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贪渎、选举舞弊、拥抱新自由主义 厄瓜多总统莫雷诺为何出卖阿桑奇

  【原编者按】厄瓜多将维基解密共同创办人阿桑奇逐出大使馆的新闻,引发国际关注。六年前,厄瓜多的左翼总统柯利亚批准了阿桑奇的政治庇护,时至今日,曾任柯利亚副手的现任总统莫雷诺,却放任伦敦警察进入使馆逮人。美国调查新闻网站「Grayzone」此文,从这位贪渎丑闻缠身的厄瓜多总统转向新自由主义的角度切入,解释了阿桑奇遭驱逐的原因。

  文 / Denis Rogatyuk(记者、作家)

  译 / 陈韦纶(苦劳网特约编辑)

  

 

  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左)与厄瓜多总统莫雷诺。(图片来源:英国《卫报》)

  六名英国员警将阿桑奇(Julian Assange)拖出厄瓜多驻伦敦大使馆的影像,激起全球公民的愤怒。许多人都曾警告阿桑奇将会被引渡到美国,并因谋反罪名面临审判,一旦美国联邦检察官得逞,他可能将被起诉更多罪名,连带导致许多新闻业的标准作业沦为非法。这样的景象,都得归咎于厄瓜多政府在总统莫雷诺(Lenin Moreno)执政期间的转型。

  至少从2018年12月起,莫雷诺一直设法将阿桑奇逐出大使馆。莫雷诺的行径,惊人地逆转了厄瓜多前任总统柯利亚(Rafael Correa)的政策。柯利亚这位无畏、进步的领袖,2012年时批准了阿桑奇的庇护,现在自己却过着流亡的生活。

  尽管厄瓜多外交部长瓦伦西亚(Jose Valencia)将阿桑奇被厄瓜多政府驱逐怪罪于阿桑奇自己「无理」,但出卖阿桑奇,显然是莫雷诺右倾计划的副产品。

  自从莫雷诺核心集团内广泛贪渎的新闻浮上台面后,政治不稳定的局势横扫了厄瓜多。在丑闻爆发之际,莫雷诺正转向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包括启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大规模借贷方案,以及逐渐且全面拥抱、支持美国在拉丁美洲地区的外交政策。为了满足华盛顿当局,并规避自身的麻烦,莫雷诺迫不及待地牺牲阿桑奇。

  INA文件丑闻与持续扩大的政治不安定

  阿桑奇从厄瓜多大使馆被逐出的主要原因,显然是因为维基解密(WikiLeaks)决定再次刊登莫雷诺如何利用巴拿马境外银行帐号的细节,这份文件因为丑闻中心的空壳公司(INA投资公司)而被命名为「INA文件」。

  厄瓜多通讯部长米切莱纳(Andrés Michelena)甚至宣称「INA文件」是阿桑奇、前总统柯利亚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的阴谋。

  「INA文件」丑闻使莫雷诺的政权蒙上阴影,动摇政府打击机构贪腐的誓言。丑闻也揭露了与莫雷诺关系密切的马西亚斯(Xavier Macias),为了让中国国有建筑企业「中国水电」获得(价值28亿美元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合约与萨莫拉市3,000MW电厂进行游说。

  来自中国企业的金流,都是经过属于INA投资公司的巴拿马银行帐户;而INA是一间创立于著名避税天堂贝里斯(Belize)的空壳公司,拥有者就是现任厄瓜多总统的兄弟艾德温·莫雷诺(Edwin Moreno Garcés)。最关键的证据显示:总统莫雷诺因担任联合国残疾与无障碍问题特使,与家人居住在瑞士日内瓦的期间,INA投资公司的资金被用来购买西班牙亚利坎提市一间140平方公尺的公寓,以及莫雷诺与家人的奢侈品。

  随着莫雷诺面临的压力逐渐升高,厄瓜多检察总长在3月19日发布声明,表示已对涉及总统与其家人的「INA文件」丑闻展开调查。接着,3月27日,厄瓜多国会通过表决,支持调查莫雷诺涉嫌在巴拿马的境外银行交易。根据《厄瓜多即时报》(Ecuador Inmediato),表订于4月1日举办的首次公开听证会也包括153位公职人员与所有国会议员。

  贪渎丑闻的发生,适逢莫雷诺执政与厄瓜多经济深陷一连串重大危机的时刻。3月24日的地方选举,以及同一天的社会控制与公民参与委员会(CPCCS)选举,充斥一系列涉及计票舞弊的争议与违规,包括企图作废空白票,抹黑或取消前总统柯利亚支持所候选人的竞选资格。美洲国家组织(OAS)选举观察团的报告特别指出选举缺乏透明度与正当性的严重情形。

