但他千变万变,忠于毛主席的一颗红心没有变,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好作风没有变,密切联系群众的好作风没有变,艰苦朴素的好作风没有变。

  他手里的犁把、锄把没有丢,手上一层层的厚茧子没有退,工作怎么忙也要挤时间和社员一块下田劳动,有时外出开会临走的前一、两个小时还在地里劳动,有时从北京、太原开会回到大寨,跳下车就下田干活。他还和大寨社员一样地生活,经常端着碗到饭场和社员蹲在一起吃饭,坐在炕头和社员一块谈心,坐在地头和社员一块学习毛主席著作。

  他的头上仍然裹着一块白毛巾,身上穿着半旧的布衫,脚上穿着家庭自做的布鞋,社员身上有多少泥,他身上也有多少泥。大寨的贫下中农说:“永贵当了官不象官,还是咱庄稼人的老样子。”

  陈永贵同志被选为山西省革委会副主任以后,既高兴,又担心。他头脑里开始闪出了“怕”字。他在这种“怕”字思想指导下,在开始担任省革委会副主任的时候,就向上级领导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工作要做,但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证我能经常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密切联系群众,使我永远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永不变质。

  陈永贵同志认为,职务高了,架子不能大,要同社员一样,经常参加劳动。人变质,往往从懒字开始,不参加劳动正是变懒的开始,变修的缺口。不参加劳动,就不能联系群众,不能改造自己。因此,陈永贵将毛主席关于共产党的干部,必须坚持参加集体劳动的指示,当作自己的座右铭。

  毛主席说“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我们党和国家的干部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

  陈永贵同志想到,做到,他工作再忙,也要坚持挤时间参加劳动。有时外出开会、办公,中间有几天休息时间,他也要回到大寨参加几天劳动,不在城市闲逛。到县城开会,很少在县机关住夜,有时傍黑还在地里劳动,晚饭后到城里开会,开罢会深夜回来,第二天一早又下地劳动。在大寨,他一般都是利用一早、一晚和中午休息时间处理工作,十分珍惜劳动时间。

  去年十月三日,陈永贵陪同外宾参观大寨,送别外宾时,已经太阳落山,社员快要收工了。县里的一个同志见陈永贵已经很累了,就说:“老陈!你该回去休息休息了!”陈永贵说:“不!我还有事。”说罢,扭头就下地剥玉茭去了。他又劳动了一个小时,天黑才回村。

  今年四月上旬的一天,山西省革委会通知他到太原开会,时间很紧。可是他在吃罢早饭以后,还和社员一块到泉水洼工地,同干部一起研究工作,同社员一起劳动,在休息时,和社员一起高唱《东方红》,还给社员讲了当前的形势,提醒干部社员牢牢记住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鼓励大家积极抓革命,促生产,打胜春耕播种第一仗,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争光。

  陈永贵同志说:“挤时间多劳动,就会增加防止懒的力量;多参加一次集体生产劳动,就能多一分为人民服务的红心;多和社员一起在劳动中流一身汗水,就多一分无产阶级的革命感情。这样,天长日久,就能筑起一堵防修城墙,堵住脱离劳动、脱离群众的缺口,保住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陈永贵同志出去工作,时时注意联系群众,回到大寨更是和社员心贴心,关心社员胜过关心自己。有一次,陈永贵从外边回来,吃饭的时候,端着碗到贫农老太太宋免妮家里说家常,了解到老太太有病吃硬饭不好消化,他把这事记在心里。几天以后,他给老太太换来三十斤小豆,让她家里人给老太太磨成豆面,做软软的面条吃。这位老太太激动地说:“永贵呀,永贵!你管那么大的事,还把我告你的小事情操上心。”

  去年秋天,“五谷”登场的时候,陈永贵带着幼儿园的教师和二、三十个娃娃到地里、场边拣丢失的粮食。开始,人们不理解他这样做的意义。陈永贵同志说:“这些娃娃们,从小就要培养他们的劳动观念,拾几粒粮食是小事,但拾起劳动人民的本色是大事。”

  陈永贵担任了省领导以后,党和人民给了他很多荣誉,群众对他也非常信任,他耳边听到的赞扬声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陈永贵经常想到在“荣誉究竟归于谁”这个问题上要站好头脑里的岗,不让一点“我”字钻进去。他经常说:“大寨的一切成绩,都归功于毛泽东思想,归功于革命路线,归功于人民群众,归功于集体。我自己的成长,全靠毛泽东思想的哺育。”

  陈永贵每次进城开会,吃、住、行,事事想到贫下中农,和贫下中农的生活对照。比如,每当出外开会,他住在宾馆,就订吃那价格最低的饭菜。有时身体有点小病,他一般不作声,怕花国家的医疗费,他想:过去走资派没病乱吃药,有了小病一年半载不上班,工资一点不少要;现在,我们不能走他们的老路。陈永贵同志身体劳累得很,公社医院说给他吃些补养药,他坚决不要,他说:“吃小米,参加劳动,能治百病。”

  陈永贵同志还有个退警卫员的故事。去年七月,省里派了一个叫小刘的解放军战士,给陈永贵当警卫员。陈永贵就不同意要。可是,后来小刘硬来了。自打小刘一来,陈永贵的思想就增加了负担,他想:毛主席说,“我们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这勤务员添了警卫员怎能行呀!勤务员是为人民服务,一出门后边跟上一个警卫员,不知有多少群众就会离自己远了。

  因此,他天天动员小刘回去。“小刘,你回部队去,那里有更需要你的工作去干,我这里不需要你呀!”

  “老陈,这是首长交给我的任务,我没有完成任务能随意离开吗?”

  “小刘,你把我当成什么样人了,我是一个农民,派一个警卫员,全国五亿农民,你一人派一个能行吗?”

  陈永贵的话把小刘说住了。可是,小刘还是不走。出外开会时,小刘要给陈永贵提文件包,陈永贵坚决不用,他说:“过去进城开会,还自背行李;现在,地位变了,连文件包也让别人提,这怎行!”

  住在机关,清早小刘要给陈永贵打水、扫地,可总是小刘一去,陈永贵早已起床洗了脸,扫了地。这样,小刘常常找不到事干,陈永贵还是继续给小刘做思想工作,硬把小刘说服回去了。小刘临走时,陈永贵同志送给他一套毛主席著作。

  陈永贵就这样严格地要求自己,硬是从生活小事上把住艰苦朴素的口子,防止资产阶级思想侵蚀,永远当个老百姓。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