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请不要再说“如果你在他那个位置上就……”

请不要再说“如果你在他那个位置上就……”

有很多新闻或历史颇能博得人们的眼球,不仅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而且也成了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多人都在不同的场合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比如说,曾经被长期定性为(实际上本来也就是)汉奸卖国贼的李鸿章,摇身一变成为了感动无数人的爱国者,忍辱负重、替人背锅倒成了他堂而皇之卖国的理由。再比如,许多戴着假面具的人,嘴上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本来,老百姓早就看透了某些人的扭捏作态、伪装作秀,对他们那种无底线无节操行径,早已厌恶至极。于是,在对这类帖子的评论中,批驳反对的意见就占据了一定的阵地,与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对垒起来。

但是如果细细地看起来,在这对垒的两边之外,仍然有着一种别样的意见。这种意见不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只是用一种假设的口气说话,然而这其中隐含的四两拨千斤的劲道着实不小,大有一杆子扫倒一大帮子人众的势头。最具代表性的模式是:如果A到了B的位置,A就会成为B。其意即是说,你处在那样一个位置上,就会和他一样,甚至做得还不如他。总之,你就会变成他们,无原则无底线无节操,天下的乌鸦是一般黑的,别把自己弄得那么高尚!这话猛一听,令人错愕,一时竟至语塞——自己会变成他吗?到了那个位置,自己会怎样?在物欲横流、追腥逐臭的名利场上角逐,有几个不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难道这是一个摆脱不掉的魔咒?是一个跑不出去的轮回怪圈?……答案似乎是确定的。

然而,这答案确乎是不确定的!因为,持这种意见的人有意无意间隐瞒了一个前提,也就是,他们认为,世界就是这样,人们就是这样。而恰恰需要指明的是,这“世界”只是他们眼中的世界,这“人们”只是他们眼中的人们,或言之为某部分的世界,某部分的人们,绝不是世界的全部,也不是全部的人们。虽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但“天下”并不只有乌鸦,甚至乌鸦也并不都是黑的!杨靖宇曾对劝他投降的人说: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年而不绝,看来,不投降的还是大多数。

某些人的这个“如果”,还只是一种假设,有些玄远难测,不好推断出结果,姑且不去管它,就说点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吧。鲁迅先生曾说: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远的历史不说,只在中国近现代的革命和建设时期,就有多少人打破了“如果”这个魔咒,跳出了这个怪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董必武等老一辈的革命家,哪一个不是曾在旧中国的官僚上层中有一席之地的重要人物?他们为什么不抱着权杖耀武扬威地生活一辈子?非要冒着生命危险毁家纾难,为建设一个独立自由、没有剥削和压迫的新中国而打拼?鲁迅、郭沫若、茅盾等文学巨匠,哪一个不是旧中国文化圈的大师级人物?他们为什么不去吟诵有滋有味的风花雪月,反而不顾被抄家暗杀的危险著书立说,唤醒沉睡的国民?李四光、童弟周、钱学森、邓稼先,哪一个不是在建国前就已蜚声海外的科学家?他们为什么不留在条件更好、收入更高的国外搞科研,只想着千方百计回到国内默默无闻、筚路蓝缕地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孙眉、陈嘉庚、司徒美堂,哪一个不是富甲一方的金主,他们为什么不奉“我只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为圭臬,偏偏喜欢散财募捐,为国难出头,为民生出力?太多太多的例子,用不着再一一罗列了。

或许,某些人会说,这些是先知先觉的“圣贤”,但是很多人成不了“圣贤”,只能做“凡人”,“凡人”是跳不出“如果”的怪圈的。言外之意,那些“双面人”,只是凡人,普通人而已,不要苛求人家嘛!这显然是他们的“双重标准”:当赞美那些“双面人”之时,会说,人家到那一步,那是有超常之处的,一般人哪能比?——此时,他们又明摆着不是“凡人”了。即便就普通人而言,那些不计名、不计利,默默为祖国、为民族、为人民、为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吃大苦、流大汗的人又岂在少数?是他们喊出了“为了新中国前进”,是他们喊出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他们喊出了“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是他们喊出了“定叫山河换新装”,是他们喊出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们是董存瑞、邱少云、雷锋、邢燕子、王进喜、焦裕䘵、屠呦呦、郭凤莲、王宏斌、李保国、张富清、杨善洲……他们是千百万同心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各行各业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他们不仅说到了,而且做到了,还用“如果”吗?他们产生于时代之需,产生于百姓之中,他们不是天生的勇者和强者,他们也曾奋斗过、探索过、迷茫过、困厄过,但是,他们对初心的坚守没有改变,对光明的向往并没有放弃,对胜利的信心没有动摇,对祖国的深情没有淡漠!他们既是普通百姓,又是时代楷模;既是茫茫沧海中的一粒稊米,又是光耀宇宙的日月星辰。没有他们,文明不会延续;没有他们,光明不会到来;没有他们,历史不会前进;没有他们,世间万古如长夜!因此,一位伟人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用他们的“恨人有笑人无”的市侩观念来进行“如果”,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市侩心理推论普通百姓。殊不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普通百姓的身上流淌的是饱浸家国情怀的热血,跳动的是深透民族大义的脉搏。毕竟这个国家是人民群众通过革命加拼命建立的,是人民群众通过革命加拼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并取得了辉煌成就的,是人民群众在风风雨雨中日夜守护的!而绝不是所谓的“精英”们用精致的利己主义算计出来的!因此,请不要这样“如果”,这样的“如果”加之于一部分中国人尚可,而要加诸全体中国人,那简直是“亵渎”。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