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发现这组照片非常偶然。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网上发现的一组烈士遗照(部分),他们都牺牲在1930年代初的济南

  有网友称,在某国外购物网站上发现一批拍卖照片,内容是30年代即将赴死的“罪犯”。

  他们是谁?他们犯了什么罪?他们赴死前坚毅的目光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

  学古代史的我,考据癖发作,顺藤摸瓜,就进去看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1931年8月19日的《大公报》上,刊发了一大块的新闻,题为《济南枪决大批CP党》: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刊有「八一九烈士」消息的《大公报》

  【“济南快信云,山东各地先后搜捕之CP徒尹发汤、周恩庆等二十一人,解押山东高等法院后,经党政军法组织之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详为审讯,均供认宣传CP,组织团体,危害国家,及担任CP军事工作,图扰乱治安,或代CP私藏枪弹等情不讳。当即依《惩办CP条例》,判处死刑,与本日(十九日)早五点,提出绑赴纬八路侯家大院执行枪决。

  沿途由军警严重戒备,用汽车装运,各犯途中大呼口号不止。正法后,高等法院检察官亲自验看,竟有一人未死,突然坐起,又打数枪,方行毙命。

  兹将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布告各犯罪状,照录如下:

  山东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布告:为布告事,照得“哧匪”居心残忍、杀人放火、罪大恶极、若不严行惩处,不足以杜乱荫,而安社会。本委员会奉令机构成立以来,审理“嗤匪”尹发汤等二十一名,均各供认,宣传康慕义、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应即处于极刑,以昭炯戒。兹于八月十九日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除请山东省政府备案外,合行将各该犯姓名来由开列于后,布告通知,此布。

  尹发汤年四十岁,广饶县人,供认宣传康慕义,组织国体,危害民国等情不讳。

  周恩庆,年二十二岁,北平人,供认勾结叛徒,加入CP,为叛国宣传不讳。

  王章,年二十岁,奉天人,供认加入CP,担任重要职务,在烟台秘密工作不讳。

  许端云,年二十五岁,供认加入CP,任烟台市执委,煽惑他人,宣传叛国不讳。

  邢汝海,年三十九岁,蓬莱人,供认加入CP,组织农会、宣传叛国不讳。

  黄季仲,年三十七岁,广东人,供认加入赤色工会,宣传康慕义,扰乱治安不讳。

  张守仁,年二十三岁,获鹿县人,供认加入CY,散发传单,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栾文德,年二十三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Y,介绍工人,为叛国宣传不讳。

  朱长初,年二十五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P,介绍工人,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李得功,年三十岁,广饶县人,供认加入CP,勾结叛徒,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姜发(即孟发),年四十九岁,加入CP,煽惑民众,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

  吴兆荣,年二十岁,平度县人,供认在青岛沧口发散传单,勾结叛徒,为叛国之宣传不讳。

  王学忠(即曲秋),年二十岁,青岛人,供认加入CY,担任下级工作,煽惑民众,以危害党国为目的、而宣传CP不讳。

  陈永和(即陈敬堂),年二十三岁,益都县人,供认加入CP,勾结叛徒,为叛国宣传不讳。

  王清泰,年五十六岁,河南滑县人,供认勾结叛徒,为叛国宣传不讳。

  陈道威,年二十二岁,保定人,供认加入CP,担任军事工作,图谋扰乱治安不讳。

  王玉珍,年二十岁,深泽县人,供认加入CY,为叛国宣传不讳。

  尹剑华(任剑峰),年二十岁,堂邑县人,供认勾结叛徒,加入CP,危害民国不讳。

  段景钦(即段敬钦),年三十岁,青岛人,供认代CP私藏枪支子弹,图谋不轨不讳。

  徐子兴,年三十三岁,即墨县人,供认加入CP,自首后勾结叛徒,宣传CP邪说,图谋不轨不讳。

  李平章,年二十三岁,日照县人,加入CP,勾结叛徒,危害民国不讳。(十九日)”

  (引者注:嗤是赤,康慕义是英文Communism的谐音,CP是我党,CY是我团,为了防删,做以上替换,希望朋友们谅解,被删太多,不得不如此。)】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济南的老街道,当年烈士们曾由此路过,「大呼口号不止」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旧报刊上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照片