  剧情出现令人意外的转折:美国大使查普曼(Todd Chapman)被发现在3月24日选举期间,拜访厄瓜多中选会总部,并涉嫌以官方观选员的身份参与选举。这样的干预行为在社群媒体上受到广泛谴责,因为目前选举规则禁止外国势力在观察或是干预选举过程中扮演积极角色,因此查普曼的行为被认为是非法的,但是在莫雷诺执政的厄瓜多,恰好成为当前情况的完美写照。

  IMF交易与向美国输诚

  IMF董事会于会议期间,通过一项向莫雷诺政府提供42亿美元的借贷方案,用于打造一个「更有活力、永续性、包容性,并对所有厄瓜多人有利的经济」。在协议批准的同时,一万多名公部门工人被裁员,此外删减公共与社会支出的政策仍在持续、最低工资水平下降、就业安全的保障被取消...,这些都意味着:莫雷诺执政下的厄瓜多,正在急速转向新自由主义。

  这笔IMF交易案发生的同时,厄瓜多政府持续试图将阿桑奇逐出伦敦大使馆。因此,阿桑奇被逮捕,就象徵着莫雷诺政府为了配合国际金融势力的要求,愿意放弃国家主权的任何一个部分,无论是政治、外交或经济。

  同样地,我们也看到莫雷诺越来越配合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在拉丁美洲的外交政策。从他与前特朗普竞选主任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的私人会面、于厄瓜多总统府公开接见(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乃至于批准启用新的「安全合作办公室」,藉此取代旧的曼塔(Manta,位于厄瓜多西部的城镇)美军基地,莫雷诺拥护特朗普在拉美实行的「门罗主义」政策昭然若揭。

  同时,莫雷诺也竭尽全力,破坏柯利亚与该地区其他进步领袖们所打造的拉丁美洲的团结。

  3月13日,莫雷诺宣布厄瓜多将撤出2008年时由阿根廷的基西纳(Nestor Kirchner)、委内瑞拉的查维兹(Hugo Chavez)以及巴西的鲁拉(Lula Da Silva)等南美洲粉红潮领袖们创立的「南美洲国家联盟」(UNASUR)。该计划源于西蒙·玻利瓦(Simon Bolivar)的长期愿景,将南美洲视为好几个共和国组成的联邦,计划目的在于巩固拉美进步政府日益增长的经济与政治融合,最终希望迎头赶上欧盟的现有架构。

  莫雷诺在新闻稿中抱怨,缺乏拉美右倾政府的参与,以及他称之为「那些复制了21世纪社会主义最严重的恶习、某些领袖不负责任的行为」,危及了南美洲国家组织。

  与1820年代的法兰西斯科·桑坦德(Francisco Santander)及大哥伦比亚(Gran Colombia)计划类似,莫雷诺选择亲美的外交政策,以及基于自由贸易与经济自由化的商业关系。他也跟随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等其他拉美右翼领袖的步伐,正式承认瓜伊多(Juan Guaido)是委内瑞拉的总统。莫雷诺甚至出席了「南美洲发展与进步论坛」(Prosur)的创立峰会,这是一个由亲美的新自由主义政府新成立的集团。

  「谁还会相信厄瓜多?」

  莫雷诺决定让阿桑奇噤声并将他驱逐,使他获得了特朗普政府的信赖,同时也让大众与国际媒体不再关注厄瓜多国内逐渐扩大的危机。境外银行帐户的贪渎交易、3月24日充斥舞弊的选举,以及对于厄瓜多经济的管理失当,已让莫雷诺深陷麻烦。

  一切都没有超出柯利亚的警告,这位厄瓜多前总统在2012年率先批准阿桑奇的政治庇护。在他的脸书被封锁后,柯利亚表示:「因为维基解密公布了『INA文件』的贪渎新闻,莫雷诺出于仇恨,想要毁掉阿桑奇的人生。他或许做到了,但是却对国家造成严重损害。如今谁还会相信厄瓜多?」

  总的来说,现在的厄瓜多就像是1990年代遍布拉丁美洲的新自由主义政权,面临IMF制裁式的撙节与国家机构日益不安定。此外,几乎完全服从美国在拉美的外交政策成了新的政策标准。交出阿桑奇,让他可能被引渡至美国,这是莫雷诺向右转之后不可避免的结果,但是他的出卖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