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申鹏:反对公立三甲医院私有化

  近日,徐州第三人民医院的职工们正抵制“三院私有化”,反对三胞集团收购三院。

  徐州三院成立于1964年,当年曾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国有公立医院。

  徐州三院也称徐州市肿瘤医院、徐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徐州市职业病医院,江苏大学附属徐州医院,南京医科大学、徐州医科大学教学医院,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国家中毒控制中心徐州医院。是一所三级甲等医院。

  实际上,徐州三院自2014年就开始“私有化”了,2014年,徐州三院被“改制”成为一家营利性的股份制医院,私人资本三胞公司控股80%,徐州市政府占股20%,双方共同成立徐州三胞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由管理公司的董事会管理医院。

  当初引入“三胞”、力主改制“尝鲜”的院长张居洋,现在不仅成为徐州三院的新老板,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为了包括徐州三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徐州三胞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徐州意源大药房、徐州肿瘤医院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的法人,以及南京新街口百货商店有限公司等其他4家民营企业的股东。张院长成了张老板,从公立医院的领导,变成了“民营企业家”,个人的资产是提升了,财富是增加了。但医院呢?医院变得更好了吗?医生工资待遇提升了吗?为什么广大职工会反对继续收购?

  我是旗帜鲜明反对医疗私有化的。

  医疗产业私有化不只是涉及国有资产的流失,还在动摇我们国家的制度根本。我不反对私企,我相反很支持优秀的私营企业家,他们能够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

  但涉及到教育、医疗、能源、金融等领域,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

  人民也不是不同意私有资产进入医疗行业,老板们想要搞医疗,就应该拿出自己的资本踏踏实实从头做起,建立自己的医院,打造自己的品牌,这样的私立医院没有人不服。但公立三甲医院是政府和人民群众建立起来的,是属于全民的财产,像这样被私人资本直接收购,人民群众不服。

  这次疫情期间,四万医护人员赶往前线,无数医院免费治疗,这就是公有制的优越性,在这样的体制下,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们才有世界上最强的动员能力,才有共赴时艰的凝聚力。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都是国家的医生,都是人民的战士,我们牺牲不是为了某些人,而是为了所有人”

  我们很多私立医院、私营企业确实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个体不能代表全部,我们没有办法信任资本和个人,我们只能信任国家、政权和制度

  我们的政党和人民是有血盟、有契约的,公有制为主体,绝不动摇,一些核心生存保障资源,一定是国家的,全民所有的。我们双方才能互相信任,才能在关键时刻互相支持、拼死相救、战不旋踵。

  美国发生疫情,为什么没有举国医疗系统支援纽约?为什么不能免费治疗?为什么眼睁睁看着穷人倒在公寓里大街上?为什么疫情如此严重,美国私立医院还在大规模裁员?这种金钱的“自由”,资本的“自由”,我们不能学。

  我知道,我们国家的医疗工作者们不轻松,但这种不轻松,我们可以通过分级医疗制度,通过提高医护人员工资待遇来改变,而不是饮鸩止渴一刀切,把医疗私有化。

  私有化之后,并不一定会提高医疗工作者的收入水平!因为私有化是资方说了算,资方可以两头吃,对内剥削员工,拿更少的工资和福利,但是要求干的更多,对外则让患者出更多看病的钱

  许多人可能不懂公立医院对于中国普通人代表什么?无论你是CEO、包租公、小中产、赤贫打工者还是农村来的大爷奶奶,都可以排队看病,都得排队看病,一般的专家号也就十几块几十块钱,都看得起病,没有谁比谁高贵,谁比谁优先,这就是目前最好的“公平”。

  当今中国最好的医生,大量昂贵的检查仪器,最齐全的实验室检验设备都集中在大型三甲医院。我们就医的时候,很方便的能进行CT,MRI,超声,生化全套检验,价格也在绝大多数人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管是大年三十还是半夜三更,你要看急诊,去公立医院,都能得到及时的诊治,不会像美国一样,叫个救护车就让你破产。这才是社会主义的福利。

  如果公立三甲医院被私有化了,完全冲着盈利去了,那么医疗就会迅速两极分化,导致医院成为专门为有钱人服务的医院,大量的医疗资源被闲置、浪费。因为富人阶层不需要这么多的医护人员,大量的人员会被分流、失业。普通医护的收入水平不但不会提高,还会下降。这次徐州三院之所以医生们反对医院被私人资本收购,就是因为自2014年“私有化”以来,大家的工资待遇并没有提高,据了解,三院工资反而是徐州三甲中最低的。

  疫情期间,美国医疗的魔幻现实主义还不够我们警醒吗?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一个月,全美就有约43000名医护人员遭到解雇,而这次疫情中,医护人员的失业数却创下了近30年来的新高。一方面是大量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检测救治,另一方面却是急需人手的医院大量裁员。

  其实不奇怪,美国绝大多数医院都是私立医院,医院的收入来自于高昂的治疗费用,随着新冠疫情日益严峻,美国已经有数十个州发布指令,要求医院暂停非紧急手术,以为新冠肺炎患者腾出更多医疗资源。正因如此,不少医院收入锐减。据统计,许多医院停止其他外科手术以来,已经损失了50%的盈利。为了减少运营成本,医院不得不通过临时裁员的方式节省开支。于是,出现了大量医护人员或被减薪或被解雇或被迫休假。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可笑?是的,你平时习以为常的东西,放在美国是一种极度的奢侈,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不赚钱的医疗、检测、诊断、防疫,都是罪恶的。如果你是一个中产阶级以上的社会精英,比如你是谷歌微软的员工,你可以享受到非常好的医疗保险,拥有强大盈利能力的公司会帮你买单。但是普通人怎么办?一次普通的诊断治疗就有可能让你卖车卖房倾家荡产。

  就在徐州三院职工抗议“私有化”的同时,隔壁宿迁的同志送来了“助攻”。当年宿迁曾经搞过非常激进的“医疗改革”,2001年,在时任宿迁市委书记仇和力推下,全市10个县级以上的公立医院、124个乡镇公立卫生院全部改成了民营。使得宿迁一个500万人口的地级市,完全没有一家公立医院。

  在卖光公立医院十年后,宿迁政府发现辖内民营医院水平提升缓慢,诊治能力收缩到水平较低但稳赚不赔的常见病多发病,大病诊治能力变差,手术能力变差,如食道癌等手术“以前一年能做60台,现在只能做20台”,三级医院的数量远远落后于其他地区。当年,某药业集团花7000万买下了宿迁医院,后来,政府花10亿都买不回来,直到2014年,才投资26亿成立了一家公立人民医院。中央下来派人调查当初的宿迁医改时,时任卫生局局长的葛志健收获了一句可以载入医改史册的批评:“你还是不是一个卫生局长?”

  当年的三鹿奶粉、长春长生,私有化之后,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了呢?

  私有化不是万能的,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因为私有化解决不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问题、安全问题。我希望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决策者要有历史的定力,要有制度自信。医疗卫生,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

  疫情期间,就连法国马克龙都在准备私企国有化了!在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社会主义才是最有可能坚持到胜利的优秀制度。

  我们真的要有道路自信。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