  当时主政山东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韩复榘。

  韩复榘和我党早有旧恨,1927年的5月,南边的形势非常严峻,上海、广州的国民党都已经对我党大开杀戒,冯玉祥的部队进入河南,对我党的态度,也逐渐发生改变。韩复榘在我党配合下刚进洛阳,就开始捕杀CP党人,顺便也没少杀国民党左派。

  而当时距离冯玉祥“清共”,参与蒋汪大合唱,还有一个多月。如果从这点来说,韩复榘堪称北方的夏斗寅。

  中原大战,韩复榘反冯投蒋,当了山东省主席,自然要卖力反CP,其治鲁大计曰:

  【“戒除内乱、保障统一、剿灭嗤匪、安定社会四义,尤为党国安危存亡之关键。”】

  先是接手前任的“捕共队”,加以充实,对我党人员及组织进行抓捕破坏。由于“捕共队”完全由叛徒组成,了解党内情况,造成的危害极大。请大家记住,我后面还会提到,有人竟然冒险打入,就在这批烈士中。

  抓了就要杀要关,1931年,韩复榘成立了“军法会审委员会”与“山东省反省院”,前者负责审讯,以“快刀斩乱麻”,后者负责监押、“改造”我党党员与进步人士。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蒋介石(左)和韩复榘(右)

  九一八事变后,华北抗日局势严峻,山东人民刚烈啊!从甲午战争到一战之后,再到济南惨案,日本鬼子持续为祸山东,山东人民能不恨吗?谁坚决抗日,就跟谁走,哪怕砍头也不怕,于是参加我党我团的青年人更多了。

  没办法,韩复榘又请来我党的老敌人,在法国、德国就跟我们死磕的青年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往前捋,看民国高校教授内斗那篇有介绍),搞了个全国独一无二的,全部由青年党党员组成的“秘密警察特别侦谍队”,直属第三路军军法处,队员均持有韩复榘签名盖章的特别身份证,在山东省内可以随时随地要求军警协助抓人。

  第三路军军法处还有个特务队,主要任务,当然也是打击我党活动。

  1933年,又按照国民党中央的要求,成立了“肃反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国民党中组部直接领导,杀人无数,成为韩复榘主鲁期间最反动的特务机构。

  此外还有个完全有韩复榘私人掌握的高级侦探队,都是经过分期专业培训出来的特务,要求至少具有初中学历,先经笔试,再经韩当场面口试合格后才能录用。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牺牲,对当时的那党那人来说,是必须面对的考验,图为邓恩铭烈士

  在山东,韩复榘绰号“韩青天”,实际上杀人不眨眼,随意性极大。当时山东号称“凡是毒、匪案件,一律处决”,哪怕只是嫌疑。这个“匪”在韩复榘和国民党的政治术语中,可不光是土匪,也包括我党,所以侥幸能活下来的,在山东简直是传奇,后来做过解放后山东省长的赵健民同志,就因此被康生严重怀疑过“忠诚问题”。

  可“命大”的背后是什么呢?

  不知道熟悉党史的朋友,是否还记得一大代表名单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党员邓恩铭,还有邓颖超、蔡畅的闺蜜,周恩来、李富春留法的同学郭隆真,他们都牺牲在韩复榘的屠刀之下。

  他们被称为“四五烈士”,牺牲于1931年4月5日,一同牺牲的共有21位同志。除省委书记邓恩铭、妇委会书记郭隆真外,还有两位省委书记、两位秘书长,两位团省委书记。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和邓恩铭同批牺牲的刘谦初烈士

  其中的省委书记刘谦初烈士,则是张文秋同志的首任丈夫,后来二十八画生同志的亲家,毛岸英烈士的岳父。

  而此后的“八一九烈士”中,化名“尹发汤”的颜世斌烈士,牺牲时担任青岛地下党的书记,曾是一战到法国的山东华工。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颜世斌烈士

