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美国原子弹、农牧专家 却为何甘愿来延安养牛?

1.jpg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双十协议”,向共产党领导的中原解放区发起进攻,内战全面爆发。1947年3月,胡宗南对延安展开重点进攻。

  延安军民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撤退前的准备工作。

  而延安的光华农场却遇到了难题——人民解放军缴获的几十头良种荷兰奶牛,体型巨大、移动缓慢,严重耽误行军进度,而且很容易会成为国民党军攻击的目标。

  有人提议,把牛杀掉,把肉煮熟,给战士们改善伙食,补充体力。

  “不可以!”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位高鼻梁的外国人,摆了摆手说:“这些奶牛可是未来新中国农场的希望啊。”

  陕北的美国“牛倌”

  这位外国人正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阳早。

  阳早原名欧文·恩斯特,美国农牧专家,是联合国救济总署的技术专家。在读过埃德加·斯诺那本著名的《西行漫记》后,他为了追寻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阳1.jpg

  (阳早来华前照)

  1946年3月,恩斯特卖掉牧场,辗转数月来到延安,成为一名陕北的“牛倌”。

  在农场工作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英文名字有点绕口,想要一个中国名字,在身边的同事建议下,他最终起名叫做“阳早”。

  1947年3月,在当时的中共中央所在地王家坪,毛泽东主席亲自接待了阳早和其他几个国外专家。

  毛主席向外国专家们分析了当前的局势,给几个外国专家一个选择——跟随中共中央一起撤离延安,或者到国统区暂时避难。

  阳早明白,毛主席亲自接待外国专家,是想保全专家们的人身安全。

  但自己好不容易来到了憧憬的世界,刚刚开始的新生活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

  阳早决定跟着共产党一起转移,同时肩负起保护奶牛的重任。

  在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和飞机的轮番轰炸下,阳早利用陕北地区沟壑纵横的险峻地势做掩护,把奶牛群赶进偏僻的深壑山谷里,派人看管,分散转移。

“一个梦想的破灭和另一个信仰的开始”

  阳早白天在农场忙碌,晚上回到窑洞,借着微弱的灯光,开始写信。

  这封饱含深情的信件,是为了将自己的心上人带到中国。

  可是,他的心上人身份太过于特殊了。

  1945年,在美国洛斯阿罗莫斯以南的沙漠中,人类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

  原子弹的刺眼光芒,却让不少参与原子弹研发项目的科研人员有些彷徨,这里面就有阳早的心上人——年轻的核物理学家琼•辛顿。

阳2.jpg

  (年轻的琼·辛顿在加速器边工作)

  琼•辛顿年轻时的理想,是追求纯科学。然而,核爆瞬间的破坏力,让琼•辛顿对自己的初衷产生了怀疑。自己怎么从立志造福人类的物理学家,变成了制造杀人武器的专家呢?

  1945年8月,广岛、长崎升起的滚滚浓烟让琼•辛顿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追求纯物理科学的梦想在那一瞬间彻底破灭。

  这时,阳早饱含深情的信飘到了琼•辛顿手中。这封信如明灯一般照亮了她的内心,阳早笔下充满活力的中国吸引着她。

  与主张共产主义的学者在公共场合讨论之后,琼•辛顿接到了美国军方的警告。这件事让琼•辛顿彻底放下了自己热爱的物理专业,她决定要到中国去看看,去亲自感受一下阳早笔下的延安,到底是怎样的生活。

  从此,美国的核物理专家琼•辛顿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而在中国陕北的窑洞里,出现了一位叫做寒春的女性。

  1949年4月的一天,阳早和寒春,这对为了理想来到延安的夫妇,终于喜结连理,开始了他们在中国的全新生活。

阳3.jpg

  (1949年阳早寒春结婚后的合影)

“延安,是一个梦想的破灭和另一个信仰的开始。”

寒春说:

  “让贫奶的中国人都喝上新鲜牛奶、不坏一斤奶!”

  在随后的日子中,阳早和寒春一直帮助延安人民发展农牧技术、奶牛饲养和农具革新等工作。

  1949年秋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由于通讯不便,新中国成立20天后,阳早寒春才知道消息。

  寒春激动地说了一句中文:“好家伙,我们终于建立了一个新国家,真是了不起!”

阳4.jpg

  (周恩来会见阳早、寒春等国际友人)

  中国的有关部门也曾经征询过寒春的意见,是否愿意重拾专业,帮助中国研制原子弹。

  寒春摇头回答:“现在中国人缺的不是原子弹,是牛奶。”在寒春从事什么工作的问题上,中国政府尊重了她的选择。

“给毛主席干活,心甘情愿。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阳早寒春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同中国人一道投入到建设社会主义的事业中。周恩来总理多次看望他们,阳早幽默地说道:做心甘情愿的事不谈享受、不谈辛苦。”

  阳早自己还定了一个目标,“让贫奶的中国人都喝上新鲜牛奶、不坏一斤奶!”

  1982年,阳早、寒春移居在农机部下属的试验农场小王庄,他们明确提出了“改良牛群必须用最优质精液或胚胎移植”。

  阳早想用4年积蓄的2万美元买挤奶自动计量装备,钱不够,他就卖了家里的精美地毯,换成美元,把设备买回来。寒春的物理专业,在她的奶牛事业中也派上了大用场。她设计了新中国第一个直冷式奶罐,阳早设计安装了管道式挤奶设备。这几乎是中国奶牛业一次重大变革的起点。

  按照阳早寒春夫妇的新型构思建成的奶牛场,布局紧凑,机械化水平很高,生产效率提高了近10倍。

  几年后,中国自主生产的成套奶牛养殖机械设备从小王庄走向全国。

阳5.jpg

  (北京小王庄,阳早寒春工作中)

  2003年年底,阳早病逝,寒春依照丈夫的遗愿,把他的骨灰埋葬在牛圈旁的一棵松树下。

  2010年,寒春离开了自己追寻了60年的奶牛事业。儿女们决定把父母骨灰撒向他们在中国的起点——陕北大地。

  “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寒春的话掷地有声,也告诉了我们为何这对伟大的美国夫妇选择为中国的奶牛事业奉献一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