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张伯礼:中医药防治是中国方案的亮点

 

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中医药的治疗功效再次得以印证,中医医疗队成为抗疫战场上的主力军之一。近日,《中国卫生》杂志专访了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就公众关心的中医药参与疫情救治相关问题进行解答。

张伯礼:中医药防治是中国方案的亮点

中医药治疗主要不针对病毒,而是聚焦人体抵抗力

中国卫生:中医如何评判新冠肺炎?

张伯礼:在中国3000多年的历史上,记载比较明确的、有规模的疫病有300多次,当年的SRAS和现在的新冠肺炎都属于疫病,也就是有传染性的瘟病。

跨越数千年,中医治疗疫病策略是“以不变应万变”,即根据每次疫病表现出的不同证候,进行辨证论治、处方用药。同西医不同的是,中医不是找病毒,而是先确定证候特征再辨证论治。SRAS是典型的温热疫,新冠肺炎是湿毒疫,“湿”的症状特征非常突出,这就为后续的处方用药确定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中国卫生: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机理是什么?

张伯礼:《黄帝内经》记载“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谓新冠肺炎或者其他疫病,都是病毒和人体抵抗力之间的博弈,人体抵抗力赢了,病毒就不能侵害人体,反之亦然。中医药治疗主要不针对病毒,而主要聚焦人体抵抗力,通过调节机体平衡,提高人体的正气,让人体调动自己的保护机制去跟病毒做斗争。

有个比喻很贴切。屋里有了很多垃圾,垃圾生了很多虫子,有的人不断研究消毒剂来消灭虫子,结果以前的虫子杀死了,新一代的虫子又产生了,消毒剂也耐受了。中医理论中,不针对杀虫子,而是想办法把垃圾清理出去,屋里干净了就自然没有虫子了,虫子出去了不适应外面的环境也很快就死了。这就是中医治病的通俗道理。

中医方舱实现了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

中国卫生: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是首个由中医人整体接管的医院。请问,当时是如何想到要建立这样的医院?

张伯礼:2003年非典期间,我在天津组建了2个中医“红区”,用中医药方法治疗SARS,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为落实中央提出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要求,王辰院士提出建立方舵医院被中央指导组批准。我和刘清泉院长联合请缨,成建制地组建中医病区,由中医来承包方舱医院。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建立了抗疫定点医院,采用中西结合方法救治新冠患者,取得良好效果。我们提出成建制、成规模地接管方舱医院,完全按照中医诊疗思路来治疗,是有工作基础和信心的。在中央指导组决策下,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成立了。

中国卫生: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是如何利用中医药疗法救治病人的?

张伯礼:江夏方舱医院治疗有几个特点。一是所有的医务人员全部来自天津、江苏、湖南、河南、陕西的五所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一共360多名医务人员。二是方舱医院里每个病人都吃汤药,以宣肺败毒汤和清肺排毒汤为主,少数人配合颗粒剂随症加减。三是组织患者练习太极拳、八段锦等传统功法。四是融入中医理疗,包括针灸、按摩、贴敷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实现了中药灌满舱,治病的是中医人,服的是中药,用的是中医疗法,充分体现了中医综合治疗特色。

当然,方舱医院里也有基础病治疗西药、氧疗仪器、心电监护设备、抢救设施、移动CT机等。这些装备让我们更有底气,更放心地使用中医药治疗。

中国卫生:练习太极拳、八段锦等传统功法,对于病情恢复有何帮助?

张伯礼:中医讲究综合治疗,除了药物以外,还要配合其他力所能及的疗法,如贴敷、按摩、灸法以及太极拳、八段锦、易筋经等传统功法。传统功法对于轻症新冠肺炎的治疗有几个显著作用。

第一,中医讲“精气神”,病人通过活动肢体可以调节精神和气血,这是病患主动参与治疗。第二,传统功法实际上相当于呼吸训练,可以使患者的胸廓扩张更广、呼吸深度更大,从而改善呼吸状况。对于存在肺部炎症、呼吸功能减退的患者来说,传统功法是个很好的助力;对于一般患者而言,通过活动肢体可以增加气血流动,改善全身状态。有的患者反映,锻炼后会出现打嗝、放屁等现象,继而胃部胀气缓解,产生食欲想吃东西。可见,虽然是辅助锻炼,也起到了治疗的作用。第三,患者通过锻炼看到疗效后更加自信、更加积极了,也是一种精神抚慰,减轻了他们的压力和焦虑感,更有信心战胜疾病。

中国卫生:由中医来承包方舱医院效果如何?