  他们这批人见过世面后,既有工人阶级的坚决果断,也有山东好汉的忠贞浩气。巴黎和会期间,有给陆正祥寄手枪的,还有后来不少干脆投身革命,有的早早加入周恩来、赵世炎的旅欧支部,有的回到山东娶妻生子后,抗战爆发带着儿子参加八路军打鬼子,真正的革命不分先后。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清泰烈士

  我的河南老乡王清泰烈士,另一位旅法华工出身的革命者,是这批烈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参加革命时,已四五十岁,孔子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放在我老乡身上太合适了!这个年纪在当时的河南农村,是含饴弄孙的年纪了,可他却毅然不惑,望着中华民族复兴,让所有孩子都有幸福未来的天命,奋勇向前,纵刀斧在侧,亦毫无悔意。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戴卓民烈士

  化名“黄季仲”的戴卓民,这批烈士里唯一的南方人,还是位“老广”,广东宝安人,也就是今天的深圳大鹏新区人。想到这里不禁慨叹,没有他们的牺牲,哪有 “深圳速度”和今天我们的好生活?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诚不欺我!

  戴卓民烈士和苏兆征烈士都是参加过省港大那啥工的革命者,海员出身,跟担任过国民党中组部长的杨匏安烈士也是铁哥们,他们都曾是孙中山先生在同盟会时代的积极拥护者,一路革命到底,再不回头。

  当时作为全国总工会巡视员,也是全总的秘书长,戴烈士到山东青岛检查工作,负责协调理顺工作关系,成绩斐然,却在这次青岛地下党叛徒出卖引起的“地震”中被捕,随即因为坚决不叛党,而光荣牺牲。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林山烈士

  “王章”其实应该写作“王璋”,《诗经》里说“乃生男子,载弄之璋”,这便是弄璋之喜的来历,王家对这个孩子的期许和祝福,可想而知,毕竟他是家里的独苗。报纸上写着“奉天(今辽宁沈阳)”,其实王烈士是铁岭人,家里开着规模很大的商铺,在当地绝对是个大户人家,所以学习好,才上得起当时沈阳最好的私立中学——奉天文华中学。

  顺便说,著名的抗联烈士张甲洲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张烈士那可是著名的“学霸”,先入清华物理系,后来为了党的需要,人家放弃清华学籍,考入北大政治系。抗联兴起,他和赵尚志同在巴彦游击队,分任军政主官。

  王章烈士如果沿着富家子的学霸之路走下去,前途不可限量,但他选择了革命之路。1931年,青岛的革命形势日趋紧张,他给家里写信诀别,告诉妻子不要等他了,他难再回家了;告诉奶奶不要惦念他,一旦死去,把他的尸体收回铁岭就可以了,将来一切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那一天,唯一的遗憾就是对奶奶不能尽孝了!

  王烈士的父亲去世很早,是奶奶把他带大的。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学忠烈士

  许端云烈士,在这批烈士中,史料最为丰富,因为他家在乳山是个大家族,在烟台为英商直接供货,直销欧美市场。但许烈士不做颐指气使的“富二代”,而要让穷人都过上好日子,毅然告别家庭,选择革命。

  为了赎人,许父不惜重金,但他不宁死当叛徒,熬刑六个月,受尽折磨,敌人费尽口舌,用尽刑具,也毫无所得。许端云牺牲后,他的父亲去济南收尸时,看到遍地是血,横七竖八的尸体没法辨认,其中有个穿小褂的青年,全身都是干结的血迹,用铁丝拴着锁骨,看身量像是他的儿子。

  父亲抱着儿子的忠骸,流泪招魂:

  【“咱们回家吧,孩子!儿呀,我的儿呀,你怎么死在这个地方!”】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立敬烈士

  徐子兴烈士的事迹,我最初非常纳闷,这不就是个“叛徒”吗?怎么也给枪毙了?

