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范景刚:痛中思痛,医院一定要姓公

   2020年春节前夕,从武汉突发一场新冠肺炎瘟疫。除夕之夜,武汉“封城”第二天,党中央一声号令,人民解放军出征武汉,公立医院的白衣天使紧急驰援武汉,被人们誉为“最美逆行者”。全国战役打响后,各地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成为人民卫士,是防疫战线的排头兵。

  与此同时,以莆田系为代表的私立医院却毫无作为,北京某高端私立医院甚至关闭发热门诊,武汉某私立医院不承担救治疫情患者任务却与公立医院争用防疫医疗物资。

  人们感叹,多亏公立医院还没有被全部干掉!否则,谁来迎战这场瘟疫?如何夺取抗疫斗争的胜利?这真是国家之幸,人民之幸。

  人们常说要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吃一堑,长一智。痛苦还没有结束,防疫仍在进行,此刻痛中思痛,趁热打铁,并非添乱,大约也是不无裨益吧。今天就来反思医疗卫生改革。

  九十年代以来,我国医疗卫生改革的方向错了,把为人民服务的医疗卫生事业变成了按照市场经济经营谋利的产业,把医院变成了赚钱的地方,给医生下达创收指标就把白衣天使变成了老百姓眼中的“白(毒)蛇”,让人民不满。

  原本,我国所有的医院都是为保障全体人民的生命健康服务的事业单位,是公益性机构,没有创收任务,更不以营利为目的。在这套体系下,医生护士是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天职的白衣天使,其职业享有崇高的社会荣誉,医生护士受到人们尊敬,其生存发展受到国家制度保障,没有后顾之忧。全体人民享有几近免费的医疗卫生保障待遇,城市有公费医疗,看病不花钱,农村有集体经济支撑保障的合作医疗,赤脚医生可以到病人家里送医药上门,也是基本上不花钱或花很少的钱。这是社会主义条件下人民群众享有的基本福利和人权,比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医疗保险制度还要优越,受到国家制度的保障。这在以前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如此,现今的朝鲜和古巴依然如此。

  这些年,社会质疑不断。可是总有人说,要让国人都免费看病,这是超越国家发展阶段、超出国家现在财政实力的极左、民粹诉求。

  在你们认为贫穷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办到了。在你们认为贫穷的朝鲜和古巴,人家办到了。在你们认为“富起来了”的“盛世中国”,你们却说国家财力还不够。

  国家不差钱,这是全国人民的共识。

  如果国家差钱,就请减少对外资优惠;如果国家差钱,就请减少给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如果国家差钱,就请减少豪华盛会;如果国家还差钱,就请加大反腐败力度,反贪罚没所得应该优先用来反补民生;如果国家还差钱,就请大力发展国有企业和集体经济,提高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利润上交水平;如果国家还差钱,就请提高私企和外企的企业税收水平。

  还有人说医生护士不愿意,会吗?我们建议,所有医务人员都享受公务员待遇,甚至可以参照公务员待遇给其同级三倍待遇。医务人员只考虑用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尽心尽力给病人治好病,病人及家属对医务人员抱有感恩感激之情。这样办,医患关系就和谐了。这样办,全国所有医务人员就都是保卫国家公共卫生安全的忠诚卫士,随时听从党的召唤,国家的安排。

  只要共产党还坚持自己的初心和使命,还坚持自己的性质和宗旨,为人民服务不变质,就应当坚决取消削减公立医院发展私立医院的文件,就应该全力按照公益性、非营利原则发展办好公立医院,就应该给全国人民提供免费看病就医的福利,要让医疗卫生的制度设计符合医者仁心,符合国家安全和人民福祉的要求,绝不能再把医疗卫生事业当作赚钱的产业来办,让制度设计背离医者仁心和共产党初心。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