张伯礼:从2月14日开舱,到3月10日休舱,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共收治患者564人,治愈482人,另82人(含14名有基础病者)尚未达出舱标准而转至定点医院,圆满收官。564位患者中,轻症71%,普通型29%。经治疗,患者体温控制良好,99%体温小于37℃;CT影像显著改善;咳嗽、发热、乏力、喘促、咽干、胸闷、气短、口苦、纳呆等症状较治疗前明显改善。

值得关注的是,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实现了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目前临床上,约有10%左右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会转为重症,重症病情复杂,死亡率高;如果能在轻症就解决,效果最好,治愈率也高。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的实践证明,通过中医药的干预,一是截断病势,二是缩短病程,对于阻断轻症转重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身体健康人群没必要吃中药预防,毕竟是药三分毒

中国卫生:疫情刚刚开始便出现“吃药预防论”,您为何始终强调“不鼓励健康人群人人都吃药”?

张伯礼:中医治病关键在于调整自身的免疫功能,提高自身免疫力,从而帮助人体和病毒做斗争。

对于身体健康、没有密切接触病患的人群,没有必要吃中药预防,毕竟是药三分毒。对于有密切接触、经常到感染高风险地方的人群,可以吃一点中药,起到预防作用。对于出现身体不适的人群,吃中药可以起到调理作用。

中国卫生:有人说,新冠病毒会像流感病毒一样,变成与人类长期共存的一种病毒。您怎么看?

张伯礼:目前还说不好,需要继续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相关基础研究。但是,冠状病毒对于人类的影响不会就此结束。我主张疫情过后还要持续研究冠状病毒感染机制、流行病学特征以及研发广谱抗冠状病毒药物,不能像非典一样,过后就停下来了。

中国卫生:经历此次疫情,您认为中国重大传染性疾病防控方面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张伯礼:首先,现行的《传染病防治法》需要修订。疫情发生初期未能正确研判、及时报告,导致疫情防控丧失最佳时机,暴露出我国传染病防治的一个重大漏洞,即疫情出现了,谁来报,报给谁。目前机制不顺、职责不清的现状,亟待完善和明确。

其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能力明显不足。如果基层的医疗卫生设施足够多、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能力足够强,真正发挥了阻断传播途径、控制传染源的作用,也不会出现早期的大医院挤兑现象。

此外,临床和预防两支队伍如何统筹协调,应急体系建设、应急防控物资储备和调配、应急系统响应等机制也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改善。

中医重症辅助治疗可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中国卫生:在重症患者救治方面,中医药如何参与?

张伯礼:重症患者病情严重且症状变化多端,救治中以西医为主、中医为辅进行治疗,且讲求一人一策、一人一法,以救治患者、降低死亡率为主要目标。

在西医循环支持、呼吸支持等生命支持的前提下,中医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起到辅助作用。对于有些患者来说,中医的辅助治疗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比如,有的病人因为氧合水平比较低、血氧饱和度波动比较大,必须进行氧疗,氧疗效果又不很稳定,这时候使用中药,如加注生脉(参麦)注射液、喝独参汤,一两天之后血氧饱和度就稳定了,再过两天氧合水平会恢复。再如,肺部炎症控制不佳,加注痰热清、热毒宁注射液,往往和抗生素有协同作用,促进炎症吸收。另外,患者细胞因子风暴来临的时候,用血必净注射液就能明显地延缓病情发展等。

中国卫生:对于中医药参与国际抗疫,您有什么建议?

张伯礼:目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了两种新冠肺炎治疗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颗粒。金花清感治疗轻度和普通型新冠肺炎疗效是确切的,患者退热的时间、炎症的改善、轻症转重症的比例都有所下降。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引起的细胞病变具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可减少细胞内里毒素颗粒,明显抑制肿瘤坏死因子等上升,抑制炎症风暴,由此控制病情发展。目前,中国医疗专家已经携带连花清瘟胶囊支援伊拉克、意大利等国家。这两种中成药在中国经过试验,疗效是确切的,希望能够和世界人民分享,参与他们的抗疫斗争。

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防治是中国方案的亮点,希望国家将中医药经验积极推荐到国际社会。中医药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我们愿意帮他们一块来抗击疫情。中医药愿意为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贡献自己的力量。

【张伯礼,72岁,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名中医。国家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科带头人,组分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长期从事心脑血管疾病防治和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工作。2020年1月27日,随中央指导组到达武汉,指导和参加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火线承担科技部“中西结合治疗新冠肺炎”重点项目。2月12日, 率领“中医国家队”进驻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2月19日,因劳累引发胆囊旧疾,接受胆囊摘除手术,术后第3天即投入工作。至今,仍然奋战在武汉抗疫第一线。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中国卫生杂志”。】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