  再一看史料才明白,原来是“假自首”,打入敌人最凶残的“捕共队”,为及时掌握敌人动向做潜伏。出卖邓恩铭那批烈士的叛徒王复元,做过山东省委组织部长,也是在党史上第一个因为贪腐而被开除党籍和职务的,此时加入“捕共队”,穷凶极恶。要除掉狼窝里的这头恶鬼,必须有人忍辱负重,时任青岛地下党宣传部长的徐烈士,就担任了这一重任,并在歼灭王复元后,继续潜伏,直到牺牲。

  出卖“八一九”烈士的叛徒中,青岛市委秘书尹竹山是个关键人物,当时一起被捕的还有上海来的交通员姜发(化名“孟发”),后者是硬骨头,前者招供自首,引发了这场“地震”。

  但让人感到吊诡,又始料不及的是,随后他又回到益都(今山东青州)老家的村子里,当小学教员,继续传播革命思想,在抗战爆发后又回到了我党队伍中,解放后在外交部工作,以离休干部的身份善终。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秦巧生烈士

  也许旧社会的黑暗,太让人窒息,哪怕做了叛徒,也还想回头继续革命来赎罪?

  我常说,革命是列轰隆向前的火车,有人上车,有人中途下车,也有人下车后又上车。只要理想尚存,对国家民族还有责任感,迟早还会上车,这就叫殊途同归,当然站在历史的大势上来看,也可以说是大浪淘沙。

  其实如今大名鼎鼎的N重谍王袁殊,也是这种情况,有机会我会写一篇。

  除“八一九”烈士外,这批照片中,还有不知因何牺牲的蔡忠烈士和王剑芬烈士、刘榦松烈士等几位。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陈道威烈士

  请注意他们胸前布条,在姓名右上角的“共”字,这是他们的共性,也是他们的共同名字:党的人!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剑芬烈士

  这批烈士中,大把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娃娃脸的王剑芬烈士,可能年纪更小,满脸稚气,也许就是个中学生?这样的烈士,南京雨花台也有好几位。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刘榦松烈士

  还有目光坚毅,几乎透穿历史的刘榦松烈士,他的发型和清癯的面庞,如果换上我们楼下某国外时尚体育品牌的装备,绝对够酷,比那些娘娘腔的流量明星炫目光彩。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马光德烈士

  还有马光德烈士,看照片,他应该是这批烈士中,年龄最大的,比王清泰烈士还大,可能已过六十了吧?但他的眼睛里,满是坚定,没有一丝怯懦。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上海来的交通员姜发烈士

  中国近代能走出来,不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靠的就是这种为了明天,为了孩子们,绝不低头的精气神!

  但是很可惜,我没查到好几位烈士的情况,他们很多参加革命,为了不拖累家人,而使用了化名,比如颜世斌烈士的化名,国民党的档案材料和报纸上就写法各异,一个写作“尹发汤”,一个写作“尹发阳”,所以七八十年后的今天,查找起来非常困难。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蔡忠烈士

  念及如此,作为后辈的我,每感惭愧。

  毕竟我的祖父杨遵三,也是一位革命的幸存者。1935年入党的他,在次年被叛徒出卖入狱,如果不是西安事变的突然爆发,也就不会有我今天写出来这篇文章的机会了。

  所以到了不惑之年,我一直想做一部影视剧,描写大革命到抗战爆发前夕的中国历史,关键词就是选择,有人坚持到底,有人中途动摇,也有人动摇之后,被国民党给教育“好”了,回头再找光明,这个光明就是那时我们的党!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蓝文德烈士年记不大,却是这里面牺牲最惨的一位,可见其忠烈

  可惜没人投资,更没人看好,毕竟如今的屏幕唱主角的是什么货色?大家很清楚。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去做,而且要更加扎实。于是便有了我的公众号,和里面每周一更的几十篇文章,只当是人物小传吧?

  也许很难,但我知道我应该坚持,因为每天早上,我能为儿子做一份可口的早餐,牵着他的小手到校园门口,听他跟我告别,而我回家坐下来,写写别人家的烈士。

  

穿透历史的目光:那些照亮我们前行之路的牺牲者

  王希贤烈士

  可惜不管是邓恩铭烈士,还是颜世斌烈士,还有我前面写过的,华北敌后牺牲的那些青年男女们,他们和她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而他们的牺牲,是为了我们今天有这样的机会。

  从这点来说,我觉得我应该写下这些,虽然没太多人看,虽然我有点重感冒,眼睛疼,想流泪……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